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史学评议
关于城市史研究的若干思考
2020年06月30日 09:53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5期 作者:陈恒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城市历史不同于城市史,前者是研究的客观对象,后者是当代历史学的一个学科分支,是从历史学的角度,研究城市的起源、发展、嬗变以及城市化的进程。城市史研究的兴起不仅是快速城市化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影响,更是史学研究快速发展的结果,同时还受到其他研究学科的影响。当今学科意义上的“城市史”发端于“二战”后,经过学者们的不断努力,城市史研究已为学术界所接受,启发人们从这一角度审视人类文明的变迁。如果把城市史研究的时间范围放宽到整个20世纪,可以发现在这一过程中,城市史研究发生了几次重要变化,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因此,反思城市史研究,借鉴他者经验,构建富有自身特色的城市史研究理论框架、概念体系,在理论、实践层面都有着重要意义。

  关 键 词:城市历史 城市史 城市研究 转型

  作者简介:陈恒,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世界史系教授、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研究员。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多卷本《西方城市史》”(项目编号:17ZDA229)。

 

  城市像文明一样古老,实际上城市本身就是文明①,因为人类历史上的城市几乎与文字、国家同时出现。城市一经出现便产生了城市化,不断增加的人口导致了定居点超越了先前的边界,城市范围不断拓展的结果便是城市化,人类生产方式、生活经验因此不断得以扩张。这一过程在21世纪初期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城市人口在逐渐超过农村人口,2008年城市人口首次超过了农村人口,世界真正迈入城市化时代②。预计到2020年,城市人口占世界人口总数的55.9%,2025年占58.3%,2030年占60.8%③,城市化呈不断加速的状态。

  城市形态万千,包罗万象,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审视。城市实体包括建筑、广场、道路、照明、废弃物等;城市文化包括宗教、思想、艺术、符号、文献等;城市政治包括统治、权力、管理、动员等;城市社会包括暴力、不平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城市经济包括劳动分工、生产、消费、贸易等……还有各种无形的城市,这是一个丰富多彩的社会,更是一个值得深入探究的知识领域,可以容纳不同学科的学者进行单学科的、多学科的、跨学科的、宏观的、微观的、比较的研究。比如从城市起源开始,城市的相对平等和多样性也意味着它的不稳定——对道德、社会、政治秩序构成了威胁。城市被认为是充斥着罪孽且道德败坏的地方,在这里,正直的市民可能会屈从于暴徒的恶行④。这一城市现象就不是哪一个学者、哪一个学科可以独立研究完成的,当然,复杂多变的城市万象是社会学家最乐意看到的,但历史学家也不能置身事外。

  一 城市历史、城市史与城市研究

  历史记述是人类最古老、最持久、最有活力、最能激发人们想象力的文字体裁之一,世界历史编撰又是历史编撰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不同诉求、不同观念的研究者运用历史上各个时期的文献资料、考古材料、图像信息等,采用不同的学科方法与指导思想,在不同的价值观指导下,使用独特的叙事风格与体裁,以期编撰出能反映时代精神的世界历史。随着时代的变迁、视角的转换、时空的拓展,越来越多的历史客体成为研究的对象、阐述的内容、象征的表达。特定时段的强势文明在有意无意之间都想把自己的行为规则变为他人自愿遵守的准则,即把属于自己的地方性转变为他人遵从的世界性,世界史就是在这种时空中变化发展呈现出不同的形态,表现出不同的思想内容、道德观念、价值取向的。

  所谓世界史,就是人类共同体之间相互交往的历史。历史学家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表现人类历史上的边界互动和制度之间的联系。史料范围非常广泛,从个体家庭传说到移民,再到各种叙述都生动地表现着整个人类。但世界史并不仅仅是各类历史的总合⑤,世界史也不再仅仅是对各文明、地区史、编年史和“伟人”的研究,它还成了承认交流、联系和交换——人类、其他生物、观念和货物的交流、联系和交换——的超越时空的重要的动态学术领域。我们相信,今日的历史家会采取一种日益具有比较性的研究方法,并由此而帮助我们理解生活为什么在所有地方、各个时候并不总是一样的⑥。政治史、社会史、经济史、思想史、妇女史、艺术史、城市史……今天看到的一切过去都可以纳入全球史、跨国史⑦、大历史诸范畴中……这些历史都是一个个文化象征,研究者都想把自己的地方性的结点变为世界性的结点、胜利者的结点……比如今天通用的公历时间,这种全球时间(时间的全球史)究其本质是研究者所属的社会在如何推销他们的时间观念,如何使其成为一种标准,这一切都值得学者潜心研究。城市史同样如此,要理解人类世界,理解自然,理解人类,理解社会,城市史绝非多余,研究城市的起源、发展、嬗变及其历史对生活在城市化时代的我们意义非同寻常。

  可以大致想象一下前现代、现代、后现代的城市景观,它们之间无论在城市规划、空间分割、交通规划,还是街道布局、城市建筑、城市标示上,乃至工业、农业、商业的布局及内涵上都表现出巨大的差异,这种巨大的地点、空间差异对生活在其中的群体、个人必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决定着生活在其中人们的行为方式、审美情趣、思想观念、价值理念等⑧,这种存在性差异会永远伴随城市的存在而存在,可见研究城市的意义是非常巨大的,诚如恩格斯所言19世纪的英国:“最近六十年的英国工业史,这是人类编史中的一部无与伦比的历史。六十年至十八世纪以前,英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城市很小,只有很少而且简单的工业,人口稀疏而且多半是农业人口。现在它和其他任何国家都不一样了:有居民达250万的首都、有巨大的工业城市、有向全世界供给产品而且几乎全部是用极复杂的机器生产的工业,有勤劳智慧的稠密的人口,这些人口有三分之二从事工业,他们是由完全不同的阶级组成的,可以说,组成了一个和过去完全不同、具有不同的习惯和不同需要的民族。”⑨

