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史家论史
明清江南州县官员的行政规范与实践
2015年03月18日 08:52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6期 作者:冯贤亮 字号

内容摘要:但就总体而论,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对州县官员的期许,是所谓宣朝廷德化、奉朝廷法令、扬善惩恶、通达民情,既能有效地抑制或消除衙门吏役的腐败贪虐,又能很好地完成朝廷要求的催科抚字之重任。据明末《重刻官员品级考》的说法,知县多由部检校、都察院检校、苑马寺主簿、上林苑监典簿、卫经历、府经历、布政司照磨(降官)、博士、部照磨、都司都事、州判官、县丞、光禄寺典簿、署丞、监事、录事。而朝廷对官员的要求中就说,“州县为民父母,上之宣朝廷之德化以移风易俗,次之奉朝廷之法令以劝善惩恶”,在地方上本应具有很高的权威。11)[明]佘自强:《治谱》卷二《到任门·住歇、各履历册、交盘清查、拜士夫、往见上司》,崇祯十二年胡璇刻本。

关键词:刻本;知县;朝廷;归有光;官员;县官;衙门;钱粮;中华书局;江南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明清江南地区作为全国的财赋重地,其州县行政之繁难体现在很多方面。国家制度中的州县行政规范,不可能呈现出地方行政的实践状态及其明清两代不同州县之间可能存在的各种差异。但就总体而论,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对州县官员的期许,是所谓宣朝廷德化、奉朝廷法令、扬善惩恶、通达民情,既能有效地抑制或消除衙门吏役的腐败贪虐,又能很好地完成朝廷要求的催科抚字之重任。许多州县官员的从政实例表明,地方行政中存在的各种繁难,使其理想与现实之间出现了难以兼顾平衡的困境。

  【关 键 词】江南/衙门/州县行政/吏治

  【作者简介】冯贤亮,历史学博士,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一、州县的责任

  以太湖平原为中心的江南,是个范围极小的地理空间,却是唐宋以后整个中国最为繁荣的地区,在社会、经济、政治等方面都较有代表性,是一个州县行政较为成熟、行政实践又较为复杂的地区。除了社会经济与文化上所具的代表性外,江南的“政治”意义也很重要。①

  明清时期江南州县衙署的环境、行政实践等工作的复杂性,多有难以语言形容者。②而民间百姓对官员的最好期许,或许应该如周忱(1381~1453)抚吴时的成效,所谓“百姓不知有凶荒,朝廷不知有缺乏”。③无论对朝廷还是对地方,州县官员都有责任努力做到这一点。清人曾说:“天下之治乱系乎民,民之治乱系乎牧令。盖牧令者亲民之官,官不能治民,则民之疾苦日甚,天下所由多事也。”④州县官的责任可谓重大。

  在一般的理想视野下,地方行政工作中有“吏治必称循良,亲民莫如州县”之说。况且江南系全国财赋重地,州县行政于催科、抚字尤难,非常需要好的官员前来当政。⑤江西人万谷春于万历四十七年(1619)莅任吴县知县时,姚希孟(1579~1636)给他去信鼓励说:“此时之敝地冣易于治耳。若吴之赋,额差减于长洲,而征输稍不费力,则催科、抚字正不必分为两途。”⑥

  而州县正印官对地方的影响,又涉及各个方面。万历十九年举人、常熟人管一德曾有总结:“县之教化风俗,俱由令尹而造。贵家巨姓可颐指一邑,而犹俛而听于令;市井豪椎埋为奸,道路以目,亡敢诘者,唯令剔伏;庠序学校,惟令广厉;百万编氓,阽危凋瘵,烦冤郁苦,惟令拯纾;即不幸有兵革倥偬,而转战婴城,亦惟令捍御。其于法甚尊,而于情甚亲者,毋如令也。”⑦

  州县官员要应对地方巨室、土豪、文化教育、刑名狱讼、弭盗治安等工作,需具有一定的掌控能力,这就对其人选有相当的要求。倘不得其人,就有可能“弊端百出”甚至有“灭门州县”之虞,成为“地方之害”。⑧

