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题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精彩内容摘编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
国史研究要重视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斗争
2018年02月05日 10:53 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 作者:朱佳木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尤其重视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国史研究者要进一步提升自身水平,要继续发挥资政育人护国的作用,要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做贡献,就要响应党中央和习总书记的号召,在进行学术研究的同时积极开展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斗争。

  当前,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理论界、学术界、新闻出版界、文艺界以及社会舆论界都有表现,在国史学领域的表现尤为突出。其表现,我认为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虚无新中国建立的历史正义性、合理性、合法性,美化帝国主义、封建地主阶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歌颂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反而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诬蔑为外因造成的,违反了中国自身的文化传统,破坏了中国的社会发展。例如,说凡是被帝国主义“租借”、“割让”、“占领”的地方经济发展都快,如果中国早些被殖民化就好了,如果再当500年殖民地就更好了;说中国的地主是勤劳俭朴、善于经营的农村精英,黄世仁、周扒皮、南霸天、刘文彩等都是作为地主阶级代表人物而被人为丑化的,其实他们都是对农民很好的大善人;说近代买办是沟通中西交流的桥梁,是历史的进步力量;说蒋介石是中国现代第一伟人,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并没有对中国经济进行垄断,也没有和帝国主义、封建势力相互勾结;说中国共产党是少数知识分子在共产国际秘密支持下建立起来的,是靠拿卢布、搞阴谋、耍诡计、窃情报而取胜的;说新民主主义不仅不应当向社会主义过渡,而且它本身就有问题,是和“宪政民主”、市场经济背道而驰的;等等。

  第二,虚无新中国的成立及其对中国乃至世界发展进步的伟大意义,否认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的进步性,抹杀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的区别,诬蔑共和国领袖和烈士、英雄、模范人物,夸大新中国历次运动中的缺点、错误,把新中国历史描写成一连串错误的集合。例如,说1949年10月1日不能作为中国人民站起来的标志;说“一边倒”的政策是在国际斗争中的错误选择;说美国出兵朝鲜是反侵略,中国抗美援朝是上了苏联的当,耽误了国内建设和解放台湾,得不偿失;说土地改革、合作化运动、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知识分子思想改造都是错误的,反右斗争更是一场阴谋;说优先发展重工业战略是中国经济长期落后的根源,计划经济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提前向社会主义过渡是领导人主观意志的产物,公私合营是对私营工商业者的无理剥夺,实行这些举措使中国走上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岔路;说肯定“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时期中的经济、科技、国防、外交战线有成绩就是肯定“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搞“三线”建设是劳民伤财;说支援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是“打肿脸充胖子”,20世纪60年代与苏共的争论是为了争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权,没有是非可言;等等。

  第三,虚无新中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内在一致性,或者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或者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例如,说中国历史只有帝制时期和后帝制时期,改革开放前也是帝制时期;说1978年的改革开放如同1840年的鸦片战争一样,是划分中国历史时期的标志性事件;说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是斯大林版的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使中国回归了世界文明;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说毛泽东、邓小平都是所谓专制“皇帝”,毛泽东使中国陷入普遍贫穷,邓小平则把中国引向两极分化;等等。

  如果按照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对历史的这些叙述和解释,不仅中国近代史、现代史要推倒重写,而且进步与反动、正义与邪恶的观念等等都要被颠倒。其结果,只能是剥削有理、压迫有理、侵略有理,而革命有罪、劳动人民有罪、中国共产党有罪、新中国有罪。那样,还有什么让中华儿女感到骄傲的在中国5000年文明史中最为辉煌的人民共和国史?还谈得上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我们的国史研究是在党的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史研究。我们所要研究的国史,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是千千万万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历史,是国家有主权、民族有尊严、人民当家做主的历史。我们研究国史的目的,是为了给人民创造美好未来提供宝贵的历史经验,是为了让中国通向美好未来的道路不被动摇和颠覆提供充分的历史依据。这就决定了我们在进行国史研究时,不可能不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发生矛盾和冲突,不可能回避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斗争。下面,我谈几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一、要认清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实质

  历史虚无主义究竟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思潮?对这个问题的判定,涉及同这股思潮斗争的方针、策略和方法。

  习近平同志在2013年的“一五”重要讲话中指出:“古人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就是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1]这一重要论述清楚地告诉我们,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并非什么学术上的不同主张、不同学派、不同思潮,而是一种由国内外敌对势力鼓吹和散布,以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以否定革命、“告别革命”为核心,以伪造、篡改、歪曲、“恶搞”历史为手段的政治思潮。我们同这股思潮的斗争,也不是什么学术观点之争,而是要不要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要不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大是大非之争。

