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出场域、问题域与价值域
2017年01月20日 09:01 来源:《河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苗贵山 张彩华 字号

内容摘要:其一,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是如何出场的?当他提出自由自觉的活动是人的类本性,并以此来反观人的劳动的异化状态时,这与费尔巴哈把宗教作为人的自由的自我意识的自我异化的做法在法哲学批判方法上是相一致的。其三,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价值诉求是什么?当马克思从法哲学批判与政治经济学批判相结合的“立体式”批判的角度把握了异化劳动的出场方式与关切问题后,马克思要做的就是颠覆资本主义永恒的“神话”,从科学社会主义(政治学)的角度来展现异化劳动理论的共产主义的价值追求.三、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价值域正是基于人的外化或对象化的劳动本质及它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构成中的基础性作用,从私有财产(资本)与异化劳动的对立出发,马克思在《手稿》中得出了如下结论:“自我异化的扬弃同自我异化走的是一条道路。

关键词:马克思;费尔巴哈;批判;哲学;私有财产;共产主义;异化劳动理论;手稿;人道主义;国民经济学

作者简介: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简称《手稿》)是集法哲学、政治经济学与政治学(科学社会主义)于一身的研究,是对“非神圣形象的自我异化”,是以对劳动异化的批判为中心内容的。对于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研究,学术界忽视了该理论的出场方式、问题关切与价值诉求。具体地说,其一,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是如何出场的?当他提出自由自觉的活动是人的类本性,并以此来反观人的劳动的异化状态时,这与费尔巴哈把宗教作为人的自由的自我意识的自我异化的做法在法哲学批判方法上是相一致的。其二,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当他从法哲学的角度解决了异化劳动的出场方式后,他要从资本主义“当前的经济事实出发”,把对“副本”(宗教、国家、法与道德等)的批判过渡到对“原本”(市民社会)的批判,这意味着马克思欲从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角度把异化劳动理论的核心问题定位于私有财产与劳动的对立关系。其三,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价值诉求是什么?当马克思从法哲学批判与政治经济学批判相结合的“立体式”批判的角度把握了异化劳动的出场方式与关切问题后,马克思要做的就是颠覆资本主义永恒的“神话”,从科学社会主义(政治学)的角度来展现异化劳动理论的共产主义的价值追求,而共产主义的价值追求实现在途径上又是与宗教的消亡途径相一致的。归纳起来,本文所要探讨的就是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出场域、问题域与价值域。

  一、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出场域

  众所周知,在《手稿·笔记本Ⅰ》中,马克思在批判资产阶级国民经济学的基础上,又从物的世界的增值与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以及社会分裂为有产者阶级和没有财产的工人阶级这两方面的事实出发来概括异化劳动的表现:劳动者与自己所生产的劳动产品相异化、劳动者与自己的劳动本身相异化、人与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以及人与人之间相异化。这就直接给人们造成一种印象: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出场域只是局限在“揭露具有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与“人的自我异化的神圣形象被揭穿”的宗教批判方式没有关系。但是,我们细读《手稿》可以发现,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出场与费尔巴哈对宗教批判的方式是一致的。

  在《基督教的本质》一书中,费尔巴哈明确提出宗教是人的自我意识的本质的异化。他讲道:“宗教使人的本质跟人割离开来。上帝的活动、恩典,乃是人的被异化了的自我活动,乃是被对象化了的自由意志。”费尔巴哈关于宗教是人的自我意识本质异化的思想对马克思在《手稿》中分析异化劳动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费尔巴哈虽然揭露了“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但是并没有按照这一思维方法去揭露“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这一任务是由马克思借助于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中关于“主奴关系辩证法”所论证的劳动是人的自由的自我意识确证本质的主张来完成的。马克思在《手稿》中的具体做法是,以费尔巴哈式的“宗教是人的自我意识类本质的自我异化”的口吻得出异化劳动是人的“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的类特性的自我异化,并以宗教异化来比对劳动异化。具体地讲就是,费尔巴哈从实证的人道主义和自然主义出发对基督教的批判对马克思针对国民经济学的批判产生了巨大影响。但是,费尔巴哈对他称之为“基督教哲学”的黑格尔绝对哲学的批判,也只是把黑格尔的无人身的、无血肉的“理性”还原为有人身的、有血肉的“理性”。但是,在《手稿》中,马克思并没有简单地因袭费尔巴哈纯粹的自然主义与人道主义的批判内容,而是将费尔巴哈纯粹自然主义方面的人的肉体类本质与纯粹人道主义方面的“理性、爱、意志力”类本质结合起来,融合为人的“有意识的生命活动”的类特性。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生产生活就是类生活。这是产生生命的活动。一个种的整体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而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就是人的类特性。”当然,马克思提出“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就是人的类特性”这一主张的同时也充分吸收了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中关于“主奴关系辩证法”所论证的劳动是人的自由的自我意识确证本质的思想,这里不再赘述。

  基于“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就是人的类特性”的理解,马克思在《手稿》中借助于费尔巴哈把宗教归结为人的自我意识类本质的自我异化的批判思维,用宗教异化来比对劳动异化。具体来讲就是:首先,当马克思谈到工人与自己的劳动产品之间的异化关系时,他直接把工人与劳动产品的关系比作成人与上帝的关系。工人创造的产品越多,归他所有的东西就越少,异己的力量就越强大,他自身的内部世界就越贫乏。正如“人奉献给上帝的越多,他留给自身的就越少”。其次,当马克思谈到工人与自己的劳动本身之间的异化关系时,他直接把工人与自身劳动的关系类比成神灵(魔鬼)与人的心灵活动的关系。就如同在宗教中,神灵(魔鬼)对个人的心灵发生作用而不是人的心灵的自主活动对个人发生作用,这意味着人的心灵的自主活动的丧失。同样,在劳动中,“工人的活动也不是他的自主活动。他的活动属于别人,这种活动是他自身的丧失”。最后,当谈到人与人之间的异化时,马克思用世俗人对耶稣基督的宗教异化来比对人与人之间的异化。按照费尔巴哈的说法,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神,每一民族的神都是按照自己民族的人的模样创造出来的。“通过异化劳动,人不仅生产出他对作为异化的、敌对的力量的生产对象和生成行为的关系,而且还生产出他人对他的生产和他的产品的关系,以及他对这些他人的关系。”这里,马克思所讲的“他人”(资本所有者)所扮演的角色和地位就是作为人的自我意识本质的自我异化的结果——宗教的主人公基督耶稣的角色或地位。由上观之,费尔巴哈关于宗教是人的自我意识本质的异化的论断,对马克思立足于“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就是人的类特性”的论断来分析异化劳动具有直接的方法论启示。而这种“方法论启示”是双向的:一方面,与费尔巴哈仅仅从人的精神异化来看宗教的本质不同的是,马克思从人改造自然的生产活动中为“人类理智迷误的结果”——宗教找到了赖以产生的社会根据;另一方面,当马克思为宗教找到了赖以产生的社会根据时,也就为异化劳动的产生找到了根据,从而为马克思在《手稿》中把握异化劳动的核心问题以及问题的解决找到了根据。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