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超越“资本逻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世界历史趋势
2018年02月06日 08: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迪明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揭示了世界历史发展中不断积累、生成扬弃资本主义的因素、关系和力量,展现了向更高阶段——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阶段发展的历史趋势。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说,迫切需要在道路的选择和推进过程中,始终坚持“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目标不动摇,并自觉以人民为中心为实现这个目标创造更多的前提和条件,逐步培育实现这个目标的全部积极因素。二、超越“资本逻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目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中国特色的有机统一,两者缺一不可。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为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创造条件始终关注人的发展,是马克思恩格斯终其一生进行科学研究与革命实践的目的和归宿。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世界历史;共产主义;资本逻辑;马克思;发展;实现;实践;民族;科学社会主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揭示了世界历史发展中不断积累、生成扬弃资本主义的因素、关系和力量,展现了向更高阶段——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阶段发展的历史趋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的有机统一。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主要体现在目标性与趋势性上,即世界历史的发展规律是从资本主义的世界历史向共产主义的世界历史转变;中国特色主要体现在时代性与民族性上,即在把握中国具体国情的基础上驾驭“资本逻辑”,这两点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时性”与“共时性”的统一。而实现世界历史的转变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具有先进理论指导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在推进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自觉地把握历史趋势、瞄准价值目标、运用政策策略,不断为自由个人的全面发展创造条件和前提,为最终实现历史性跨越奠定良好完善的制度形态和经济运行的实践基础。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说,迫切需要在道路的选择和推进过程中,始终坚持“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目标不动摇,并自觉以人民为中心为实现这个目标创造更多的前提和条件,逐步培育实现这个目标的全部积极因素。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资本逻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作者简介:吴迪明(1980-),海军指挥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江苏南京 210016)。

 

  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从哲学领域来分析理解世界历史的发展与人类文明的进步,揭示了世界历史发展过程中不断积累、生成、扬弃资本主义因素、关系和力量,展现了向更高阶段——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阶段发展的历史趋势。这种否定之否定的发展态势是社会形态演进的基本特征。当今,作为制度形态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试图调整自身的生产方式、社会组织、运行方式和交往方式,以维护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趋势;而作为制度形态的社会主义国家则更要敏锐地洞察社会主义发展进程中那些能引起质变的细小量变,有意识地自觉做好世界历史从第一阶段过渡到第二阶段的实践准备,为实现最终的转变铺平道路。如梅扎罗斯指出:“一切社会主义变革的真正战略目标,现在是并且将来仍然是,在其全球复杂性上彻底超越资本自身,以及它的既定的和潜在的历史形态的整体,而不仅仅是或多或少发达的(或不发达的)资本主义的这种或那种特殊形式。”

  一、马克思思想世界中的“资本逻辑”的二重性及其超越

  在马克思的理论逻辑体系中,“资本逻辑”是具有二重性的。一面是对“资本逻辑”曾经历史作用的巨大褒奖:资本开启了现代社会的序幕,资本的逻辑推开一切,成为人类一切领域的主宰,“资本逻辑”使生产力得到巨大发展,重组了世界交往秩序,将欧洲、美洲、亚洲、非洲、大洋洲紧密联系在一起,形成了全球资本体系,使资本主义条件下的理性、科学、民主达到了历史新高度;另一面是对“资本逻辑”所产生的矛盾问题及其对人的剥削、压迫、异化最为激烈地、无情地、深刻地批判:资本抹去了一切神圣职业的光环,撕下人与人之间甚至是家庭成员之间温情脉脉的面纱,斩断了封建社会形形色色人格依附的羁绊,“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 ,“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

  马克思在看到“资本逻辑”二重性的同时,深刻地揭示了其自身被超越的历史趋势。他把世界历史的兴衰与“资本逻辑”的二重性及其超越紧密联系在一起。首先,马克思认为世界历史不是一直存在的,而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出现以后的特有产物。他指出:“世界史不是过去一直存在的;作为世界史的历史是结果” ,在此过程中,“资本逻辑”以一种“以太光”普照大地的必要性推动了各民族(国家)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其次,他认为资产阶级生产关系作为社会生产关系中最后一个对抗形式,随着它向共产主义社会生产关系的过渡,“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此终结,而真正的人类社会历史新进程由此翻开。马克思认为“资本逻辑”不可避免地导致两极分化:“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即在把自己的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 由此,他指出资本创造出了自己的对立面:“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 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越来越多,终有一天,量变成为质变,未来新的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必将代替资本主义社会,开启一个全新的世界历史。所以说,资本主义的世界历史只是开篇、起步和初级阶段,真正的世界历史必然在共产主义社会中实现、完成和进入高级阶段。

  同样,世界历史的发展历程与各民族(国家)的发展应该是这样展开的: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中由部落逐渐发展成为民族国家,随着封建社会的晚期资本主义的出现,民族国家的地位越来越突出,特别是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订,标志着主权国家作为国际社会的主体凸现出来,人类历史的发展进入主权国家历史时期。随着生产力和交往的不断扩大,民族国家由孤立联接成为一个整体,进入资本主义世界历史阶段,而随着生产资料私有制与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矛盾的加剧而不可调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必然的灭亡,导致私有制的灭亡、民族国家的消亡,进入世界历史的高级阶段——即世界历史的共产主义阶段。民族(国家)社会发展阶段与世界历史发展阶段之间是系统与构成部分的关系:世界历史的发展阶段与各民族(国家)的发展阶段不能等同,但作为系统的“总体”的世界历史是一种“普照的光”,它对各民族国家就像“使社会一切要素从属于自己,或者把自己还缺乏的器官从社会中创造出来” 一样,开始的时候是一些“文明国家”代表着世界历史的方向,首先进入世界历史,如马克思所说“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 ,然而随着世界市场的扩大,一切民族(国家)都被卷进世界历史,并且民族(国家)将越来越处于从属地位,越来越服从于世界历史的发展。由此可见世界历史的发展是一个极具强迫的过程,任何民族(国家)只有符合它的发展趋势和方向,才能有一席之地,到最后西方的“文明国家”也是如此,不可能阻止世界历史的发展进程,也不可能改变世界历史的发展趋势。任何有悖于世界历史进程的民族(国家)即使在某一特定时期能够取得所谓的“成功”,从历史的长时段来看,终究是要灭亡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