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题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精彩内容摘编 >> 求是
历史虚无主义“重建历史”的主要错误 ——“历史虚无主义”来稿选登
2018年01月04日 16:30 来源:求是网 作者:刘志明 字号

内容摘要:因为其一笔抹杀中国近现代革命历史的鲜明特点,这种“重建历史”的思潮被贴切地冠以“历史虚无主义”的名称。历史虚无主义否定“现代化与民族独立”之间的必然的关系”,认为中国的“现代化”方案在于中国人民在外来侵略面前装孙子,绝不能有任何的反抗,正如某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所说的,“如果当时执行一条‘孙子’战略(不是《孙子兵法》的孙子,而是爷爷孙子的孙子)。在当代中国,历史虚无主义妄想以否定中国革命史为突破口,推翻共产党,恢复旧中国,这是它不懂世界历史发展的基本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的表现,是它对解决中国“现代化”问题无能且幼稚的表现,因而它不可能与历史发展的脚步同行。

关键词:历史虚无主义;侵略;孙子;现代化范式;中国近现代;发展道路;革命史;重建历史;马克思主义;日军

作者简介:

  随着改革开放开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大幕,在历史研究界,曾有一些人士“不适时机”地提出以所谓“现代化范式”代替“革命范式”来“重建历史”。近年来,这种“重建历史”的思想浪潮涌动,影响早已超出了历史学界的范围,开始触及思想舆论界和文学艺术界。因为其一笔抹杀中国近现代革命历史的鲜明特点,这种“重建历史”的思潮被贴切地冠以“历史虚无主义”的名称。

  应该说,以“现代化范式”来记述和评判历史提供了历史研究的一个新的视角,这一视角与“革命范式”的视角相互之间并不总是矛盾的。如果适当地处理这两个视角之间的关系,使之相得益彰,那完全有可能进一步丰富和深化人们对中国近现代历史尤其是革命史的认识。

  但是,历史虚无主义在“现代化范式”与“革命范式”相互关系问题的处理上是相当蹩脚的。它只看到二者之间对立或者说矛盾的一面,看不到二者之间也有辩证统一的一面,因此,它用“现代化范式”取代“革命范式”重建历史的道路从一开始就是一条基于片面认识的错误道路,其“重建历史”的错误,主要表现为它祭起“全球史观”“文明史观”的大旗,以此为标尺,对近现代以来的中国历史及相关历史人物大肆进行“爱而欲其扬,恶而欲其抑”式的评判。这种评判的基调就是一方面断然否定、竭力攻击和大肆歪曲中国近现代革命史,尤其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历史和历史人物更是极尽“妖魔化”之能事,并大肆宣扬“告别革命论”、“社会主义歧途论”。另一方面则大唱资本主义的“文明”“英雄”赞歌,美化资本主义的殖民和侵略历史,大肆宣扬“侵略有功论”“孙子战略论”等种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论调。这些可以被称作历史虚无主义理论基石的论调根本站不住脚,经不起推敲。

  首先,历史虚无主义的“现代化范式论”只不过是近几年来臭名昭著的“历史终结论”在“现代化”问题上的翻版。历史虚无主义所谓的“现代化范式”只不过是“资本主义现代化范式”的同义语。这种除了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殊无它途和“别无选择”的论调,这种宣布资本主义穷尽、垄断“现代化”全部真理的轻率做法根本就是无视世界人民一直以来对另一条有别于资本主义的现代化道路的艰辛探索与不懈追寻。这种版本的“历史终结论”,和任何所谓的“终极真理”和“绝对真理”一样,注定是没有前途和要破产的。奴隶主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及其知识阶层曾经不遗余力地围绕其阶级统治的永世长存或者说“永延帝祚”的问题抛出过无数的“终极真理”和“绝对真理”,这些“真理”最后的结果又怎么样呢?

  需要指出,历史虚无主义根据马克思主义所谓“历史终结”在设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的观点,指责马克思主义是“历史终结论”,这是纯粹的诬蔑。马克思主义从来没有尝试过“终结历史”,也从来没有说过历史终结在共产主义社会。相反,马克思主义坚持认为,共产主义社会只是人类史前时期的结束和人类自由自觉历史的开端。

  其次,“告别革命论”只是历史虚无主义不切实际的一厢情愿。这里且不说历史虚无主义大肆歪曲、“妖魔化”中国近现代革命史及有关历史人物的众多龌蹉事实,也不说它对革命作用认识的各种无知与偏见,只说它对革命产生原因的相当低下的认识水平。革命绝不是“情绪化”极其严重的历史虚无主义所宣称的某些人的“情绪化”的产物,而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运动造成的,这从根本上决定了革命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人们既不能随心所欲地制造革命,也不能一厢情愿地“告别革命”。只要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只要社会还存在阶级与阶级对立,革命虽然可能会一再遭到失败,但却是不可“告别”的,正所谓“革命死了,革命万岁!”以被蓄意夸大的革命的某些负面作用来宣布“告别革命”,按照这种逻辑,人世间早就应该只剩下光明和美好了,早就应该进入人类梦寐以求的“大同世界”或者说“理想王国”了。自然,来到世间就“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应该早就被送进历史的陈列馆了。

