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宣言》汉译本中“阶级”概念的源起、语义与理解(1900-1920)
2018年01月02日 09:11 来源:《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作者:陈红娟 字号

内容摘要:较早将西方意义上的“阶级”引入中国语境的梁启超并不认为中国有西方社会所言之“阶级”:“欧洲有分国民阶级之风而中国无之”⑥。在这篇文章中,“阶级”共有36处,均涉及生产关系,出现了6次“资本家阶级”(包括“地主资本家的阶级”1次、“资本家阶级”3次、“资本家的阶级”1次、“小数资本家阶级”1次), 10次“少数阶级”(包括“少数的阶级”), 15次“阶级”(单独使用7次.译文中明确使用“阶级”的只有24处,出现了“小数阶级”“少数阶级”“阶级之争斗”等词汇,原文中与劳动者相联系的“阶级”则翻译为“一级”。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范畴,“阶级斗争”出现了一词对应多个译词的现象,出现了“阶级之冲突”“阶级对抗”“阶级争战”“阶级争斗”“阶级竞争”等多种术语混合使用的情况(见表。

关键词:阶级斗争;中国;马克思主义;语境;宣言;语义;知识分子;革命;译文;使用

作者简介:

  三、“阶级”的语义指向从“协作”转为“分化”

  概念史研究不仅要理清概念的语义指涉,还要探讨概念施加于政治和社会群体的聚合力与影响力。“‘概念史’所关注的是意义生成的过程中如何成为历史进程的指示器和推进器”,毕竟概念不仅指涉事物,还为指涉对象嵌入社会-历史性意义。在特定的社会情境中,概念富含的“意义”会被激活、复述,产生社会效益,引导行动。“正是在语言阐释的基础上,社会才得以行动、理解、诠释、改变和重塑自己。”(43)可以说,概念体现的是各种“言语行动”,有着“以言行事”“以言成事”的特征。

  循此思路观察《宣言》中的“阶级”概念,以及与“阶级”相关联的概念群,如“阶级斗争”“阶级对立”等,可以发现,它们包含着“缔约”“许诺”“声明”等提议性意涵,蕴含着开展社会行动的“劝服”。随着《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在中国的译介与传播,“阶级”概念被知识分子所熟知,它改变着知识分子原有知识系统中阶层有别、各守其序的认识。《宣言》汉译本中的“阶级”概念更强调社会分化的不合理性,初步展露出倡导“社会行动”的端倪。

  中国封建社会缔造的“阶级”与马克思主义思想中的“阶级”大异其趣。在中国封建时代的历史语境中,“阶级”主要指封建社会内部由于世袭或者其他原因形成的社会团体,不同于马克思所言的在工业社会中、与生产发展相关联的社会集团。例如,“阶级名位,亦宜超然,若复随辈而进,非所以章瑰伟之高价,昭知人之绝明也”(范晔《后汉书·文苑列传》);“上下大小,贵贱亲疏,皆有等威,阶级衰杀,各足禄其爵位,公私达其等级”(王符《潜夫论·班禄》)。有时,“阶级”指依照礼制而分的等级、官衔。例如,“古者圣王制为等列,内有公卿大夫士,外有公侯伯子男,然后有官师小吏,延及庶人,等级分明,而天子加焉,故其尊不可及也”(贾谊《新书·阶级》)。中国封建社会中的“阶级”概念主要是为各司其职、各安其分的礼制服务,强调的是社会内部阶层制的连贯性与稳定性,而非差异性与冲突性。例如,“礼义立,则贵贱等矣”(《礼记·乐记》);“小大之辨,各有阶级,不可相跂”(郭象《庄子注》);“臣闻有国有家者,必明嫡庶之端,异尊卑之礼,使高下有差,阶级逾邈,如此则骨肉之恩生,觊觎之望绝”(陈寿《三国志·吴书·顾谭传》)。可见,封建中国的“阶级”概念以维护宗法等级制度为前提,“阶之有级”,则世事有序、政治安宁、社会和谐(44)。

