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题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精彩内容摘编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重温朱德与茂芝会议
2019年06月13日 08:00 来源:《党的文献》 作者:刘学民 刘克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南昌起义军主力转战广东失败后,朱德所率起义军余部处于极端危难之中。在这关键时刻,朱德在广东饶平茂芝圩主持召开干部会议,力排众议,坚决反对“解散部队各奔前程”的“散摊子”思想,作出了“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重要决策。茂芝会议虽然规模不大,时间不长,但在党史、军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它保住了南昌起义的旗帜,保住了武装斗争的火种,为人民军队的建设与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

  关键词:朱德;茂芝会议;南昌起义;人民军队

 

  南昌起义军主力转战广东失败后,朱德所率起义军余部处于极端危难之中。在这关键时刻,朱德在广东饶平茂芝圩主持召开干部会议,力排众议,坚决反对“解散部队各奔前程”的“散摊子”思想,作出了“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朱德年谱(1886—1976)》(新编本)(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91页。】的重要决策。茂芝会议保住了南昌起义的旗帜,保住了武装斗争的火种。因此才有了“赣南三整”【指天心圩整顿、大余整编、上堡整训。】“朱范合作”和湘南起义;才有了井冈山会师和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我们回顾和学习这段历史时,深切感到,茂芝会议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上有着重要地位,为人民军队的建设与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

  茂芝会议保留了南昌起义的革命火种

  茂芝会议是在何时、何地、为何召开的?

  南昌起义军南下广东后,在三河坝进行了分兵。时任第九军军长的朱德率领第十一军二十五师和第九军教导团留守此地,掩护主力向潮汕进攻。他们坚守三河坝三昼夜后,撤出战斗,去寻找主力。到达广东饶平茂芝圩时,朱德遇到了第二十军三师教导团参谋长周邦采等,并接收了从前方撤下来的零散人员。从他们口中,朱德得知主力已经失败,前委已不存在,主要领导人也已分别转移。消息一经传开,部队情绪十分低落,觉得面临绝境,前途渺茫,不知路在何方。一些领导干部在下属鼓动下,甚至提出了“解散部队,各奔前程”【中共饶平党史研究室、饶平县教育局编《朱德与饶平》,内部版,第22页。】的主张。在这样的背景下,朱德主持召开了茂芝会议。

  1927年10月7日上午,朱德在茂芝圩全德学校主持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统一思想认识,研究部队的战略方向和当前任务。参加会议的有第二十五师师长周士第、党代表李硕勋,第七十三团团长黄浩声、党代表陈毅,第七十五团团长杨心畲,第七十四团团长孙树诚、参谋长王尔琢,第二十军三师教导团团长周邦采,第二十五师经理处处长符克振、军需主任周廷恩、副官长刘得先等20多人。【参见中共饶平党史研究室、饶平县教育局编《朱德与饶平》,第22页。】

  会议开始后,朱德首先向大家通报了起义军主力在潮汕失利的情况,分析了部队面临的处境。当时,汇集于潮汕和三河坝附近的敌人有五个师四万多人,气势汹汹,妄图消灭这支起义军余部。“朱德同志认为,起义军主力虽然失败了,但‘八一’起义这面旗帜绝对不能丢、武装斗争的道路一定要走下去。现在的情况是反革命军阀部队云集在我们周围,随时都可能向我们扑来,我们必须尽快地离开这里,甩开敌人重兵,摆脱险恶的环境,否则我们将有全军覆灭的危险。”【《粟裕战争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版,第35页。】他希望大家出谋划策,展开讨论。由于情况危急,一部分干部对革命前途缺乏信心,发表了解散部队,各奔前程的“散摊子”言论,起义军到底该往何处去的争论非常激烈。朱德力排众议,坚持八一南昌起义的旗帜不能丢,武装斗争的道路要走下去,要保住革命火种。在朱德看来,他是共产党员,潮汕和三河坝战斗虽然失利了,但他有责任把大家统帅起来,一道把革命干到底。