  再次,“侵略有功论”充分表明历史虚无主义罔顾历史客观事实,自欺欺人。历史虚无主义鼓吹帝国主义侵略有功,说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鸦片战争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近代文明”(转引自田居俭:《历史岂容虚无——评史学研究中的若干历史虚无主义言论》,《高校理论战线》2005年第6期)。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什么近代文明?是先进的文化设施吗?对中国文化设施罄竹难书的摧毁倒是事实。这里仅以日军全面侵华的八年时间为例,日军所到之处,博物馆、图书馆、大学、古建筑、文物等均无一例外遭到野蛮洗劫与破坏。就博物馆而言,抗战前夕,全国博物院(馆),除国立者外,其独立设置及附属于学校或图书馆者约80余所,战时大半被毁被劫。日军眼中的“中国最重要的文化机关”--商务印书馆损失更是惨重,其最大的两个分馆:南京太平路分馆,其房屋、图书、原版西书、仪器文具等,于1937年12月南京沦陷时被全部焚毁;杭州保佑坊分馆,其仪器和本版图书,也在同时悉数被掠夺。其他分馆的图书、仪器、财产也不同程度地遭到日军的掠夺、焚毁(董大汗:《不能忘却:侵华日军毁掠中华文明的罪行》,《中国艺术报》2014年7月7日)。中国的古建筑,如寺庙、铸像、钟楼、碑塔、陵墓等或因日军的轰炸、焚烧所致的损失更是不计其数,山西、山东、河南的损失尤其最为惨重。高密的晏子像、菏泽的僧格林沁像、郯城的孝昌碑和郯子墓、沂水的古塔、安阳的玄庙观和南阳的诸葛庐等所有的古物、古迹和建筑,先后被毁(《中国抗日战争史简明读本》编写组:《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对中国文化的肆意破坏》,《红旗文稿》2015年第13期)。是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模式吗?中国不是没有尝试过君主立宪制、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但是这些东西丝毫没有改变列强在中国横行霸道、攫取利益的局面,丝毫没有改变中国山河破碎、积贫积弱和中国人民依然生活在苦难和屈辱之中的局面。它们的功劳又在哪里?

  最后,“孙子战略”的“现代化”方案充分表明历史虚无主义不可救药的痴人说梦。历史虚无主义否定“现代化与民族独立”之间的必然的关系”,认为中国的“现代化”方案在于中国人民在外来侵略面前装孙子,绝不能有任何的反抗,正如某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所说的,“如果当时执行一条‘孙子’战略(不是《孙子兵法》的孙子,而是爷爷孙子的孙子),随便搭上一条顺风船,或许现在的中国会强盛得多。比如追随美国,可能今天我们就是日本。”(李泽厚:《中国现代思想史论》,东方出版社1987年版,第424页)且不说历史虚无主义的这种寡廉鲜耻令身为中国人的我们情何以堪的问题,只说历史虚无主义对所谓“现代化”、“文明”的资本主义的认识缺乏起码的常识。资本主义的“现代化”“文明”的发展是对资产阶级来说的,这种发展实际上不仅是以世界各国无产阶级的不发展为前提条件的,而且也是以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不发展为前提条件的。这两个前提条件从根本上决定了资本主义对内的残酷压迫、剥削本性和对外的侵略本性。在外来资本主义或者说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面前,想通过“孙子战略”来求得“和平”,借以实现本国的现代化,那是与虎谋皮,痴人说梦。一味地妥协、退让或者说“装孙子”,那就有可能最终成为永远长不大的“孙子”,哪里谈得上什么“现代化”的发展。中国近现代以来一个接一个的卖国协定,“曲线救国论”,“抗日灭亡论”,诸种“孙子战略”,除了不断把侵略者的侵略胃口吊得更高,把中国不断引向积贫积弱和亡国灭种的边缘,除了不断给中国的所谓“现代化”发展套上更加沉重的枷锁外,又证明了什么呢?

  俗话说得好,“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在外来的侵略面前,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只有不怕鬼、不信邪,只有血战到底的勇气,慷慨赴死和从容就义的精神,才能阻止侵略,赢得民族独立这一任何民族的“现代化”所须臾不可或缺的根本前提。中国近现代以来的历史,尤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历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正是基于中国近现代以来历史的这一深刻启示,习近平总书记郑重指出,“我们要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但决不能放弃我们的正当权益,决不能牺牲国家核心利益。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其他国家也都要走和平发展道路,只有各国都走和平发展道路,各国才能共同发展,国与国才能和平相处。”

  “历史是写在人民心中的,历史不容抹杀,也是抹杀不了的。”(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招待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5年9月4日第3版)历史并非杂乱无章史料的堆砌,也并非可以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其实是审判官。诸种思想、理论、思潮、主义,如果不能正确认识历史,把握历史发展的固有逻辑,解决历史发展提出的各种重大问题,那它就没有未来,历史一定会让它破产,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它。在当代中国,历史虚无主义妄想以否定中国革命史为突破口,推翻共产党,恢复旧中国,这是它不懂世界历史发展的基本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的表现,是它对解决中国“现代化”问题无能且幼稚的表现,因而它不可能与历史发展的脚步同行,它的破产和终将被历史所抛弃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