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蒋明伟:毛泽东如何批判历史虚无主义
2017年06月19日 08:38 来源:《马克思主义文摘》 作者:蒋明伟 字号

内容摘要:毛泽东立足中华民族和人民大众立场指出,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美帝国主义尽管采取了有别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手段和压榨方式,但并没有改变其侵略中国和压榨人民的客观现实,仍然在侵害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利益,阻碍中国近代社会发展。对此,毛泽东的批判直指问题要害:中国爆发革命不是因人口增多而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残暴统治所致,并强调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正是以革命方式推翻三座大山,依靠人民大力发展生产,才解决了吃饭问题。因此,毛泽东在批判白皮书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时,不仅注重揭示和批判其本质意图,也积极消除其可能引起的思想混乱,以提高人民大众的政治认知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从而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大众夺取中国革命最终胜利和建立新中国发挥重要作用。

关键词:毛泽东;白皮书;人民;中国共产党;帝国主义;革命;批判;政府;侵略;美国

作者简介:

  新中国成立前夕,面对援蒋反共失败的现实,美国杜鲁门政府发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着重于1944—1949年时期》白皮书。随白皮书一同发表的还有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写给杜鲁门的《附信》。白皮书及艾奇逊的信中大谈“对华友谊论”“否定革命论”“西方催化论”“极权政府论”等,以撇清罪责,为其对华政策进行美化和辩护。有鉴于此,毛泽东亲自撰写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五篇文章,不仅深刻批判了白皮书中的历史虚无主义,也帮助广大人民正确认识了中美关系史。

  一、批判“对华友谊论”

  白皮书开篇着重介绍了1840年以来的中美关系,以模糊语句渲染美国“很早”就关注和关心中国,并借助宗教传播、慈善救济和文化教育等方式,团结中美两国人民和加深中美两国友谊。为了增强“真实性”和“说服力”,白皮书列举了几个实例,如利用庚子赔款培养中国学生、二战期间废除治外法权和二战时及二战后大量“援助”中国等,继而编造了美国始终维持对华“友好”外交政策的所谓“三项基本原则”,“包括门户开放主义,尊重中国行政和领土的完整,以及反对任何外国控制中国等等”。总之,反复强调近代美国对待中国非常“友好”而不是侵略和压榨中国,即所谓“对华友谊论”。

  然而,这一论调的实质是美国为了改变对华形象而美化侵略。针对“对华友谊论”,毛泽东不仅深刻揭穿其真实意图和欺骗本质,更对其所谓的“对华友谊”事件逐条批判以还原历史真相。

  毛泽东立足中华民族和人民大众立场指出,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美帝国主义尽管采取了有别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手段和压榨方式,但并没有改变其侵略中国和压榨人民的客观现实,仍然在侵害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利益,阻碍中国近代社会发展,仍然是中国革命和中国人民倾力打倒的对象。近代百年的中美关系无非就是美帝国主义与殖民地的关系,以及侵略与反侵略的关系。所谓“中美友谊”,不过是美帝国主义为了维护其在华利益和长远目标,以干涉中国内政外交和欺骗中国广大民众而实施的“国际责任”和“对华友好传统政策”。其实质是美帝国主义与其代理统治集团之间的交易关系,是被美化的美国侵略论。因此,毛泽东指责“艾奇逊当面撒谎,将侵略写成了‘友谊’”,“干涉就叫做担负国际责任,干涉就叫做对华友好”。

  针对白皮书中列举的所谓“对华友谊”事件,如《望厦条约》、庚子赔款、治外法权和对华援助等,毛泽东一一进行了批判:《望厦条约》不是平等友好地对待中国而是强迫“中国接受五口通商”和美国人传教等;庚子赔款源于美国“参加八国联军打败中国”,培养中国留学生旨在为美国侵华提供更多服务;治外法权虽名义上被废除但仍然使“强奸沈崇案的犯人回到美国”而逍遥法外;对华援助不是为了推动中国发展和满足中国人民利益而是为了“帮助蒋介石杀死几百万中国人”和实现美国在华利益。针对白皮书中的“三个基本原则”,毛泽东暗讽道“只有广州、台湾等处一小片地方”仍然保持着对华的“三项基本原则”,其他地方门户被封锁、行政被击碎、国土被控制,这都说明了所谓“三个基本原则”不过是美国推行的对华殖民政策。

  二、批判“否定革命论”

  为否定中国革命的重要意义并强调中国社会发展对美国的依赖,白皮书首先强调中国革命主要是由人口增多所致。他们声称,由于“中国人口在十八、十九两个世纪里增加了一倍,因此使土地受到不堪负担的压力”,导致中国在19世纪以来爆发了此起彼伏的大规模革命运动。无论晚清政府、国民党政府,还是中国共产党的政府都着力解决中国人民的吃饭问题,但“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个政府使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他们进而认为,既然任何中国政府都无法解决中国人民的吃饭问题,那么中国人民单纯依靠革命运动来推翻失职政府,或迫使新政府努力寻求解决吃饭问题的可行路径都是无济于事。因此,中国人民的革命运动其实是“毫无意义”的,中国只有靠美国的面粉才有出路。

  “否定革命论”实际目的是强调和渲染依附美国,迫使中国重新成为美国殖民地。对此,毛泽东的批判直指问题要害:中国爆发革命不是因人口增多而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残暴统治所致,并强调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正是以革命方式推翻三座大山,依靠人民大力发展生产,才解决了吃饭问题。

  毛泽东指出,近代中国的革命与其他国家的革命都是由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的残暴压迫所致。无论美国的反英革命,还是中国的辛亥革命皆是如此。因此,近代中国爆发革命的根由并非“食物增加赶不上人口增加”,而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酷无情的压迫和剥削的结果”。近代历次革命没能解决中国人民吃饭问题,根源在于“没有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压迫和剥削”。所以中国革命不是毫无意义而是非常重要,只有以革命方式彻底推翻统治阶级的残酷压榨,才能真正解决中国人民的吃饭问题。毛泽东还批判了白皮书中“中国共产党解决不了自己的经济问题”的错误说法,自信地强调: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大众,不靠美国救济,也能自行解决人民吃饭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