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题 >> 铭记历史开创未来 >> 英雄图像
陈翰章
2018年01月12日 14:09 来源:中华英烈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1935年,日本宪兵队逮捕了陈翰章的父亲陈海和妻子邹氏,进行威诱,说:陈翰章有才干,回来可以升官发财。他胡说抗联不能取得胜利,劝陈不如依靠日本帮助,建设“满洲国”,谋求社会进步,或者转到三江地区,“保存力量,等待时机”陈翰章立即戳穿他的伪善面具,滔滔不绝地历数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北、蹂躏中国人民的罪行,揭露其灭亡中国的野心,指出:驱逐日本侵略者。陈翰章率部进军途中,还破坏了宁安至图们的铁路和宁安至敦化的公路,使敌人的运输一度陷于停顿。陈翰章率队走到山北坡时,一个战士逃跑,进村后被敌人逮捕,供出了陈翰章的行踪。陈翰章把他们战友们集合起来,他从排头走到排尾,严肃而深情地看看每一张他熟悉的面孔,然后镇定地鼓励大家准备和敌人做决死战斗。

关键词:敦化;敌人;抗日;日本;陈翰章部队;救国;日军;指挥;战斗;劝降

作者简介:

  陈翰章,1913年生于吉林省敦化县半截河屯一个农民之家。他9岁入学读书,小学毕业后,被免试招收入县立敖东中学。青少年时期的陈翰章,性情刚毅,头脑聪颖,求知欲强,是全县有名的小才子。1927年春天,陈翰章秉承小学恩师桑老师的旨意,为测试学识而参加全县招聘私塾教员的考试。参加考试者37人,陈翰章年纪最小,不足14岁。考试成绩揭晓,陈翰章名列第一,体育、操行成绩均为甲等。

  他不仅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而且是关心祖国前途命运的青年爱国者。在敖东中学,他与进步教师志趣相投,阅读新书报,接受反帝爱国思想。在他主编的校刊《敖中》上,他发表过充满爱国激情的文章。

  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东北的侵略蓄谋已久。1928年,日本为此目的而加紧筑路活动。其中,吉会铁路是一条战略性的铁路。从吉林至敦化段已筑成后,又要修筑敦化至图们至朝鲜会宁段。铁路到达之处,即是日本军队开进之路。东北人民已经觉察到灾难临近,在中共满洲省委的号召下,奋起保卫筑路权。哈尔滨、长春、吉林和延边人民,举行了要求“路权自主”的示威游行。陈翰章等敖东中学自治会的负责人闻风而动,带领同学下乡去宣传,把日本修筑吉会路的险恶用心告诉乡亲们,号召大家团结一致反对日本的侵略活动。

  从此,陈翰章把救国作为自己的第一志向。中学毕业时,他原打算从事教育工作,为国家培养人才。但是,他在毕业典礼会上,立下了另一个豪迈誓言:假如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我一定投笔从戎,用我手中的枪和我的鲜血、生命来赶走敌人!”

  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陈翰章正在县民众教育馆当讲演员。他一面以民众教育馆为阵地宣传抗日救国,一面探寻武装抗日之路。有人劝他:“政府那么多军队都不抗日,撤退下去了,你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回答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和青年朋友一谈起抗日的事,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常说:“国破家安在?堂堂男子岂能甘做异族奴隶!”

  东北军奉南京国民政府不抵抗命令,撤往关内后,东北人民拿起了武器,抗击日本侵略者,各种名称的抗日武装部队风起云涌,达数十万之众。驻扎在延吉与敦化交界处哈尔巴岭的原东北军将领王德林,拒绝熙洽的调遣,举旗抗日,组建吉林救国军(以下简称救国军)。共产党员周保中任救国军总部参议和前方司令部参谋长。救国军接连打了几次胜仗,老百姓齐声叫好。1932年9月13日早晨,天下着蒙蒙细雨。陈翰章像往常进城一样,身穿干净的旧长衫,手拿雨布,告别父亲、继母和妻子,去敦化城南太平山救国军驻地,开始了他抗日救国的军旅生涯。

