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王庆丰 石佳:《资本论》的“术语革命” ——恩格斯解读《资本论》的重要贡献
2017年09月12日 09:36 来源:《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作者:王庆丰 石佳 字号

内容摘要:一、恩格斯的理论洞见论及恩格斯对马克思《资本论》的解读,我们不假思索想到的文本就是恩格斯为《民主周报》撰写的关于《资本论》第一卷的书评,这一文本在《资本论》解读史上无疑是极为重要的。其实,洛贝尔图斯根本不明白马克思的剩余价值概念同包括洛贝尔图斯自己在内的整个政治经济学的剩余价值概念之间存在着的“认识论断裂”,从而把马克思的剩余价值概念误认为是自己的剩余价值概念。可见,在马克思之前,虽然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剩余价值已有几百年,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们也已经探讨过剩余价值的基本形态如地租、利润和利息,可以说他们已经“析”出剩余价值,但是却从来没有“发现”剩余价值概念,剩余价值是由马克思重新发现并赋予它“概念”形态的。

关键词:剩余价值;马克思;恩格斯;政治经济学;革命;研究;人民出版社;文集;哲学;认识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庆丰,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副院长,教授,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长春 130012;石佳,重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重庆 400044

  内容提要:作为《资本论》阐释者的恩格斯,其重要理论贡献就是提出了《资本论》的术语革命问题。恩格斯通过化学所发生的术语革命来类比《资本论》的术语革命,将对术语革命的探讨聚焦于以“剩余价值”为核心范畴的术语系统,指出术语革命的实质就是从“经验事实”的经济学范畴转变为“概念”的哲学范畴。实际上,它蕴含着三重意义上的革命:研究对象、理论总问题和概念术语的性质的革命。恩格斯从术语革命的视角将马克思的《资本论》同古典政治经济学彻底区分开来,从而凸显出马克思《资本论》所具有的革命意义和存在论意义。

  关 键 词:术语革命/剩余价值/《资本论》/恩格斯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项目“历史唯物主义与中国发展道路研究”(NCET-13-0249)和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马克思与古典经济学的理论渊源关系研究”(2015BS092)阶段性成果。

 

  在《资本论》哲学思想解读史上,恩格斯的地位首屈一指。就《资本论》而言,恩格斯至少具有四重身份:《资本论》的合作者、宣传者、编译者和阐释者。通过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资本论》的通信,我们可以看到恩格斯与马克思围绕具体经济问题、论述方式、核心内容等进行了大量的探讨,《资本论》的创作中留下了恩格斯深深的印迹。马克思明确表示恩格斯是以“合著者”而不是“被印证者”的身份出现在《资本论》中。1867年9月《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之后,资产阶级学术界和舆论界对这一著作保持沉默。为了打破这种沉默和广泛宣传《资本论》,恩格斯在报刊上发表一系列书评,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恩格斯专门为德国工人报纸《民主周报》撰写的书评,非常精炼和准确地概括和评述了马克思的《资本论》。马克思去世之后,恩格斯根据马克思遗留下来的手稿,继续整理和出版了《资本论》的第二卷和第三卷。同时,他也致力于《资本论》各种外文版本的翻译和出版工作,并为其撰写序言。

  相对于恩格斯关于《资本论》的前二三重身份而言,其第四重身份——作为《资本论》阐释者的恩格斯更应当引起我们重视。这不仅因为恩格斯是《资本论》及其手稿最早也是最重要的一位读者,而且因为恩格斯在宣传、编译和出版《资本论》时,为了避免人们曲解《资本论》,一直致力于阐明《资本论》真实的思想内容和革命意义。就连像保罗·托马斯这样持有马克思恩格斯“对立论”主张的学者也承认,恩格斯可以称得上是深入探究马克思思想的第一位马克思主义学者。在马克思去世后的十多年里,恩格斯更是成了《资本论》最主要的解读者和最权威的阐释者。探究恩格斯对马克思《资本论》的解读和阐释,对于我们深入理解和把握《资本论》的真实意义至关重要。那么,究竟什么是恩格斯解读《资本论》最重要的理论贡献呢?这构成了我们研究恩格斯《资本论》解读的首要问题。

  一、恩格斯的理论洞见

  论及恩格斯对马克思《资本论》的解读,我们不假思索想到的文本就是恩格斯为《民主周报》撰写的关于《资本论》第一卷的书评,这一文本在《资本论》解读史上无疑是极为重要的。在这篇文章中,恩格斯用非常精练的语言概括了《资本论》的主要观点,并指明了《资本论》的伟大意义。恩格斯指出:“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全部现代社会体系所围绕旋转的轴心,这种关系在这里第一次得到了科学的说明,而这种说明之透彻和精辟,只有一个德国人才能做得到。欧文、圣西门、傅立叶的著作现在和将来都是有价值的,可是只有一个德国人才能攀登最高点,把现代社会关系的全部领域看得明白而清楚,就像一个观察者站在高山之巅俯视下面的山景一样。”①在恩格斯看来,马克思之所以能够攀登到最高点,把资本主义社会的全部领域一览无余,就在于他洞穿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方式。一方面,他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秘密:剩余价值的产生。资本家用他的货币去购买商品,后来又把商品卖出去,使其所得的货币多于开始时所投入的,这个超过原有资本的余额,马克思称为“剩余价值”。劳动力商品是这个新价值的源泉,是新价值的创造者。因为,剩余价值是由工人超过补偿其工资所必要的时间以外的剩余劳动,亦即无酬劳动创造的。另一方面,马克思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后果:无产阶级的壮大。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创造出了巨大的财富和生产力,但是它同时又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社会阶级,那就是被压迫的工人大众。换言之,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不但继续不断地重新生产出资本家的资本,而且同时还继续不断地再生产出工人的贫困。资本的积累就是无产阶级的增加。恩格斯关于《资本论》的这两个概括不仅高度凝练,而且非常精准,对于读者尤其是广大工人理解和把握《资本论》具有纲领性的意义。这是恩格斯解读《资本论》的理论贡献,但绝不是其最具有独创性的贡献。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