  在介绍马克思的学说时,最初的翻译者与诠释者主要从社会协作的角度来阐释社会主义,“阶级”概念的语义指向社会协作而非斗争。1902年,罗大维翻译村井知至的《社会主义》,在“社会主义之本领”部分首次使用了“阶级”:“现今社会之问题,虽占多数,要起于贫富二阶级之悬隔而已。”文章指出:“昔时工业制度之时代,资本与劳动,本无所区别。资本家即劳动者,劳动者即资本家,故无所谓阶级。”(45)“阶级”产生的原因在于资本和劳动相分离之后的“贫富悬隔”,于是形成了劳动者和资本家二阶级。可见,受大同思想之影响,“阶级”与“贫富”被联系在一起,开始富含一定的社会和政治意义。不过,除此之外,这篇文章再无关于“阶级”的深层次论述,既不关涉中国是否存在这种“阶级”问题,也没有对这种存在“阶级”的社会进行批判。作者和译者对社会主义思想的接受与倡导,主要基于对这一思想“协作”“仁爱正义”等终极意义指向的认同,而非赞同阶级斗争的革命方式。“社会主义之理想,谓社会与个人各相调和,协同以营社会全体之幸福,而使个人对社会负责任,社会亦对个人负责任,互以责任相关系而已。”(46)因此,在《社会主义》《近世社会主义》等涉及马克思学说、《宣言》内容的早期马克思主义文献译文中,“阶级”概念基本上是为宣扬社会协作理念服务的。

  然而,随着马克思主义文献在中国的进一步传播,《宣言》中的“阶级”概念初步彰显了“不和谐”的意涵,更侧重于“分化”。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表现:其一,“阶级”被普遍使用,与不同的人群相联系,凸显了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异性甚至是对立性。《宣言》的译文中出现了“治者之阶级”“治于人之阶级”“劳动阶级”“资产阶级”“有产阶级”“富豪阶级”“权力阶级”等术语(见表1)。可见,社会主义思潮席卷中国,相关论著对西方生产方式、分配方式之弊端的描述不仅增强了中国知识分子对社会主义的好感,而且促使他们关注中国社会内部的分化。其二,“阶级”的后缀词中,“斗争”“争斗”等具有“不和谐”意味的词汇日渐增多,呈现引导人们通过开展社会行动来制止不公平、不平等的社会分化的倾向。不过,由于早期中国知识精英接触到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多是有限的、残缺不全的,通常是外文的,而当时中国的社会科学领域缺乏严谨的学术范畴体系,所以,汉语中尚无固定的对应术语。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范畴,“阶级斗争”出现了一词对应多个译词的现象,出现了“阶级之冲突”“阶级对抗”“阶级争战”“阶级争斗”“阶级竞争”等多种术语混合使用的情况(见表1),而且这类词语总的词频处于增加状态(47)。

  当然,对于阶级之间的对立与“不和谐”,不同知识分子的理解亦不相同。有些人从政治上的“不和谐”来理解,认为“政治的势力(political power),是纯粹由一阶级人的势力所组织,以反对别的阶级的”,并阐述了“阶级争战”的缘由:“无产阶级去和中产阶级争战,因为情势所迫,不能不自行组织一种阶级,若是取革命的手段,他们便自居于统治的地位,把一切的旧生产情形,都要废除。”总体而言,这种“阶级争战”的终极诉求是“平等”:“中产阶级和别的阶级,以及其他阶级的抗争,我们都要融合起来,成一个平等的大团体。”(48)有些知识分子从经济的角度划分阶级,并在论述中凸显了两大阶级的“对峙”。例如,渊泉所译《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强调“经济”在阶级形成中的作用:“以经济的事情为中心,这就是马克思的历史观的特征了。”“依我看来,种种经济事情之中,马克思所视为根本的重要的东西,就是‘社会的生产力’。他认为社会上生产东西的力即生产力的变化,是社会组织变动的根本原因。”文中还翻译了《宣言》的部分内容,指出:“全社会要分裂成两个相敌视的大营寨,两个相对峙的大阶级,这就是有产者阶级和无产者阶级。”(49)

  事实上,中国知识分子对“阶级”对立性的理解并不限于贫富有别的两个阶级——“有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对立。由于“阶级”概念的泛化式使用,“阶级斗争”的范围也扩大到劳动领域。比如关注劳动群体的人就认为,劳动问题全系“寄生阶级”对劳动者的剥削所致,他们从劳动层面划分“阶级”,并将劳动问题与“阶级战争”联系起来。“方今‘劳动问题’日萦扰于欧美政治家之头脑,日喧聒于全世界人士之耳膜,问题者何?阶级战争也。不耕不作而幸福美满者为一级,上焉者也;勤耕苦作而困厄颠连者为一级,下焉者也。不平斯争,问题起矣。”(50)当然,在劳动问题上的“阶级战争”,主要是穷人与富人、劳动者与不劳动者、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之间的冲突。“今日之资本世界,既已划分社会为贫富之二阶级,劳逸既殊,苦乐绝异。劳动者之生活,日沦于危厄,则铤而走险,罢工暴动之事自然发生。此实资本制度迫之使然。”(51)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