首页 >> 马克思主义
程同顺 薛乃亢:绿色资本主义思潮评析
2018年05月10日 10:58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作者:程同顺 薛乃亢 字号

内容摘要:二、绿色资本主义忽略了资本主义同生态环境之间的矛盾关系“绿色资本主义”的拥护者对于市场和技术的力量充满信心,他们认为在市场和技术创新的作用下,资本主义能够与环境保护共存,没有必要对,当前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行彻底的体系变革。该增长模型有五个变量,即世界人口、工业化、污染、粮食生产和资源枯竭,其中世界人口和工业化属于无限系统的指数级增长,而污染、粮食生产和资源枯竭是属于有限系统的线性增长方式,因此人口过度增长和工业化产生了粮食短缺、环境退化和资源不足等严峻的问题。在这个计划下,使用大量化石燃料从而产生过量排放的公司必须拥有额外的排放许可证,才能被允许进行超额排放,而能够控制排放量或者大规模使用清洁可再生能源的企业却拥有剩余的排放许可,这就使得这些过度排放的公司必须向能够控制排放量的公司购买排放许可证。

关键词:税;手机;解决;增长;生态环境;交易;利润;燃料;技术创新;技术进步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程同顺,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薛乃亢,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天津 300350

  原发信息:《教学与研究》(京)2017年第201711期 第89-96页

  内容提要:试图解决全球环境问题的“绿色资本主义”思潮认为,利用市场手段和技术的进步可以有效地解决环境问题而没有必要对当前的资本主义进行彻底的体系变革。但是由于资本主义同生态环境之间存在着根本性矛盾,在现实中基于市场中心主义的解决方案在资本主义的现有框架下是低效的,旨在解决环境问题的技术创新也不能完全奏效,这些都使得“绿色资本主义”实际上处于一个自相矛盾的境地。

  The "green capitalism" thought believes that the use of market means and technological progress can effectively solve environmental problems,and there is no need for a thorough system reform of the current capitalism.However,due to the fundamental contradiction between capitalism and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the solution based on market centralism in the reality is inefficient under the existing framework of capitalism.Technological innovations aimed at addressing environmental problems are not entirely effective.All this makes the "green capitalism" thought in fact a self-contradictory situation.

  关 键 词:绿色资本主义/生态环境/市场中心主义/技术失灵/green capitalism/ecological environment/market centrism/technical failure

 

  20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问题日趋严重,已经成为悬在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针对这一严峻形势,学者们先后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争论的焦点在于有没有必要进行彻底的体系变革以解决世界所面临的环境危机。其中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流派便是“绿色资本主义”,该思潮认为在资本主义体系下可以实现环境和生态危机的全面解决。本文的第一部分主要介绍绿色资本主义思潮的起源和理论特点,第二、三和四部分将分别论证绿色资本主义的内在问题,认为资本主义同生态环境之间存在着矛盾关系,市场中心主义的解决方案效果有限,新技术的进步也不足以完全解决环境问题。

  一、什么是绿色资本主义?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迅猛的、大规模的工业化导致的环境恶化使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面对严峻的生态危机,现代环保运动如星星之火一般蔓延开来。伴随着《寂静的春天》一书对于杀虫剂滥用的反思,环保主义运动达到了一个高峰。这本石破天惊的著作将保护环境的信条深深地刻在人类社会中。1970年4月22日以环境保护为主题的游行在全美扩散,这一天成为第一个地球日。20世纪70年代中期,面对来自社会各阶层的压力,美国政府为展现其强硬的态度,面对环境污染问题制定了一系列强制性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但不久以后,强调自由竞争和市场的“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正统的理念在20世纪70年代末得到了加强,“命令与控制”(command and control)型的监管方法受到了新自由主义革命的冲击。[1](P1314)此外,哈丁(Garrett Hardin)发表的《公共地的悲剧》一文也促进了环境治理的市场转向,他认为,当稀缺资源成为每个人都可以获得的公共财产时,就会导致公共资源的过度开发,只有通过市场手段对于产权进行明晰界定并通过市场进行激励和约束才能避免“公共地悲剧”的发生。[2](P1243-1248)1991年,世界银行发起的旨在解决成员国内部和全球范围环境退化问题的“全球环境基金”,标志着“绿色资本主义”式的全球性环境计划成为主流。[31](P3)

  首先,绿色资本主义认为经济增长可以为解决环境问题提供有利的条件。

  绿色资本主义的理论基础来自于环境经济学,它是基于经济角度来分析和解决一系列环境问题的一门交叉学科,其基本理论形式由外部性公共产品、产权和其他微观经济学理论构成。[4](P282-297)从本体论的角度来看,环境和生态系统被认为是一种可以拆分的机械系统,生态系统的任一部分出现的环境问题都可以被独立处理,人们能够运用经济价值的可分离性来分析“绿色资本主义”所面临的环境问题。[5](P129-155)相比之下,批判这一“经济学帝国主义”倾向的生态经济学的研究主题往往集中于全球生态系统本身。它强调经济系统是整个生态系统的子系统之一,任何一个环节必须放在生态系统这一整体之下处理才是正确的路径。[6](P13-14)

  环境经济学和“绿色资本主义”把增长放在第一位,声称经济的扩张可以实现最佳的社会福利状态。这些学者的逻辑是,较大的蛋糕比较小的蛋糕更容易分配。然而,这种逻辑排除了生态系统本身的极限会将蛋糕的大小限制在某一阈值以下的这一重要前提。赫尔曼·戴利(Herman Daly)评论说,环境经济学忽略了有限物理规模,实际上无限的增长和利润永远不会发生。[7](P193)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