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普世价值”的理论误区和制度陷阱
2017年01月12日 08:32 来源:《求是》 作者:侯惠勤 字号

内容摘要:一、“普世价值”论争的本质论争本质在于:不是有无共同人性、有无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抽象争论,而是关于资本主义制度是否具有普世性和永恒性、中国是否要搞“全盘西化”的重大政治原则问题。“普世价值”思潮在中国发端于2008年,聚焦“宪改”,即国家根本制度的变革,宣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二、“普世价值”在人性问题上的思想错乱这种错乱表现在:以抽象人性论为伪装,试图从人的天性中推论出资本主义制度的普世性和永恒性,但本质却是政治信条和政治思潮,其利用抽象人性论进行包装也产生了不可弥合的思想谬误和逻辑断裂。

关键词:普世价值;人性;价值共识;政治;资本主义制度;利益;马克思主义;普世性;意识形态;国家制度

作者简介:

  核心要点:

  ■ 几百年来,资本主义国家尽管不断进行自我调整,但改变不了社会成员两极分化状况,改变不了金钱和利益集团操控政治的局面。这些都是无法用“普世价值”掩盖的事实,也宣告了把资本主义制度普世化的破产。

  ■ 实际上,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人性,体现的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只是人类历史发展中的阶段性人性。所谓盛极一时的“经济人假设”、“政治人假设”,本质上都是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的人格化,决非是“永恒人性”,更不是人的天性。

  ■ 推行“普世价值”则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霸权利益为根本,以维持和巩固欧美主导的世界利益格局为追求,损害他国主权和核心利益、危害世界和平,是当今世界不安宁的重要根源。

  ■ 从根本上说,马克思主义和“普世价值”是两种对立的政治性话语,反映的是不同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和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及优秀文化传统是真正的命运共同体。我们观察和分析本国历史、现实及变化趋势,解释和阐发人类历史发展规律及整体面貌,思考和应对重大实践和理论问题,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决不能当“普世价值”的思想俘虏。

 

  经过一段时间的批驳,许多人对“普世价值”的本质有所认识,但也存在一些模糊认识。这些模糊认识的背后,涉及到若干重大政治原则和理论是非。为了维护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在重大政治原则和理论是非上保持清醒头脑,有必要进一步对“普世价值”进行剖析。

  一、“普世价值”论争的本质

  论争本质在于:不是有无共同人性、有无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抽象争论,而是关于资本主义制度是否具有普世性和永恒性、中国是否要搞“全盘西化”的重大政治原则问题。

  必须明确,“普世价值”之争不是思想上、学术上关于人类有无共同人性、有无价值共识争论的继续,也不是历史上关于抽象人性论和人道主义问题争论的简单延续,而是西方意识形态针对特定对象展开的思想渗透,是新的历史条件下我国意识形态斗争的突出表现。

  “普世价值”思潮在中国发端于2008年,聚焦“宪改”,即国家根本制度的变革,宣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普世价值”思潮矛头直指我国根本国家制度,企图以此扭转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不难看出,“普世价值”以西方民主制度为理论依托,以西方国家制度精神为核心价值观,是西方敌对势力“西化”“分化”我国的思想武器。“普世价值”力图渲染的价值是,现代化道路只有一条,现代国家的构架只有一种,核心价值观当然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已经定型的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核心价值。因此,走“普世价值”之路,就是走“全盘西化”之路,就是从制度上照搬西方。

  “普世价值”一旦还原为政治价值,其“人类共同价值”之表与资本主义国家制度之实的矛盾马上就暴露无遗。如果说,停留在道德精神层面抽象地讨论自由、民主等普遍价值还有迷惑性的话,那么一旦进入政治实践领域,这种“普世性”就马上化为乌有。历史证明,政治实践领域不存在“普世价值”,没有一种国家制度是各国普遍适用的“普世模式”。消灭阶级、消灭剥削、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之路,与维护资本统治、维护两极分化的资本主义道路,是两条不可调和的道路;坚持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与搞政党轮替、三权分立、投票民主的虚假民主,是不容混淆的两种制度。经过长期探索,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们已经成功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并展示出广阔前景,历史成就不容否定。

  还要看到,政治实践领域的价值导向是具体的、可直接观察和检验的。几百年来,资本主义国家尽管不断进行自我调整,但改变不了社会成员两极分化状况,改变不了金钱和利益集团操控政治的局面。这些都是无法用“普世价值”掩盖的事实,也宣告了把资本主义制度普世化的破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