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题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精彩内容摘编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周恩来起草《共同纲领》初稿时间考
2018年02月12日 10:03 来源:《党的文献》 作者:陈扬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949年9月2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简称《共同纲领》),是中国历史上一份极其重要的历史文献。周恩来为《共同纲领》的制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不仅主持了《共同纲领》的制定,而且还亲笔起草了《共同纲领》初稿。

  周恩来亲笔起草的《共同纲领》初稿名为《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关于《共同纲领》初稿的时间,因周恩来留下的《共同纲领》手稿过程稿未标明具体时间,学界都是根据当时有关工作人员的回忆,认为周恩来是在1949年6月下旬,把自己关在中南海勤政殿一个星期,集中起草《共同纲领》。《周恩来年谱》和《周恩来传》均持此说。这一说法是基于这样的事实根据:1949年6月15日,由23个单位、134人组成的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在北平成立。筹备会下设6个小组,分别进行新政协的各项筹备工作。第三小组负责《共同纲领》的起草。周恩来亲自兼任第三小组组长。6月18日,周恩来主持召开第三小组成立会议。会议决定“委托中共方面负责草拟,于7月15日以前交稿”【1949年6月18日第三小组成立会议记录。】。根据当时有关工作人员的回忆,再从负责《共同纲领》起草的第三小组的成立时间和原计划的初稿交稿时间来判断,认为周恩来起草《共同纲领》的时间在6月下旬。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事实最终还是要根据筹备工作的实际进程而变化。周恩来起草《共同纲领》初稿的时间也未能按照第三小组成立会议计划的时限。笔者根据新近收集到的有关历史文献并进行一番研究后,推断周恩来集中起草《共同纲领》的时间应该在8月上中旬。这一判断主要基于以下四方面的分析。

  首先,从《共同纲领》起草的工作程序来判断。根据6月18日《共同纲领》起草小组成立会议的决定,起草小组成员按照“自由认定”原则分为政治法律、财政经济、国防外交、文化教育、其他(包括华侨、少数民族、群众团体、宗教等)五个分组,各分组先就各自承担部分内容进行讨论,“写出条文,供起草人参考”。这就是说,从起草小组工作程序上看,先是由各分组提出有关条文的意见,然后周恩来在各分组意见的基础上草拟初稿。会议要求各分组在6月25日以前拿出书面意见交周恩来。后来的实际情况是,讨论政治法律的第一分组、讨论文化教育的第四分组、讨论民族宗教等的第五分组按照会议规定在6月25日均向周恩来提交了讨论的书面条文;讨论财政经济的第二分组是6月30日交出书面条文,比会议规定交稿时间迟了5天;讨论国防外交的第三分组因为分组召集人罗瑞卿工作忙,直到7月12日还没有交出。笔者新近看到一份新政协筹备会秘书处1949年7月12日发出的《关于小组动态及其问题之报告》,在谈到第三小组的工作进度时是这样说的:第三小组于6月18日下午4时举行第一次会议,决定由中共负责起草《共同纲领》初稿,组员则分五个分组讨论,写出条文,供起草人参考。现“除第三分组(国防外交)外,各分组已将条文送达宦乡处。第三分组有关国防外交的条文亦已由罗瑞卿代表草拟完毕,经该分组组员提供意见,现正由罗代表作最后文字修正,即可交宦乡秘书。”【新政协筹备会《关于小组动态及其问题之报告》,1949年7月12日。】从这份各小组工作进度情况的报告看,至少直到7月12日,《共同纲领》起草小组还是在各分组讨论分别拟写条文的阶段,还没有进入到周恩来动手草拟阶段。在各分组还没有把相关部分的条文意见全部提出来之前,周恩来是不大可能集中时间草拟《共同纲领》初稿的。这份小组工作进度报告只字未提中共方面已经在着手起草的意思。如果在各分组分别拟写条文的同时,周恩来就已在集中时间草拟初稿,相信这份工作进度报告是会提到的。在8月23日发出的关于各小组工作进度的报告中,就提到“《共同纲领》草案正在起稿中”【新政协筹备会《关于各小组工作的报告》,1949年8月23日。】。

