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国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资本主义”研究的最新进展
2017年09月06日 08:51 来源:《当代经济研究》 作者:陈建华 字号

内容摘要:目前,国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者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与分析方法,结合现阶段资本主义国家的新特征与新状况,特别是在2008~2009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对以美国和西欧为主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进行深入的剖析,得到较为独到的见解与观点。为此一些国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者对什么是资本主义进行了重新解释,试图得到新的结论,同时也对资本主义多样性进行了阐述,分析现代资本主义的困境,以期提高对资本主义本质的认识。二、对资本主义多样性的研究大部分国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者认为,资本主义制度并不是唯一的和只有一种形式,资本主义制度在现实中是多样的。

关键词:学者;金融危机;分析;资本主义国家;阶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制度;研究;多样性;生产方式

作者简介:

  目前, 国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者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与分析方法, 结合现阶段资本主义国家的新特征与新状况, 特别是在2008~2009全球金融危机以来, 对以美国和西欧为主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进行深入的剖析, 得到较为独到的见解与观点。在当代世界, 资本主义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已经超越了马克思时期的特征, 呈现出多样性的状况。为此一些国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者对什么是资本主义进行了重新解释, 试图得到新的结论, 同时也对资本主义多样性进行了阐述, 分析现代资本主义的困境, 以期提高对资本主义本质的认识。

  一、对“资本主义”概念的新解释

  “资本主义”概念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 其内涵与外延随着时间变化而产生了相应的变化。目前, 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对这个概念进行重新解释, 赋予其新的含义。他们考证了早期资本主义时期所使用资本主义概念的内涵与外延, 分析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的本质、资本主义经过哪些阶段及其演化。他们研究了现代资本主义的新形式与新内容, 阐述了现代资本主义的涵义。他们认为, 只有资本主义概念阐述清楚, 才能为范畴运动提供必要的条件, 这是研究现代资本主义的前提条件。这些学者极力试图区分开资本、资本主义以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三者之间的区别, 从而为后续研究提供逻辑起点与概念基础。[1]

  日本学者重田澄男 (Sumio Shigeta) 认为,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使用的“资本主义”概念, 实质上应当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而不是“资本主义”。在19世纪50年代左右开始使用的资本主义, 其实它接近于“资本”或“资本家”的概念。到了马克思那里, 资本主义才获得抽象的意义, 但是仍未成型, 马克思其实使用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他并不是在使用资本主义这个概念。马克思运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这一术语, 阐述了“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 揭示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规律。由此, 重田澄男倾向于认同这样的观点:“资本主义”应该被认为是一种经济制度, 它是一种交换经济的组织, 在这种组织中通常有两个居民群体———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和没有财产的工人, 生产资料所有者掌握领导权, 是经济主体;工人客观上成为被领导的社会群体。这两者通过市场联系起来, 受到营利原则和经济理性主义的支配并发挥作用。[2]

  如果说重田澄男认为资本主义首先应当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话, 那么他主要是从经济生产的层面进行考察, 更多马克思主义学者已经从经济生产向社会和文化等更大的范围来理解资本主义这个概念, 例如乔伊斯·阿普尔比 (Joyce Appleby) 、罗伯特·海尔布隆纳 (Robert L.Heilbroner) 、德科·克莱 (Dieker Klein) 和米夏尔·布里 (Michael Bile) 等。由此, 这些学者认为, 资本主义已经不仅仅是经济与制度领域的事物, 他们更多的是从习俗与文化角度对资本主义概念进行界定, 从而扩大了资本主义这个概念的外延, 资本主义是一种经济生产秩序与社会秩序, 也是政府职能的表现与意识形态。因此, 资本主义是一个具有广泛内涵而同时相互矛盾的概念, 兼具各种社会领域的形式。在当今世界上, 资本主义不仅仅局限于资本主义国家之内, 而且实际上已经伸延到区域范围与全球范围之上。还有的学者如大卫·哈维 (David Harvey) 认为, 资本主义实质上已经推进到人的内心并造成了人性的反叛与普遍的异化。[3]

  美国的乔伊斯·阿普尔比认为, 资本主义不仅仅是制度, 它还是习俗与文化体系, 他试图在习俗的约束下, 分析资本主义制度如何改变了政治, 进而改变了社会的主流行为、思想、价值观。他在分析了资本主义500年发展的历史之后, 提出了资本主义并不是协调统一的制度, 而应当是一组惯例与体系。在资本主义刚开始之际, 并不是制度, 而是一些人们较为零散的行为方式及其以后形成的惯例。“资本主义并不是协调统一的制度。相反, 它是一组惯例和体系, 允许数十亿人在市场追求自己的经济利益。”[4]466“资本主义是深植在经济实践中的文化体制, 这些经济实践围绕着私人投资的要求展开, 从而获得利益。……因为资本主义是文化体制, 而不单单是经济制度, 所以不能只用物质要素来诠释它。”[4]25

  进一步地, 有的学者在对资本主义概念外延界定上持有更为广泛的观点。美国学者罗伯特·海尔布隆纳 (Robert L.Heilbroner) 将“资本主义”当作一种特定的社会秩序来对待, 这样的社会秩序中具有与其他历史阶段不同的社会发展逻辑。在这样的概念界定中, 资本主义已经从生产方式、制度、习俗与文化进一步被发展成为包括社会制度、国家与政府的作用以及意识形态等全面的社会概念。罗伯特·海尔布隆纳认为, 传统观点把社会划分为原始社会、皇权社会、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 在确定这些社会制度之间的精确边界及演变过渡时存在着许多困难。他将资本主义的本质视为行业进行规范和塑造的各种制度和关系, 将资本主义的逻辑看作是由其本质产生的结构变迁方式。他认为, 把资本主义看作是“私有”经济制度的观点是错误的, 资本也会执行政府的管理职能, 随着资本不断发展壮大, 最初服从于国家意志, 现在可以凌驾于国家之上, 拥有政府的管理职能特征与作用。[5]他认为,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资本是作为一种统治的社会关系存在的, 是所有社会中都存在的阶级结构等级的一种体现。”[6]从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开始, 资本主义不断地深入到意识形态与社会态度层面, 社会对追求利润形成了新的态度, 而且也渗透到经济学学科的发展过程中, 从而形成全面的资本主义的社会形态。

  由此, 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更多地认同这样的观点:资本主义是一种全面的社会形态, 包括政治、经济、文化与意识形态, 而不仅仅是一种生产方式。这种全面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正在通过全球化从资本主义国家扩张到世界上其他国家, 资本主义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主流生产方式与社会组织形式。德国学者德科·克莱 (Dieker Klein) 和米夏尔·布里 (Michael Bile) 认为, “当代社会的基本经济特征几乎无例外地是资本主义的。资本主义给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生活方式整体在全球范围、区域范围和全国范围打上了标志, ”“资本主义就是经济和整个社会从属于资本再生产, 这使得一个社会成为资本主义社会。当创造利润成为财富生产的首要标准时, 社会就成了资本主义的。”[7]这两位学者认为, 资本主义带来殖民、种族与资本统治问题, 但是, 资本主义也使资产阶级社会的生产力达到很高的技术水平, 从而使地球上的人类可以在物质享受方面第一次得到较大的满足与解放。这种观点基本代表了许多学者对资本主义社会作用的看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