  陈翰章入伍的第三天,就参加了攻打敦化县城的战斗。1932年10月10月,救国军联合抗日山林队攻打宁安县城。陈翰章是救国军前方司令部秘书,在这次战斗中分工担任战地鼓动队队长,随一支突击队去执行炸毁敌人军火库的任务。敌人用火力封锁正面路口,突击队冲到军火库附近就无法再前进了。突击队长中弹牺牲,队伍开始混乱不安。陈翰章没有指挥过战斗,可是,眼前的形势很紧急,倘若部队群龙无首,作战计划就要落空。他于是站出来,自告奋勇挑起突击队长这副重担。他指挥一部分人从正面进攻吸引敌人,另一部分向敌侧翼迂回,终于炸毁了敌军火库,胜利地完成了任务。随后,陈翰章又组织突击队和鼓动队到城内十字街心,掩护大部队撤退,直至救国军撤退完毕,他们才出城。

  经过这次战斗的考验,救国军中的中共特支部吸收陈翰章参加共产党。

  1933年初,救国军首领王德林等退往关内,所部呈分散状态。陈翰章于1934年6月转到宁安工农抗日义务队担任政治指导员。这支队伍后来发展为吉东抗日游击队,后又编入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周保中任第五军军长,陈翰章任该军第二师参谋长兼师党委书记。

  1934年至1935年期间,陈翰章多次带领部队转战敦化、宁安一带,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据统计,他的部队在宁安、额穆、蛟河等地,共歼敌千余人,引起了日伪的特别注意。

  敦化日本宪兵队在半截河屯刺探情报,得知陈翰章是个孝子;妻子婚后没生子女,常烦闷不乐。日军于是施展亲人劝降诡计。1935年,日本宪兵队逮捕了陈翰章的父亲陈海和妻子邹氏,进行威诱,说:陈翰章有才干,回来可以升官发财;不回来,全家人都别想活下去。陈海被逼无奈,于秋天带着儿媳去宁安找陈翰章,在一个小山庄里,与儿子相见。

  陈翰章见到亲人分外高兴。他知道父亲远道而来必有缘由,经耐心询问,父亲告知实情。陈翰章果断地说:“我抗日到底!即使日本鬼子把我全家都杀了,我也不回去。”他告诉父亲:回去后要设法对付那些侵略强盗,就说找不到儿子;等抗日胜利了,我再回去看望父母和乡亲。他劝妻子不要等他,可以择人另嫁。

  陈海和邹氏回家后,日本宪兵队三天两头传讯、拷打陈海。陈海牢记儿子的话,不向敌人低头,默默地期待着和儿子胜利团聚的那一天。不久,邹氏改嫁了。陈翰章得知这一切,泰然处之。

  1936年春,陈翰章调到抗联二军,在第二师(后改称第五师)先后任参谋长、代理师长、师长,并兼任师党委书记。6月,第一军和第二军合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杨靖宇任总指挥兼政治委员。同时成立中共南满省委,陈翰章被选为省委委员。这期间,抗联声威大震,伪军哗变加入抗联者接连不断,甚至有的日军士兵主动要求加入陈翰章的抗日队伍。

  日军在加大对陈翰章部队军事压力的同时,第二次施展政治诱降伎俩。1936年夏,日本政治浪人雄谷求见陈翰章。陈翰章在宁安唐头沟东山与雄谷见面。雄谷表面客气,内心险恶。他胡说抗联不能取得胜利,劝陈不如依靠日本帮助,建设“满洲国”,谋求社会进步,或者转到三江地区,“保存力量,等待时机”陈翰章立即戳穿他的伪善面具,滔滔不绝地历数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北、蹂躏中国人民的罪行,揭露其灭亡中国的野心,指出:驱逐日本侵略者,收复失利地是中华民族的唯一出路。陈翰章满怀信心地说:“中国人民将最后战胜日本侵略者。”并最后警告雄谷:不要替日本军国主义作鹰犬!下次再来劝降,杀勿赦。

