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乌托邦》五百年来的三次形态转变和八个观念创新 ——纪念《乌托邦》出版和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
2017年05月22日 08:24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高放 字号

内容摘要:一、“乌托邦”的本意及其五百年来在世界和中国的影响距今五百年前,即1516年 12月下旬,英国杰出的人文主义者托马斯·莫尔著《乌托邦》(全名是《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在比利时卢文城出版。二、从乌托邦到恶托邦的第一次形态转变《乌托邦》的世界影响,不仅表现在这本金书不断被译为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长久广为传播,更为显要的是继莫尔之后,有众多的后起之秀步莫尔后尘,推出多种新的乌托邦作品,形成“乌托邦社会主义”的世界历史潮流。三、从乌托邦到异托邦和实托邦的第二、三次形态转变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乌托邦又发展到“异托邦”和“实托邦”,这是乌托邦的第二次和第三次形态转变。

关键词:乌托邦;出版;优托邦;科托邦;共产主义;恩格斯;译本;形成;民主;实现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高放,中国人民大学,北京 100872 高放,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1981年我国第一批博士生导师。

  内容提要:1516年英国莫尔著《乌托邦》最早提出未来美好的社会主义理想,到20世纪却发生三次形态转变,即转变为“恶托邦”、“异托邦”、“实托邦”。当今纪念《乌托邦》出版和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要继承、超越、践行“乌托邦”的理想,就要创新观念,本文提出并且论述了“优托邦”、“科托邦”“谐托邦”、“华托邦”、“真托邦”、“善托邦”、“美托邦”和“世托邦”八个新名词、新观念。

  关 键 词:优托邦/科托邦/谐托邦/华托邦/真托邦/善托邦/美托邦/世托邦

 

  一、“乌托邦”的本意及其五百年来在世界和中国的影响

  距今五百年前,即1516年12月下旬,英国杰出的人文主义者托马斯·莫尔著《乌托邦》(全名是《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在比利时卢文城出版。这本金书以对话体文学游记的形式,第一次深刻揭露了新兴资产阶级残酷压迫剥削工农大众、造成“羊吃人”的悲惨景象,第一次全面描绘了未来财产公有、按需分配、人人平等、民主自治的理想社会的美满胜境。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年1月5日在新进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的讲话中讲到世界社会主义思想的发展时指出:莫尔著《乌托邦》“这本书被称为空想社会主义的开山之作”。“开山之作”,即是说从此开始,方才有了“空想社会主义”思想的滥觞。事实上,1516年出版《乌托邦》时,世界上还没有“社会主义”(socialism)一词,而“社会主义”一词的出现,要比莫尔著《乌托邦》晚二百多年。“社会主义”这个新名词,源于古拉丁文socialis,原意是同伴的、善于社交等。到1753年意大利传教士贾科莫·朱利安尼才开始使用“社会主义”一词,指上帝安排好的传统的社会制度。1832年法国圣西门派主办的《环球》杂志上首先使用“社会主义”,指与资本主义对立的新的社会制度。“共产主义”一词也源于古拉丁文communis,意为公有、公共。大约在1834~1839年间,在法国工人集会中开始流行“共产主义”(comunisme),意指将来建立的新的公有、公共的社会制度。正是马克思、恩格斯于1848年2月发表的《共产党宣言》第三章中第一次把“乌托邦”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连接起来,称之为“批判的乌托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马克思在1867年出版的《资本论》第一卷中,有三处提到莫尔,其中一处这样说:“托马斯·莫尔在他的《乌托邦》一书中谈到一个奇怪的国家,在那里,羊吃人”。①恩格斯于1876年准备写《反杜林论》一书时说过:早在350年前,莫尔的《乌托邦》就提出了“正义”的概念。②“乌托邦”(utopia)一词是莫尔独创的拉丁文新名词,它是把古希腊文中两个词根译为拉丁文组合而成,outopia,意为乌有之邦,可是这两个词根的另一种写法为eu-topia,意为优美之邦。所以“乌托邦”一词具有双重涵义,意即“子虚乌有的理想国”,或“虚构的理想国”、“实现不了的理想国”。《牛津英语词典》对“乌托邦”(utopia)是这样释义:理想的完美的社会政治制度(ideally perfect social and political system)。

  正因为《乌托邦》第一次提出了不同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理想国”,所以近五百年来,这本金书在世界各国有很长久的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莫尔用古拉丁文写成的《乌托邦》初版于1516年,1517年、1518年连续再版。1551年出版鲁滨逊的英译本,此后又有1596年、1597年等多种英译本,最新版是1995年,剑桥大学又出版附有详尽注释的新译本。美国哈佛大学从1961年起开始推出“哈佛百年经典”丛书,共有50卷,其中(04)卷收入了《乌托邦》。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于1964年和2001年又出版《乌托邦》的两种不同英译本。除了英语世界外,《乌托邦》于1524年有德文本,1548年有意大利文本,1550年和1559年有两种法文本。1562年有荷兰文本,1562年有西班牙文本,1789年和1790年有两种俄文本,后来在1901年、1903年、1918年、1935年和1947年又有新的俄文译本出版或重印。1913年有日文本出版,1929年至1936年,日文译本又有三种,随后1947年、1957年、1969年和1994年又有日文译本。1976年有韩文本出版,1998年、2001年、2005年又有新的韩文译本。我国从1902年起书刊中开始介绍《乌托邦》,到1935年出版刘麟生的译本,1956年又出版戴镏龄的中译本,随后又有17种中译本出现(包括台湾的四种译本)。(详见拙文《莫尔著(乌托邦)百年来在中国的传播》,载《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12期)

  从上可见,《乌托邦》这本金书五百年来从西方到东方,经久不衰,传遍全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