  城市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关键标志,是文明成果的荟萃之地。城市不仅仅是非农人口与产业的空间集聚,也孕育了适应时代变化的经济社会文化生活,从古至今都是经济文化的“高地”。“城市史”(Urban History)这一术语尽管存在时间不长,但对城市历史(History of Cities)的研究却可以说与历史学一样悠久。西方文明起源于东方,这不仅仅是当今学术界的共识,也是西方古代作家所称赞的。罗马帝国时代圣奥古斯丁的学生保卢斯·奥罗修斯(约385-420年)就声称:“罗马帝国兴起于西方,却得到东方、马其顿帝国、非洲帝国遗产的滋润。”⑩中世纪的弗莱辛的奥托(约1111-1158)也宣称:“人类所有的权力或智慧都起源于东方。”(11)城市也是如此。近东虽然没有如19世纪的欧洲那样发展出复杂的工业经济,但它早些时候向欧洲出口了“城市社会”,只是它后来缺乏金属、木材、煤和水的供应,也不再在这个不断增长的国际贸易系统中占据足够重要的地位。正如柴尔德和其他考古学家所主张的那样,从欧亚大陆书写文化的角度来看,以城市文化为内容的所有文明都发源于古代近东的青铜时代。(12)

  希罗多德的《历史》记录了雅典城邦在希波战争后短暂时间内所创造出的“希腊奇迹”,这使“他们在人类发展史上享有任何其他民族都不能企求的地位”(13),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则记录了雅典、斯巴达之间的战争导致了希腊本土的衰落。亚里士多德的《雅典政制》虽然以论述雅典城邦政治制度为主,但不乏对雅典历史的介绍,这仅是亚里士多德对158个城邦进行研究的一部分成果;李维的《自建城以来》也以相当大的篇幅记载了罗马城本身的历史,维吉尔也以《埃涅阿斯》来追溯拉丁城邦的渊源。可见古典作家都是围绕城邦进行撰述的。

  中世纪城市的凋敝和史学的基督教化使城市淡出了历史研究的视野,只有涉及教区事务时才兼及城市,因此,中世纪晚期才在地方教会史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出城市史,维兰尼的《编年史》就是从中世纪的编年史过渡为城市编年史的重要代表著作。城市编年史首先在11、12世纪的意大利兴起,兴盛于13、14世纪,到15世纪和16世纪早期在欧洲其他地区充分发展(14)。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史学家们在城市经济文化繁荣的影响下,才将研究视角向城市聚焦。后期佛罗伦萨学派代表人圭恰迪尼所著《佛罗伦萨史》,略写城市的建立和早期的历史,详写现当代史,以佛罗伦萨的党派斗争、对外战争为主体,这也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城市史的基本叙事模式。

  城市文明是中世纪的一个辉煌成就,城市不仅创造了充裕的物质条件,便利了人们的生活,而且为知识生产、精神生活提供了广阔的空间,那些从事精神活动,“以传授知识为业的教士”逐渐演化为今日的教授。各个城市兴建的教堂不仅是朝拜之地,而且也是人们学习的场所。勒戈夫说:“中世纪的知识分子随着城市而诞生。在城市同商业和工业共同走向繁荣的背景下,知识分子作为一种专业人员出现了,他在实现了劳动分工的城市里安家落户。”(15)13世纪爱尔兰的托马斯写道:巴黎“分成三部分:第一,商人、手工业者和普通百姓,名为大城;第二,宫廷周围的贵族和大教堂,名为旧城;第三,大学生和教员们,名为大学”(16)。芒福德认为中世纪诞生的大学“是一项具有头等意义社会发明。单凭这一点,中世纪的历史就足以自豪,足以神气活现”(17),这一切都发生在城市里,与城市历史息息相关。

  但城市历史不同于城市史,前者是研究的客观对象,城市历史是伴随城市出现而出现,发展而发展的;后者是当代历史学的一个学科分支,是从历史学的角度,研究城市的起源、发展、嬗变以及城市化的进程。城市史研究的兴起不仅是快速城市化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影响所引起学者的思考,更是史学研究自身发展的结果,同时还受到其他学科的影响,比如地理学、社会学、建筑学、经济学、政治学、规划学、艺术学、人类学等等。而芒福德则将城市史视为理解城市生活和人性全面发展的手段,城市史研究因此值得特别加以关注。

  城市史与城市研究最大的不同在于城市史侧重过去的、长期的城市发展状况。各个时期——古代、中世纪、现代早期、现代和当代——都是城市史研究的重要范畴。相对而言,城市规划、城市住房、城市建设、建筑物及基础设施建设在城市研究中则更受重视,即便如此,这些也都是城市史的重要研究主题。城市研究和当代城市史有许多相似之处,特别是在有关最近这几十年的城市发展的研究上更是如此。城市史和城市研究的区别并非泾渭分明(18)。我们看到那些富有经验的地理学家对于某些城市进行专题研究时,我们便会认为,归根到底,所谓“人文地理学”,也许只不过是采纳新材料、运用新方法、包涵新问题的焕然一新的历史学(19)。可见城市史研究是其他学科进行城市研究的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陈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