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题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国际经验
当民粹主义幽灵在欧洲上空飘荡之时,法德高调纪念一战终战百年—— 铭记历史的同时,警醒不确定的未来
2018年11月15日 08:57 来源:文汇报 作者:赵海博 字号

内容摘要:1918年11月11日,笼罩在欧罗巴上空长达四年的战争阴云终于散去,这场被冠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之称的战争是欧洲历史上破坏性最强的战争之一,约6500万人参战,超过1600万人丧生, 2000万人受伤,在物质和精神上对欧洲乃至全世界的人民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伤害。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918年11月11日,笼罩在欧罗巴上空长达四年的战争阴云终于散去,这场被冠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之称的战争是欧洲历史上破坏性最强的战争之一,约6500万人参战,超过1600万人丧生,2000万人受伤,在物质和精神上对欧洲乃至全世界的人民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伤害。

  100年过去了,一战痕迹大部分早已消逝在岁月里,但在这场战争的策源地欧洲,人们依然在举办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在欧洲人看来,这些纪念活动既是对那段残酷过往的铭记,也是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的警醒。

  德国领导人“破例”与欧洲携手纪念

  德国既是一战的发动者之一,也是最大的失败者。在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之际,德国领导人前往百年前的“敌国”,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们共同纪念大战终结,其中最有象征意义的一幕,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于当地时间11月10日下午,来到法国贡比涅森林共同参与纪念仪式。这两位欧洲最重要的领导人见证了一块新的纪念碑的揭幕。在这块纪念碑上用德文和法文镌刻着:“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此重申法德和解对于欧洲与和平的价值。”

  一战在贡比涅森林写下了休止符。100年前,英法两国的代表在贡比涅森林火车站的一节火车车厢里,与德国签署了停战协定,这也宣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正式结束。随后,这节火车被法国人当作胜利的象征带回了巴黎进行展示,而对于彼时的德国人来说,这节火车却是莫大的耻辱。

  1940年,希特勒又在同一座森林、同一节车厢里,和法国代表签署停战协定,并把这节车厢带回柏林,宣示对法国的胜利。正是因为贡比涅森林见证了法德之间太多羁绊,自1945年以后,法德领导人再也没有在此见过面。

  11月11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来到了英国伦敦,同查尔斯王储一同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在伦敦市中心举行的纪念仪式上,施泰因迈尔献上了花圈,纪念那些一战中的受害者们。这是德国国家元首首次参与英国举行的传统纪念一战献花活动,英国政府将其视为一种历史性的和解行为。

  同日,在法国巴黎举办了更为盛大的纪念活动。在凯旋门前,聚集了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数十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上午11点整,法国全国各地敲响钟声,以悼念在战争中的死难者。1918年11月11日那一天,法国也曾经在全境内敲响钟声以宣示战争的结束。

  威廉皇帝纪念教堂加入敲钟纪念行列

  与法国和英国盛大的纪念活动相比,德国的纪念活动则显得规模小很多。正如德国媒体报道的那样,在德国境内,所有的纪念活动都是由个人发起,政府发起的纪念活动几乎没有。

  在慕尼黑市的国王广场,德国艺术家库恩用布料和伞架做了3000棵盛开的红色罂粟花模型。罂粟花是英国的象征,这一艺术作品是用来纪念在一战中倒下的英国士兵。在一些德国小城镇,民众也自发举行了纪念仪式,这些举办地多有参与一战的死难者。

  当年,一战结束的消息传遍欧洲后,很多国家的教堂自发敲响钟声。随后,在英国的倡导下,每年11月11日敲响钟声以纪念一战终结,已成为很多欧洲国家固定的仪式。

  而在终战百年之际,德国柏林的威廉皇帝纪念教堂也加入了敲钟的行列。这座教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受损严重,战后保留了教堂钟楼的残骸,并在周围兴建了新教堂和钟楼、礼拜堂和前厅,旧建筑和新建筑合二为一,给人带来一种压迫感,作为警世之纪念。当地时间11日下午1点半,破损的教堂敲响了纪念的钟声,向全世界传出德国期待和解、向往和平的信号。德国很多学校也组织纪念活动,例如安排学生前往法国和英国游学,希望能让德国学生们切身体会战争的残酷。

  对于一战在德国关注度较低的原因,德国媒体几乎给出了众口一词的答案——因为二战。在德国人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更加残酷,也更加值得德国人纪念和反思。

  法德和解带给欧洲的安全感正在动摇

  在此次纪念一战的系列活动中,处于核心的依然是对于法德和解的强调。马克龙和默克尔共同检阅了象征着法德两国决心世代友好、永不再战的“法德混合旅”部分成员,两位领导人共同在一本金色纪念簿上签字留念。在聆听了童声合唱团的演出之后,马克龙说:“愿我们的孩子们永远不再经历战争。”默克尔则感谢马克龙邀请她参加纪念活动,并指出和平并非从天而降,需要人们继续为之奋斗。

  过去,人们认为法国和德国这两个欧洲大陆最重要也是最强大国家之间的和平相处,是欧洲大陆稳定、安全和远离战争的基础。二战后,痛定思痛的欧洲人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确保了德法两国长期和平相处。欧盟的建立,更是让这两个在历史上争斗不断的国家变成了彼此最亲密的盟友。欧洲人由此可以长时间沉浸在法德和解的骄傲感和安全感之中。无论是纪念二战还是一战,法德和解总是被作为最核心话题得到赞扬。

  在2012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举起紧握着的手向全场致意,仿佛是在向整个欧洲表示,德法间的世代和平将给欧罗巴带去长治久安。然而,正如马克龙在此次纪念活动上警告的那样,“民族主义回归”为两次大战后的和平事业带来威胁,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正在削弱社会稳定。在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看来,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马克龙揭示了一个真相,欧洲正面临比以往更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不仅复杂而且艰巨,有的挑战来自外部,而有的则来自内部,这些对于欧洲的威胁,远非法德和解可以简单加以解决的。

  正如马克龙和默克尔最担心的那样,民粹主义正在欧洲大陆蔓延。这一波民粹主义浪潮,正在通过欧洲人颇为自豪的民主制度来逐走那些主流的政党和政治家们。在法国大选时,马克龙遭遇了来自极右翼政党的勒庞的有力挑战,执政后满意度更是一跌再跌。而深受难民危机困扰的默克尔,则不得不宣布放弃对党主席的竞选。当整个欧洲都在不断向保守和封闭后退时,法德和解——这一通过一战、二战经验制造的和平的灵丹妙药还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人们不得而知。

  (本报柏林11月14日专电)

作者简介

姓名:赵海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