  朱德的态度得到了陈毅的拥护,他说:“坚决拥护朱德同志的领导,并愿尽自己一切力量,协助朱德同志保存南昌起义的这批革命种子,把革命进行到底。”【中共饶平县委党史研究室、饶平县教育局编《朱德与饶平》,第23页。】王尔琢也表示服从朱德指挥,继续高举南昌起义的革命旗帜,把武装斗争进行到底。最后,主张“散摊子”的人也放弃了自己的意见,会议通过了朱德提出的“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决策。

  为了行军、作战指挥方便,茂芝会议后立即整编部队,以第七十三团为基础编为第一营,共四个连;以第七十四团为基础编为第二营;以第九军教导团为基础编为第三营。对外统称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同时,将在三河坝负伤的第七十五团团长孙一中、第三营十一连连长许光达、党代表廖浩然等20多名人员,交由饶平党组织安置,并派出交通人员去与上级党组织联系。当天下午,部队出发,在敌人的夹缝当中,穿越粤闽边界,经平和、永定、峰市到武平。

  10月17日,国民党钱大均部的第十八师三个团从梅县赶来,紧随其后,追到武平郊外。朱德在城外的甘露寺一带设伏,激战一昼夜,歼敌甚多。后经石经岭战斗,消灭民团,夺取隘口,翻越武夷山的南端,进入赣南山区,才算摆脱了敌人围追堵截。接着,朱德率领这支起义军余部千里转战,进行“赣南三整”,加强党的领导,整顿思想和纪律,整编部队,改变战术,适时练兵,提高了战斗力;开展“朱范合作”,重塑铁军,壮大了革命力量;发动湘南起义,终于实现井冈山会师,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为保留武装斗争火种和人民军队的建设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茂芝会议规模不大,只有20多名干部参加;时间不长,只开了不到半天,也就三四个小时,但其决策重要,意义重大。没有这次会议,南昌起义军可能就消失了,南昌起义的火种可能就熄灭了。朱德在起义失败、形势最严峻的时刻,挺身而出,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把革命队伍带出敌人的包围圈,保留了革命火种,显示了他那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战略家的才能。

  重温茂芝会议的三点启示

  历史纵然远行,记忆却历久弥新。重温这段历史,最深刻的体会有三点:

  第一,革命不忘初心。

  在共产党人信念不动摇和立场坚定上,朱德用他光辉的一生为我们作出了榜样。在纪念朱德同志诞辰1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全党学习朱德“追求真理,不忘初心的坚定信念”。他提到朱德在茂芝会议前后那段艰难历程时说:“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和重大挫折,他始终没有动摇。越是危难关头,他越是信念坚定。南昌起义部队南下潮汕失败,朱德同志所部孤立无援,他挺身而出,稳住军心,斩钉截铁地说,黑暗是暂时的,要革命的跟我走,最后胜利一定是我们的。”【《人民日报》2016年12月2日。】朱德是位职业军人,南昌起义前,他经历了辛亥革命、护国讨袁和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深知军队的重要性。1925年3月,他在德国留学时,为请求去苏联学习,曾向党组织作出保证:“终身为党服务,做军事运动。”【《朱德军事文选》,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版,第1页。】茂芝会议前后,当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气势汹汹袭来的危急时刻,朱德站了出来,坚决反对“散摊子”的思想,提出要把革命干到底。联想到1976年7月,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躺在病床上还对周围人员断断续续说“革命到底”的情形【《朱德年谱(1886—1976)》(新编本)(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1999页。】,我们懂得了朱德的确是一位用毕生精力实践“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全党全军的榜样。只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战胜一切敌人,取得最后胜利。共产党人的信念绝不能动摇,无论遇到何种风险,都要坚持到底。

