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当代德国语境中的马克思哲学与批判理论 ——访拉尔·耶吉教授
2017年04月28日 08:54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张义修 字号

内容摘要:三马克思与资本主义批判的三个向度张:在《资本主义(如果有错)错在何处?——资本主义批判的三条道路》一文中,您将既有的资本主义批判理论区分为三个向度或者说三种论证策略:功能性(funktional)批判、道德性(moralisch)批判、伦理性(ethisch)批判。四内生性批判与“批判理论”的方法论特质张:说到您的《生活形式批判》,我注意到您在书中还对批判方法论做了另外一种划分:一是设定一种超越现实的原则,据此对现实进行外部的(extern)批判.张:作为一种独特的批判方法,内生性批判可能不仅是黑格尔、马克思的批判方式,从您对“批判理论”的一些研究来看,它也恰恰构成“批判理论”区别于其他社会理论的关键。

关键词:哲学;批判理论;耶吉;马克思研究;生性批判;伦理性;生活形式;道德;德国;阿多诺

作者简介:

  拉尔·耶吉(Rahel Jaeggi)是柏林洪堡大学哲学系的实践哲学与社会哲学教席教授,此前长期在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工作,对马克思哲学和批判理论有比较深入的研究。她的专著《异化:社会哲学问题的当代性》(Entfremdung – Zur Aktualität eines sozialphilosophischen Problems, Frankfurt am Main: Campus, 2005)、《生活形式批判》(Kritik von Lebensformen, Berlin: Suhrkamp, 2013)已译成英文、意大利文出版。2015年5月,笔者在柏林拜访了耶吉教授,就当代德国的马克思哲学与批判理论研究的相关话题对其进行了专访。

  一 主题化,而非作者化:马克思哲学的重建式在场

  张:耶吉教授,我注意到,在您的研究和教学中,卡尔·马克思的名字以及他的概念与方法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您的早期著作聚焦于“异化”概念,而近年来您又主编了两部文集《卡尔·马克思:社会批判的视角》(Karl Marx – Perspektiven der Gesellschaftskritik, Berlin: Akademie, 2013)和《马克思之后:哲学、批判与实践》(Nach Marx - Philosophie, Kritik, Praxis, Berlin: Suhrkamp, 2013)。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始终重视马克思的哲学?应当如何理解马克思在您的哲学研究中的位置?

  耶吉:严格来说,我并没有针对马克思进行过许多研究,或者说,我没有对马克思做过文献学式的研究。不过,在我进行资本主义批判的过程中,马克思的批判方法作为重要理论背景,的确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例如,我对剥削问题的阐释就包含着我对马克思相关理论的理解。另外,2011年我在洪堡大学主办了“重思马克思:哲学、批判、实践——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性”国际研讨会,两本关于马克思的文集也正是这次研讨会的成果。

  我的研究历程受到许多哲学家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线索应该是从黑格尔、马克思经由卢卡奇等直到批判理论家,另外也包括海德格尔。其中,马克思并不算对我影响最深的一位,相比而言,黑格尔的影响还要更大一些。不过,我的研究主题确实常常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与马克思发生关联。比如,《异化:社会哲学问题的当代性》一书所讨论的核心概念“异化”,正是因马克思的阐释才如此地闻名于世。但我并不直接依照马克思或者其他讨论过这一概念的思想家的方式来讨论这一概念,而是希望围绕异化这一主题实现系统性的重建,从而解决这一概念所标示出的现代性问题。也就是说,这种研究与马克思有主题上的关联,但不是关于马克思哲学的研究。实际上,除了早年对阿伦特的研究之外,我的研究基本上是围绕某个主题课题,而非围绕某位作者展开的。由于我没有对思想家进行解释学式的、文献学式的研究,因此很难准确地界定马克思在我的研究中的位置。

  张:这种主题化而非作者化的研究方式,对于重新梳理一些已经得到许多思想家讨论的主题,并加以当代性的创新阐释,的确很有意义。您对法兰克福学派和批判理论的研究也采取了这样的思路。是否可以说,对您而言,哲学主题比哲学文本的作者更加重要?

  耶吉:正是如此。不过,近年来,我在《生活形式批判》等书中重点研究现代社会转型的动力学机制,这倒使我确实更加直接地触及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相关论述,并从中受益许多。但从研究目标上来说,黑格尔、马克思等人的思想仍然只是作为一种方法论的工具和范例,我试图从实践理论的角度对相关理论加以重建。

  张:可否这样理解,您认为马克思所揭示的一些问题、他的批判主题,在今天依然是值得认真对待和思考的?

  耶吉:是的。我认为必须基于当代,重新思考、挑战马克思的社会哲学。正如哈贝马斯在1976年出版的《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建》中所说的那样,要看马克思的哲学还有没有重建的潜能。我很认同这一观点。当我们放弃了过去的那种观念而不必追求一个整体性的马克思的含义时,或者说,不是必须成为马克思主义者时,我们就可以更加开放、更具创造性地去思考马克思哲学中在今天仍然重要的部分。举例来说,在今天的德国,关于马克思的自由观等课题,就出现了许多新的具有启发性的阐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