  我们当然不能把受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影响的人同操弄这股思潮的人混为一谈,对受影响的人要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由于历史研究具有向公众叙述历史、解释历史的功能,所以往往与维护或推翻政权的斗争有着直接的关联,不能不带有强烈的政治性。无论要维护还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斗争双方总要争夺对历史的叙述权、解释权,用以说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合理性,以及对方行为的不正当性、不合理性。当前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之所以泛滥,就其根源来说,就是早已被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打倒的帝国主义、封建地主阶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残余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在国内国际的新形势下,联合各种反对新中国的敌对势力,妄图用歪曲、篡改历史的方法,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取得的胜利成果,丑化新中国的领袖以及一切为建立和建设新中国做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瓦解人民心中对新中国历史的一切美好记忆,从而为推翻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营造舆论氛围。这是我们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斗争的性质。把受这股思潮影响的人与制造这股思潮的人加以区别,不等于要模糊这场斗争的性质。

  我们也不能把对新中国历史的缺点、错误所进行的研究,不加区别地笼统看成是历史虚无主义。我们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并不是要掩盖和回避新中国历史的曲折,更不是拒绝对新中国的历史教训进行反思。相反,我们要高度重视对历史曲折的研究,注意从中汲取教训,避免重犯错误、重走弯路。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自从党中央1981年做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之后,对新中国头29年和改革开放初期的一系列重大历史问题已经有了实事求是的结论,对其中的经验教训也有了科学的总结。因此,研究新中国历史中的曲折和教训,应当遵循《历史决议》的精神。如果不是这样,而是背离、否定《历史决议》精神,以研究新中国历史错误为名,行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之实,这种所谓“研究”只能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是我们必须坚决反对的。

  对于研究中的不同学术观点,我们也不能随意扣上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然而,不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学术观点,不等于都可以拿到社会上公开发表。自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在处理涉及现实政治的学术问题时,形成了一种行之有效的做法,叫作“研究无禁区、宣传有纪律”。就是说,有些涉及现实政治的重大问题可以在内部讨论,但对其中还不成熟的观点不能未经组织审批就拿到媒体上发表。因为一旦向社会公开,就进入了宣传领域。对此,共产党员和党领导的研究机构及媒体必须从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出发,遵守党的宣传纪律。我们国家现在比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因此特别需要把全社会的力量集中到国家各方面的建设上来,防止一些具有政治敏感性而又不成熟的观点捅到社会上,搅乱人们的思想,分散人们的注意,妨碍安定的大局。至于有人把这种纪律约束说成是什么“搞历史虚无主义”,那只能是倒打一耙、故意把水搅浑,是不值一驳的。

  二、要树立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斗争的自觉性

  毛泽东同志说过:“真理是在同谬误作斗争中间发展起来的。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2]同样,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做斗争,也会发展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国史研究。这种斗争可以是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正面回击,也可以是与它的短兵相接、直接交锋。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都需要有同这股思潮做斗争的自觉性。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来势汹汹、甚嚣尘上,很能迷惑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尤其现在有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可以加快其传播速度,更给我们同它的斗争造成相当困难。但它既然不是严肃的科学研究,而只是拿历史说事,它就不可能不采用诡辩和偷换概念、断章取义、夸大事实、以偏概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以至胡搅蛮缠、瞎编滥造等等手段。而要这样做,它就不可能不露马脚、不出破绽。因此,我们只要有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斗争的自觉性,是不难发现其问题的,也是不难找到批驳和揭露它的方法的。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之所以有一定的欺骗性,在于它往往编造一些似是而非的所谓“理论”,使一部分群众尤其青年觉得它有道理。例如,在如何看待新中国60多年历史的问题上,历史虚无主义制造的一个“理论”,就是利用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确实存在的差别,一方面把它们的差别加以夸大,另一方面掩盖它们的一致性,然后将二者割裂和对立起来,把它们形容为两种社会形态。例如,说改革开放前是所谓“封建社会主义”,而改革开放后是所谓“民主社会主义”;或者说改革开放前是“真社会主义”,而改革开放后是“打着社会主义幌子的资本主义”,等等。要把这种“理论”批倒,必须抓住问题的要害,并把道理讲透彻。在这方面,习近平总书记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示范。他一方面肯定这两个历史时期确实是“有重大区别的时期”,另一方面指出它们“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一方面不否定“这两个历史时期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指导、方针政策、实际工作上有很大差别”,另一方面指出它们“决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对立的”。在此基础上,他把这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概括为:“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为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积累了条件,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是对前一个时期的坚持、改革、发展”,最后做出既“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1](pp.111~112)的结论。这种论述方法抓住了问题的根本,显示出了理论的彻底性,所以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得到了绝大多数群众的认同。马克思说过:“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3]我们应当学习习总书记这种分析问题的方法,在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斗争中善于抓住问题的要害,并进行实事求是的透彻的说理,争取使更多的人自觉站到马克思主义一边。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之所以有一定欺骗性,还与它常常编造所谓的“史实”有很大关系。从表面上看,它拿出来的“史实”言之凿凿、煞有介事。但我们只要下一番功夫,进行认真核对、考证,就会发现这些所谓“史实”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而且说得越具体、显得越“真实”,就越经不起推敲。例如,有人为贬损毛泽东的形象,造谣说《毛泽东选集》1?~?4卷160余篇文章中,由毛泽东执笔起草的只有12篇,经毛泽东修改的只有13篇,其余都是别人写的。这个弥天大谎显然违背中国革命史的基本常识。陈云同志在第二个《历史决议》起草期间就讲过,毛泽东在延安时代写了许多重要著作,“我们党里头没有第二个人写出这样好的著作。”[4]然而,如果对这个谎言不进行针锋相对的揭露,许多人仍然可能将信将疑,上当受骗。所以,当中央档案馆负责保管毛泽东手稿的同志站出来,用铁的事实对这个谣言加以揭露后,它的欺骗性、丑恶性才彻底暴露。再如,有人为了给反对中国共产党执政寻找理由,造谣说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3600万人”,并且以“统计数据”和“县志记载”为证。这个谣言虽然与绝大多数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的实际体验不相符合,但却具有很大欺骗性,在一部分群众中和国际上都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如果不对这个谣言所拿出的数字进行辨伪,要消除它的影响确实有一定难度。最近,江苏师范大学一位长期从事数学研究和教学的教授,凭着学者的良心,查阅了大量县志,发现谣言制造者们声称依据的县志上,实际只是记载了人口的死亡数,并没有说那些人是饿死的;而且,许多志书上连死亡数字都没有记载,完全是凭空编造出来的。尤其让人感到可贵的是,这位教授还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统计学的专业知识,对我国20世纪60年代人口统计中存在的具体问题进行了考证,指出所谓“饿死3600万人”的说法,不仅是有意把统计公式计算出的那个时期的人口减少数与死亡数、死亡数与饿死数相混淆的结果,而且统计公式计算出的那个时期人口减少的数字本身,就是忽略当时历史背景下几千万人口由农村进入城市又由城市下放到农村过程中户籍漏报、补报、注销等实际情况的产物。经过这番辨伪和考证,不仅“饿死3600万人”这个谣言的虚假性、荒谬性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且统计部门公布的我国三年困难时期人口数据异常减少的矛盾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当前,像这类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制造的所谓“史实”还有不少。我们只要以历史唯物主义做指导,运用历史的方法,借鉴其他相关学科的知识,进行深入的研究,它们的虚假性是完全可以被识破的。这是维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需要,也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国史研究自身发展的需要。

