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何萍:20世纪以来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多维度开展 ——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资本论》新解
2017年11月03日 08:56 来源:《天津社会科学》 作者:何萍 字号

内容摘要:作为政治经济学的探索之作,这部著作在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创造上远未达到像《资本论》那样的成熟水平,但它却借助实践哲学的创造而建构了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理论框架,从而表达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品格,凸显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与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本质区别。鉴于此,本文试图在马克思文本的解读与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创造的张力中,探讨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批判理论、以资本积累理论为核心的政治经济学、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内在关联,说明这些理论是如何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中生发出来的.

关键词:批判;文化;研究;资本积累;实践;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异化;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体系;生态

作者简介: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和《资本论》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生涯中的两部最重要的著作。《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起步之作。这部著作既是一部政治经济学的探索之作,又是一部哲学思想的创新之作。作为政治经济学的探索之作,这部著作在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创造上远未达到像《资本论》那样的成熟水平,但它却借助实践哲学的创造而建构了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理论框架,从而表达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品格,凸显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与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本质区别。《资本论》是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成熟成果,但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内容上,都不能称之为一部完成了的著作。在形式上,马克思本人只完成了《资本论》第1卷的整理工作,《资本论》第2卷和第3卷是马克思身后,由恩格斯整理发表的,其中有相当大的部分仍然以手稿的形式存留下来,并未正式发表;在内容上,《资本论》并没有完成对资本主义经济运动的一切形式的研究,比如,关于资本积累在世界范围内的实现问题、关于地租的资本主义化问题、关于金融资本问题,等等。正是这些未完成的工作,为日后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创造打开了广阔的空间。自19世纪末开始,东西方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结合人类历史的变革和资本主义社会的新变化阐发这两部著作中的哲学、经济学和生态学思想,创造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批判理论、以资本积累理论为核心的政治经济学和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构造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风貌。这一切表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政治经济学上的不成熟性和《资本论》的未完成性并不是一个缺点,而是一个优点,因为它使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成为一个无限开放的思想体系,成为一个可以为日后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从事理论创新的文本。鉴于此,本文试图在马克思文本的解读与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创造的张力中,探讨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批判理论、以资本积累理论为核心的政治经济学、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内在关联,说明这些理论是如何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中生发出来的,从一个方面阐发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多重内涵及其当代价值。

  一、马克思“实践”概念的阐释与马克思主义文化批判理论的建构

  “实践”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核心概念。这个概念的全部意义是在与“异化劳动”的辩证关系中呈现出来的。根据马克思的定义,“实践”是人的“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即是人的生命的生产,人的本质、人的类特性、人的自我创造的活动;“异化劳动”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的劳动,它是劳动的现实化,但这种现实化是以“工人的非现实化”、“对象的丧失和被对象奴役”,“异化、外化”的形式呈现出来的。“异化劳动”的这一意义表明,“异化劳动”是“实践”的对立面,是对人的实践存在的否定。在马克思看来,“异化劳动”尽管是对人的实践存在的否定,但它是人的实践存在的一个必要的环节。这是从两种意义上而言的。首先,从实践存在的结构看,“异化劳动”给予了实践感性形式,是人的感性的存在;其次,从实践的历史进程看,“异化劳动”造成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的分离,是人获得社会性、从而获得人的解放、个体自由的历史条件。这样,马克思就通过异化劳动这个概念,把“实践”植根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之中,并由此而建构起他的唯物史观和资本主义批判理论。自19世纪末开始,东方和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结合资本主义社会的新变化,分别在这两个向度上阐发了马克思“实践”概念的文化内涵,建构起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批判理论。

  在唯物史观的向度上,19世纪以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结合人类历史的新发展阐发马克思“实践”概念的文化内涵,建构了以文化领导权为基本内核的文化批判理论。

  在这一向度上,最早阐发马克思“实践”概念的文化内涵的是拉布里奥拉。拉布里奥拉是第二国际杰出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他与同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一样,重视经济基础的研究,但是,他反对用庸俗唯物主义和机械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解释经济基础,把经济基础视为社会形态中的一个因素,而主张用历史哲学的观点来阐释经济基础,把经济基础看作是人们的经济活动,亦即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活动。他认为,在马克思那里,经济不是社会生活中的一个因素,而是社会生活本身,是人们的实际经验过程,上层建筑不是悬置于这一过程之上并与之相对立的因素,而是从这个过程中生长出来的,因而是经济系统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不仅如此,经济还与一定民族文化传统积淀而成的风俗、习惯、信仰、愿望和倾向等相联系,具有民族文化的特性。

  在马克思看来,不论是在前一种意义上,还是后一种意义上,经济作为社会生活本身,都是人的文化创造活动。马克思把人的这种文化创造活动称为“实践”。可见,马克思的“实践”概念本质上是文化哲学的概念,它所表达的是以经济活动为中心的人的文化存在。在这里,拉布里奥拉并没有提出“文化领导权”的概念,但是,他的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却成为葛兰西文化哲学研究的先导。

  葛兰西继承了拉布里奥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并且更直截了当地阐明了马克思“实践”概念的文化内涵,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文化领导权”的概念。葛兰西认为,马克思的实践哲学是改造世界的哲学,马克思的“实践”概念就是指的文化改造活动。所谓文化改造活动,就是把大众的自发的、零散的、非批判的世界观引导到自觉的、“融贯一致的”、批判的世界观,把大多数人提高到新的、更高的文化水平。为了实现这种改造,就必须要有文化领导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