  1939年夏天,敌人忘记了陈翰章的警告,又派人来劝降。陈翰章部队的十三团,在战斗中俘虏了一个叫李景文的人。此人的哥哥李相文是伪敦化县警务科的密探。李相文为了救弟弟,要给十三团送粮食和服装等。该科首席指导官永田、伪吉林省警务厅警备科驻敦化治安工作班的福田、该警备科科长西濑户秀夫、伪敦化县副县长三岛笃,带着杨翻译,一同前往,借机劝降。其上司许诺他们如其成功,可得重赏。

  6月24日晨,利令智昏的西濑户秀夫等一行六人,驱车前往十三团活动地,即安图与敦化交界的牛心顶子,并在山外布置了日伪军。

  陈翰章于头一天晚上就做了周密的安排,岗哨一直放到山口外。劝降者一到山下,岗哨把“慰劳品”留下来,安排民夫休息、吃饭,让劝降者六人进山。在密林深处,预先埋伏好的抗联战士飞奔出来,扭住六人,搜出他们身上的枪支。然后,在事先布置好的山中场地上开审判上会。将四名日本侵略分子绑在四棵大树上,用刺刀刺死。周围几棵大树,剥掉一面树皮,露出青白色的树干上写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向日寇付讨还血债!”“抗日到底,誓死不投降!”等标语。陈翰章对李相文和杨翻译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今后不许再当汉奸,否则决不饶恕。随即让他们带着李景文同民夫一起下山。陈翰章则集合部队从林海深处安全转移。

  1937年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东北抗日联军的中心任务是打击敌人后方,牵制敌军,配合关内抗战。抗联各军积极、主动出击。1938年8月,陈翰章率领第二军五师在宁安横道河子与日军“讨伐队”激战,歼敌400余人。他乘胜进击直捣镜泊湖水电站工地日军守备队驻地。该守备队不战而逃。抗联焚烧了其营房和工程事务所,解放了服苦役的劳工,缴获一批粮食、被服、枪支弹药。

  这一战,使日伪镜泊湖水电站工程被迫中途停工。陈翰章率部进军途中,还破坏了宁安至图们的铁路和宁安至敦化的公路,使敌人的运输一度陷于停顿。由于经常遭受陈翰章部队的袭击,日本镜泊学园兵营等工程也无法进行。

  陈翰章和魏拯民共同指挥的大沙河一战,给日伪的打击也很大。早在1938年5月,抗联一路军就决定将下属两个军改编为三个方面军。1939年秋,第三方面军正式建立,陈翰章任指挥。魏拯民是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第一路军副总指挥。8月下旬,他俩共同部署沙河之战。这一仗的目标是消灭日伪军事重镇安图县(旧城)和明月沟驻扎的几百名日伪军。采取“攻城打援”之术,陈翰章指挥部队正面主攻大沙河集团部落,吸引明月沟和安图之敌来援。魏拯民指挥部队伏击东北方向明月沟来援之敌。第三方面军副指挥侯国忠指挥部队阻击东南方面安图增援之敌。几路互相配合作战,并根据情况变化及时调整部署。我军24日攻下大沙河,重创安图增援的日军。明月沟之敌没出动,魏拯民指挥部队主动袭击几个集团部落。次日,第三方面军集合兵力,伏击从安图出动的宫本“讨伐队”,宫本全队150名日军和20名伪军被全歼。大沙河一战,历时两天,消灭敌军500多名,缴获机枪七挺、步枪300支、掷弹筒及其他军用物资不计其数。

  陈翰章指挥作战机动灵活,经常出敌不意,攻其不备。类似这种攻城打援、伏击、截击、声东击西、化装伪装等作战方法,实用并且收到奇效,不胜枚举。

  人民群众非常热爱陈翰章部队,称赞它抗日坚决,群众纪律好,因而主动积极支援这支子弟兵。在日伪严密封锁下,人民群众仍千方百计帮助部队解决粮食困难。秋收时,把粮食埋藏在山坡上、石缝中,捎信给部队来取,或冒着生命危险送到密营。有一年春节,宁安三个村庄的五六百户人家,家家包饺子慰劳陈翰章部队。