  总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要搞“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那一套,国史研究者就要反其道而行之,做到“卫己之国,必先护其史”。我们护史的办法不是别的,就是用科学的研究战胜它们制造的谬误,用严谨的考证戳穿它们散布的谎言。

  三、要增强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斗争的韧性

  我们一些同志对于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斗争,目前存在两种情绪:一种是看到这股思潮的蔓延,感到有些积重难返了,因而产生消极情绪;另一种态度虽然积极,但总想通过一两次斗争就把这股思潮打退,因而产生急躁情绪。这两种情绪说到底,都是缘于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背景以及与之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的特点缺少足够的认识。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既然是国内外敌对势力鼓吹的旨在否定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思潮,背后就不可能没有国际资本的支持。帝国主义政治家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就提出了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武装侵略的另一种战略,即和平演变。他们说:“最终对历史起决定作用的是思想,而不是‘武器’”,“播下思想的种子……有朝一日会结成和平演变的花蕾”,“在宣传上花1美元,等于在国防上花5美元”,要同社会主义国家“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向社会主义国家散布历史虚无主义,就是他们用来打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的一件重要“武器”。而且,这件“武器”在苏联解体、苏共下台的过程中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苏东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进入了低潮,西方敌对势力集中力量,加紧对我国进行西化和分化。这些年,我国综合国力明显上升,但在经济、科技、军事上的西强我弱态势并未根本改变。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我国的出现和蔓延,正是这种形势的客观反映。所以,同这股思潮的斗争不可能是短时间的事,必须具有斗争的韧性。

  韧性来自哪里呢?首先来自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必胜的信念,其次来自对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种制度斗争长期性的清醒认识。中共十八大报告指出:“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同时,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那样:“资本主义最终消亡、社会主义最终胜利,必然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要“充分估计到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方面长期占据优势的客观现实,认真做好两种社会制度长期合作和斗争的各方面准备”。[1](pp.39,117)我们对于由国际资本做后盾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同样要有与之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有准备当然不是说只有等到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高潮到来的时候,等到经济、科技、军事上我强西弱的时候才开始斗争。天底下任何胜利,不付出努力,不艰苦奋斗,靠等都是等不来的。我们要看到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更要看到斗争的必要性、必胜性;要看到斗争中会有曲折,更要看到通过斗争是一定可以取得战斗或战役胜利,取得阶段性成果的。我们不能因为斗争的长期性而悲观失望、丧失信心、“刀枪入库”、“解甲归田”;也不要寄希望于一两个回合就“得胜回朝”,更不要奢望“毕其功于一役”。在同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中,我们就是要有这样的定力和韧性。我们坚信,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斗争一定会不断积小胜为大胜,直到取得最后胜利。

 

  [ 参 引 文 献 ]

  [1] 《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13页。

  [2] 《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80页。

  [3]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9页。

  [4]  《陈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4页。

作者简介

姓名:朱佳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