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题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英雄事迹
智取城防图
2019年09月18日 10:34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谭永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解放战争时期,谭善和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出色地完成了清匪反霸、争取群众、组织地方武装和创建巩固根据地的任务,1948年调任中共鄂豫三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期间,他将城市工作和对敌工作推进到了武汉城内,指挥地下工作者取得了白崇禧司令部绝密的《武汉城防图》和《武汉外围军事部署图》,为渡江战役的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

  1948年2月,谭善和调任鄂豫军区独立旅副政委,上任伊始,他便参与指挥了在商城与湖北黄安交界地区进行的阻击国民党桂系第七军的战斗。独立旅原计划先期渡过长江,以刘邓大军十六纵队名义到九龙山一带开辟游击区,后因敌人对长江封锁甚严,找不到渡江机会而放弃原计划。谭善和旋即被任命为鄂豫区三地委书记兼鄂豫军区第三军分区政委。

  当时,鄂豫军区部队的主要任务是:分散部队,掩护土改,消灭国民党地方武装,发动群众,创建根据地;同时坚持内线,配合主力粉碎国民党军对大别山的重点“围剿”。谭善和上任后,立即率军分区武装与敌军相持多日,相机歼灭了国民党九十八师一个营,攻占了黄安县(今红安县)城,随后深入发动群众、镇压恶霸、清剿“小保队”等反动民团,在礼山四姑墩地区缴枪100余支,开辟了包括黄安、黄陂、孝感、礼山四县在内总面积100多平方公里的根据地,控制了通向武汉的交通要道。

  鄂豫区位于长江中下游,是此后渡江战役发起的重要地段之一。如果能提前获取国民党长江中下游要塞图,那对整个战役的进程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上级将这项任务交给了谭善和。在上级的印象中,谭善和的勇挑重担是出了名的。什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他总能想办法完成。

  1948年春,为了获取敌人情报,中共鄂豫三地委和鄂豫军区第三军分区决定设立城工部,开展武汉的地下斗争。谭善和重视开展城市工作和对敌工作,将三地委和第三军分区双重领导下的城工部组织得非常活跃,不久便将工作推进到了敌人严密控制下的武汉城内。他派遣年仅20岁的古正华进入武汉,开辟地下工作。谭善和给古正华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联系各条战线的地下工作者,渗透到国民党军政机关中去,收集军事情报并对敌人进行策反。

  在此之前,城工部已经成功策反国民党湖北省邮局帮办(相当于副局长)梁绍栋。梁绍栋在汉口长春街邮局三楼的公馆已经成了鄂豫三地委城工部在武汉市内的一个前线指挥所。古正华以亲戚身份住进了梁公馆,开展地下工作直到武汉解放。为了地下斗争的需要,城工部为古正华伪造了教师、学生、工人等七八个公开身份的证件,使他可以自由出入各种场所,向所属各条地下战线传递来自上级组织的指令。

  不久,古正华就接到谭善和命令他设法潜入国民党重兵守护的军用图库,获取长江中下游要塞图的指令。

  进出图库,守卫都会查看通行证,为了能够顺利拿到地图。古正华通过关系,联系到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多年,但一直心向党的共产党员、老中医张道性,并通过张道性等人发展了希望弃暗投明的国民党军官张力(真名张逸生)成为地下工作者。中共地下党专职交通员张陶向张力传达了取得敌人城防图的秘密任务。

  张力经过研究,决定首先利用关系,打入管图纸的部门。当时,国民党国防部测量总局在武汉有两个直属机构:一个是汉阳图库,一个是测量第四队,这两个机关是姊妹关系,人事上也是相通的。测四队队长陈济坤和张力的父亲是老同事,新调到汉阳图库当主任的高维扬,与张父也是世交。张力就去找陈济坤帮忙在测四队找个位置,陈济坤看在张力父亲的面子上,答应给他安排一个国民党“武汉警备司令部干部训练班本部总务副官”的职务。

  就在干训班等候上面批文的时候,干训班副主任刘倚衡调走了。送别时,张力机警地发现刘倚衡的办公室房间墙上,挂着一张《武汉三镇街道及郊区城防工事图》。而此时,新主任尚未接任。趁新旧交接、进出人员复杂之机,张力进入办公室,迅速把这张图纸从墙上取下,放进了皮包。为了遮住墙上留下的空白印记,张力又拿来一张“武汉三镇街道图”补了上去,一切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久,这张《武汉三镇街道及郊区城防工事图》经过几个地下党的传递,第一时间送到了谭善和手里。

  谭善和接到地图后很高兴,他缜密地布置了下一步的计划。此时,测量总局的委任状下达,张力正式进入测四队。他到队不到半个月,国民党国防部汉阳军用图库遇到了长江洪水的威胁,图库主任高维扬向测四队求援。队长陈济坤就派张力带20几个士兵去图库搬图。

  汉阳军用图库设在汉阳龟山脚下的城隍庙内,图库也设在要塞范围内,由宪兵十二团派了一个班来看守,加上龟山当时是武汉城防要塞,可谓戒备森严。这个图库是配备给国民党“武汉行辕”和“华中剿总”使用的,按规定,凡需要地图的军事单位,必须由“华中剿总”参谋处审批后方可领取。张力进入图库后,找到了一个熟人———中尉衔图库管理员朱松龛。通过接触,张力发现此人和自己一样,对国民党反动统治极为不满,正设法寻找机会投向解放军。张力便把进测量队的目的坦率地告诉了朱松龛,希望他能帮助拿到组织上所需要的军事地图。朱松龛当即同意,并保证:“今后要什么图,我一定想办法弄到。”

  就这样,从1947年8月到1948年底,在朱松龛的帮助下,中共地下党组织陆续搞到鄂西北(襄樊、随县、枣阳与河南交界的桐柏山一带),江汉平原(包括应山、安陆、云梦、孝感、汉川、汉阳一带)等地区的国民党军用地图。

  1948年后半年,随着三大战役即将打响,解放军频频主动出击,让武汉的国民党守军倍感压力,于是加紧构筑城防工事,准备负隅顽抗。为了在攻城时减少损失,谭善和要求城工部向所属地下工作者下达命令,尽快摸清武汉国民党守军的兵力火力部署、碉堡工事布防情况和弹药装备情况,内容当然是越详细越好。

  为了搞到这些重要的情报,谭善和一方面要求城工部倾尽全力,一方面还派出了多名地下工作者化装成民夫,到龟山、蛇山、吴家山、岱家山等敌人的城防工事分布地,趁着为敌人挖战壕、修筑碉堡的机会收集布防情报,并综合起来绘制成草图。

  接到任务后,张力和朱松龛两人经过秘密调查,在图库中发现了一张《长江中下游要塞图》,图上标注有国民党军从宜昌、武汉直到吴淞的沿江要塞的布防情况。1948年9月初,朱松龛将这张《长江中下游要塞图》塞进了油布雨伞的空心伞柄,秘密带出,交到了张力手上。张力则把图纸装进公文包,自己穿上笔挺的军官服,带着勤务兵大模大样地坐火车前往孝感“出差”,把图交给了前来接应的地下交通员张陶,再由张陶转送城工部。

  1948年9月的一天,段君毅接到谭善和打来的电话:“报告段政委!我们要向您报告一个喜讯!”

  “什么喜讯?”

  “我们搞到了白崇禧司令部绝密的《武汉城防图》和《武汉外围军事部署图》!”

  不久,这张地图被送到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部。

  (作者单位:湖南省株洲市茶陵县历史文化研究会)

作者简介

姓名:谭永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