  第二,从新中国的国名的变换来推断。关于新中国的国名,曾出现过“中华民主共和国”、“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等几种提法。1940年,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我们要建立的新民主主义共和国是“中华民主共和国”。【参见《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75页。】但是,在1948年中共发布“五一口号”提出召开新政协前后,基本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两个名称来回切换。1948年初,毛泽东在《关于目前党的政策中的几个重要问题》和《中共中央关于土地改革中各社会阶级的划分及其待遇的规定(草案)》等文稿中,已开始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到1948年8月1日,毛泽东在复香港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的电报中又用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名称。【参见《毛泽东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14页。】后来,在1948年底形成的《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和《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纲领草案》等文件中,用的都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名称。在1949年6月15日召开的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毛泽东在讲话中使用的也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提法,并呼口号“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万岁”。【参见《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63—1467页。】6月16日通过的《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组织条例》中对新中国国名的规定也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文史资料出版社1984年版,第266、267页。】照这样的规定,如果周恩来是在6月下旬集中起草《共同纲领》初稿的话,里面涉及新中国国名时应该是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因为周恩来肯定明白,《共同纲领》中的国名应当与《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组织条例》中规定的国名保持一致。但是,在周恩来起草的《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中,没有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而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恩来起草的《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1949年。】从这个细节,可以推断周恩来集中起草《共同纲领》的时间不会是在6月下旬。之所以这样说,是基于改“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早也应是在7月份的事实。7月8日,负责起草《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的第四小组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讨论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的提纲。张奚若对“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个国名提出了异议,认为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比用“中华人民民主国”好,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个字都有意义,“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中的“民主”与“共和”在意义上有重叠。经过讨论,最后决定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小组起草委员会在7月9日、29日及8月17日开过三次会,写出了《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草案初稿。8月17日,第四小组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讨论通过了这个草案初稿,并把它提交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会。这里注意两个时间:一个是7月8日对“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个国名提出异议的时间;一个是8月17日《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草案初稿写出的时间。周恩来在起草《共同纲领》初稿时没有按《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组织条例》的规定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国名,而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显然是与第四小组草拟的《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草案初稿决定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系的。而从最早对“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国名提出异议的7月8日这个时间来判断,周恩来集中起草《共同纲领》初稿的时间至少是在7月8日之后,不会是在6月下旬。

  第三,从周恩来给毛泽东送阅的《共同纲领》送审稿时间来判断。从目前发现的周恩来的《共同纲领》手稿来看,从最初的提纲到给毛泽东的送审稿,其间至少八易其稿。纲领标题最早拟为《新民主主义纲领》,后来改为《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8月22日,周恩来将《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送毛泽东审阅,并附信说明:“主席,只印了50份,各人尚都未送。待你审阅后看可否能做修改的基础,然后再决定需否送政治局及有关各同志审阅。”这份送审稿是铅印件,在这之前的稿本全部是手写稿,且均未标明时间。从送毛泽东审阅稿的日期来推断,周恩来集中起草《共同纲领》的时间不会在6月下旬,而在8月上中旬。因为在给毛泽东的送审稿之前的四个稿子是连贯的,一气呵成,应该是在8月22日前连续写下来的。通常是周恩来写几段,秘书帮助抄正,然后周恩来再修改,修改后接着再写。按一般习惯,如果周恩来在6月下旬就把《共同纲领》初稿写好了,不大可能等到8月22日再送毛泽东审阅。

  第四,从新政协名称的变换来推断。“政治协商会议”是周恩来在重庆和国民党谈判时,由王世杰提出来的。1946年1月蒋介石在全国人民要求和平民主的压力下,被迫同意在重庆召开有国民党、共产党、其他党派和社会贤达代表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后来我党沿用了“政治协商会议”这一名称,加了一个“新”字,以区别于1946年召开的旧的政治协商会议。后来为什么又改名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周恩来对此有过一个说明。他说:原来是叫作“新政治协商会议”,后来经过起草新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小组的讨论,总觉得在“新政协”与“旧政协”两个名称的分别上不够明确,也不太真实。后来发现在今天我们的一切组织和规章的名称中都有“人民”二字,而这个产生组织规章的机构,为什么不可以叫“人民”呢?于是便修改了。又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也显得太长一些,后来便把它简化了,定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是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会决定的。【1949年9月7日周恩来对民主人士所作的《关于中国人民政协的几个问题的报告》。】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会正式决定改名是在8月26日、27日的第四次常委会上。但中共党内讨论决定“新政治协商会议”改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在8月中旬的事。据薄一波回忆说:“1949年8月14日,我参加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会上决定:一、新政协正式定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二、国号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三、9月10日正式开会(后因文件起草未完成,改为9月20日)。”【薄一波:《七十年奋斗与思考》,中共党史出版社1996年版,第522页。】这一回忆,对判断周恩来起草《共同纲领》初稿的时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周恩来起草的《共同纲领》头几稿中,一直用的是“新政治协商会议”的名称。只是到8月22日给毛泽东审阅的前两稿,周恩来把“新政治协商会议”改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也是目前发现的最早使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名称的文献。

  从以上推断可以得出,周恩来集中起草《共同纲领》的时间应在1949年8月14日前后。

  〔作者陈扬勇,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北京100017〕

作者简介

姓名:陈扬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