  据明末《重刻官员品级考》的说法,知县多由部检校、都察院检校、苑马寺主簿、上林苑监典簿、卫经历、府经历、布政司照磨(降官)、博士、部照磨、都司都事、州判官、县丞、光禄寺典簿、署丞、监事、录事、副兵马、京县丞、太仆寺主簿、行太仆寺主簿、京府经历、盐运司经历、都察院照磨、通政司知事、京县主簿、按察司知事、国子监典簿、鸿胪寺主簿、学正、教谕这样有经验的官吏升任。⑨但也有不少知县由新科进士等人担任,从政经验与官场知识相对薄弱。

  就明代而言,州县长官莅任时都需熟读朱元璋时代颁定的《到任须知》册,内容包括祀神、田粮、仓库、公廨、官房、生员数、官户、吏典、词讼、警迹等三十一条⑩,在官衙中要了解这么多的地方重要事务,才能有效地施政。

  到任之初需要住歇地方,若无“公馆”,可以吩咐前站花钱租赁民房,而不能住宦宅,以免欠下人情。到了莅任境内,就要礼房准备县佐、儒学及各士夫举监详细之履历册,以备了解地方。在正式上任前一天,要准备“交盘”工作,由吏书们将库内现存实在银数照两院循环簿造册两本,以便交接。到任一二日内,要接见地方士绅、拜见上司等。(11)甚至收罗阅读地方志书(或称风俗志),以为了解地方各种情形的重要参考。(12)这些工作,其实也是制度或习惯上的要求,多为有经验的官员们所熟知。

  明人认为,“邑令最近民,抚之即生,虐之立瘁”,(13)责任十分重大。归有光说:“夫为令,如婴儿乳哺,饥寒燥湿,唯乳母知之。又如良医按病调剂,分毫不爽,乃可已病。”(14)一位好的牧令就应该如乳母、良医一般用心。地方即使有再大的情事,也要“安妥闲静,与小民处置”,凡事要详慎,使百姓知道“胜负在理”。(15)遇到每一件事以解纷为主,对兄劝友,对弟劝恭,对亲邻劝和睦,要讲情理,“然后可以为民父母”。(16)

  新官上任时,当然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去熟悉与应对。比较重要的一项就是设立各项簿册,即上司来文号簿各一扇、词状号簿各一扇、各上司比较前件簿一扇、各房吏书年貌籍贯三扇、代脚色册一扇、各房候缺吏一扇、门子民壮皂隶阴阳生各役一扇。(17)这些工作都为官员本人的有效施政作准备。

  弘治十六年(1503),朝廷以法律的形式重申:“凡天下官员,三六年考满,务要司考府,府考州,州考县,但有钱粮未完者,不许给由。”到万历元年,朝廷又规定:“今后外官考满到部,行户部查勘钱粮,完过八分以上者,方准考满,不及分数者,不准。”(18)这些要求,无疑都加重了州县官的负担。万历年间吴江知县刘时俊就说:“吴中财赋,每完在八九分间,即称足额以为常”,但居然仍有人虚称“十分”,向民间起征,弊窦百出,他上任时发出的征收单上要求的完成数是8.5分,须在限期内完解。(19)明末嘉善名宦陈龙正比较过嘉兴地区与苏松一带的输税问题,觉得都亟须整顿:“苏、松贵家多懒完官物,粮则有军储,折色则倚势不纳。嘉禾不然,士夫顾乐输将,而细民之刁者与奸胥通,积岁不完,每赦下,必赦旧逋,则奸民欣然相庆,而善良如期输办,毫不沾恩。二方之弊,各不可不整顿。”(20)

  至于衙门每天工作的日程,则是以敲击一种竹筒(“梆”)和一个小铁棒(“点”或“云板”)的声音来发布和限定的。黎明前,在内衙(州县官宅邸)敲“云板”七遍,外衙敲“梆”一遍,衙门大门打开。此时,书吏、衙役长随都必须到岗。清晨,敲云板五遍,竹梆两遍,案牍分给书吏,衙门职员均开始办公。接着,州县官主持“早堂”,接受并分派案牍,接受衙门职员们所呈的书面或口头报告,讯验被捕系的罪嫌或将要解送到别的衙门的囚犯,接受任何诉讼。然后,州县官回到他的办公室(“签押房”,意即“签批文件的房间”),在那里接受或签批文书,包括与当日将要听审的案件相关的书状。(21)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