  1940年2月,杨靖宇牺牲后,日军妄想一鼓作气全歼抗联一路军。形势极端严峻。陈翰章部队的战斗越来越频繁,困难也与日俱增。4月初,部队到敦化县牛心顶子密营准备换装,眼前的情景惨不忍睹。被服厂已成废墟,后勤女战士们被杀害,尸体被剁碎扔在萝卜窖里。其他密营也遭到破坏。军需储备的严重损失,使部队的衣食供给面临危机。

  陈翰章吞下眼泪,带着大家继续拼搏,用战斗解决军需,用战斗争取生存和胜利。杨靖宇是全军的榜样。陈翰章说:“战斗到死也要坚决地打击敌人,这才不愧是杨靖宇的同志。”

  敌人向山林深入“围剿”抗联。一天,陈翰章部队被2000多日伪军包围在一座山里。30多位同志伤亡,陈翰章的大腿被子弹射穿。他简单包扎一下伤口,指挥部队硬是杀开一条血路,冲击重围。到敦化县沙河沿二龙江密营后,陈翰章的伤口已化脓,腿肿得很粗。军医拿出仅有的小半瓶药膏,想给他敷上。他拒绝说:“我的伤不重,还是给别的伤员敷上吧!”他自己动手用筷子把一条清洁白布捅进伤口,又从伤口的另一端拉出,来回拉动,把脓血清理出来,让医生用热水冲洗干净伤口,包扎好,果然,他的腿伤渐渐愈合。

  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陈翰章带领部队一直同敌人顽强地战斗。敌人留下的不完全的记录表明,从5月到9月,每月至少作战一次,多则三次,连休整的时间也没有。

  同年秋天,敌人调集吉林、牡丹江等地兵力围追陈翰章部队。敌众我寡,有人建议向东转移,保存实力。陈翰章认为“无上级命令,东撤后日寇又将加重对其他游击区的压力”,他未采纳这类建议,仍坚持原作战区域的抗日游击战争。严冬到来,许多干部战士没穿上棉衣,陈翰章只穿一身缴获的日军呢军装,已破旧;脚上穿一双胶鞋,脚冻得红肿着。敌人又紧缩包围圈,企图把抗联第三方面军一举消灭。第三方面军党委遂决定让主力100余人向三江省方向突围。陈翰章率领60余人的小支队,留在镜泊湖地区牵制敌人。

  11月末12月初,陈翰章的小支队几经血战后,只剩下十几个人了。敌大兵团还围追不舍。

  12月6日夜,陈翰章带领同志们从镜泊学园出发,过尖山子,顺着鹰膀子山向镜泊湖东南方的小弯弯沟前进。小弯弯沟有一座密营,里面贮藏着粮食。山的东北角下有一村庄,叫弯沟村(今属黑龙江省宁安县),村中住着伪警察大队和日军“讨伐队”。陈翰章率队走到山北坡时,一个战士逃跑,进村后被敌人逮捕,供出了陈翰章的行踪。

  12月8日晨,寒风凛冽,乌云满天。陈翰章和战友们在小弯弯沟老密营外的地窖棚歇脚,叛徒领着敌“讨伐队”包围过来。

  陈翰章把他们战友们集合起来,他从排头走到排尾,严肃而深情地看看每一张他熟悉的面孔,然后镇定地鼓励大家准备和敌人做决死战斗。这时,双方的力量对比不是一比十,而是一比百。不能不令人惊讶的是,激战竟持续了两个小时之久。

  远处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陈翰章,投降吧,给你大官做!”

  “死也不当亡国奴!”陈翰章和他的战友用怒斥和子弹回答敌人。阵地上留下几十具敌人的尸体。

  同志们一个一个倒下去。陈翰章不愿看到这种情况继续发生,试图组织活着的同志突围。但未获成功。一排罪恶的子弹飞来,年仅27岁的陈翰章倒在血泊中。

  (陈瑞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C038_M6_20130121_00002_副本.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