  第二,军队要在党的绝对领导下。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史,无可辩驳地证明:有党才有军。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和绝对领导者。这个历史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党领导一切,这个原则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了武装斗争,创造了人民军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直至夺取政权,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党的领导是胜利的根本保证,要永远做到“党指挥枪”。茂芝会议之后,起义军余部在朱德、陈毅领导下转战千里,经过天心圩整顿、大余整编和上堡整训,保留了革命火种。这段历史生动而具体地告诉我们:只要有党在,有党的正确领导,就可以战胜一切困难,打败一切敌人。党对军队的领导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不是只停留在口头上,而是要见诸于行动。这就必须有一条从中国革命实际出发的正确路线,必须有受到全军拥护的领袖人物。没有核心就没有权威,就没有统帅,号令没人听,指挥没人跟。朱德在茂芝会议和“赣南三整”中,始终把加强和维护党的领导放在首位,把党的利益放在首位。南昌起义之初,朱德还不是重要领导人物,仅仅是参谋团的成员之一。当时他手上没有整军整师的部队,只掌握着南昌军官教育团的几百人和南昌市警察局的几十人,合起来也就只是一营人。因为他曾在辛亥革命中参加了云南的重九起义,又在护国讨袁时,成为蔡锷麾下的名将,最后抛弃高官厚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大家十分敬重他。8月3日,起义军离开南昌南下时,第九军军长韦杵因病未到职。由此,朱德被前委任命为第九军军长兼先遣司令。随后,朱德带领第九军教导团的几百人作为先遣队出发。经过会昌战斗,起义军官兵亲身体验了朱德的指挥才能和身先士卒的战斗作风,真正认识到他是一位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革命将领,对他产生了信赖。所以,南下分兵时,前委才决定让他率领第二十五师和第九军教导团坚守三河坝,保护起义军主力进军潮汕。朱德本人也十分重视党对军队的领导,曾赋诗:“建军总原则,党的领导尊。非军指挥党,惟党指挥军。”【《朱德诗词集》(新编本)(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437页。】

  第三,干部要敢于担当。

  南昌起义军这支余部到达天心圩时,只剩下千把人。这支孤军,一无给养,二无援兵,师长、团长竞相离去,营长、连长纷纷逃走,部队到了一碰就散的境地。危急关头,朱德觉得责任重大,义不容辞,便挺身而出。在天心圩召开的军人大会上,他发出“要革命的跟我走”的号召。三四十年后,粟裕、杨至成等都还记得那个令人记忆深刻的场面。会上,朱德足足讲了一个多小时,分析了形势,指明了方向。他说:“1927年的中国革命,好比1905年的俄国革命。俄国1905年革命失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到了1917年,革命终于成功了。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也是黑暗的。但黑暗也是暂时的。中国革命也会有个‘1917’年的。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你们,应该相信这一点。”【《战争年代的朱德同志》,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22页。】南昌起义亲历者赵镕回忆,朱德曾说:相信我会把同志们带出绝境。只要有不怕死,不惜命的一团人,就可走南闯北,打遍全中国,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从今天起,这支部队就归我和陈毅指挥了。愿意革命的跟我走!30年后,朱德视察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时,有同志问他:“失败以后,革命队伍内部发生了动摇和混乱现象。当时您号召说,谁愿意革命就跟我走。”朱德明确回答:“有这样一回事。你们研究这些问题的时候,应该把它看作是集体的事业,看作是党的领导。当时我所讲的,也并不是我个人独到的见解,而是革命的经验。”【朱德:《关于南昌起义、湘南起义和井冈山会师:同解放军政治学院负责同志谈话纪要》,《文献和研究》1986年第6期。】每一个革命者都应该学习朱德这种为革命敢于担当的精神。

  茂芝会议等历史事件同井冈山会师,同中国工农红军的创立,同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血肉相连,不可分割。我们要重视对这段历史的研究,坚持唯物史观,用真实的、完整的历史去告慰先烈,激励后辈。茂芝会议与南昌起义军余部同在,与湘南起义同在,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同在,永垂史册。朱德不忘初心、听党指挥、敢于担当的革命精神,也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和学习。

 

  

  (本文作者:刘学民,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刘克明,航天科工集团二院207所工程师,北京100017)

作者简介

姓名:刘学民 刘克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