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题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国际经验
国外东欧剧变研究呈现多维向度
2018年01月24日 09: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佳怡 字号
关键词:东欧;研究;东欧剧变;李佳;学者

内容摘要:作为一段完整的社会主义史,东欧社会主义受到了各领域学者普遍的关注。虽然东欧各国社会主义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冷战以及东欧剧变仍然是国际政治舞台上浓墨重彩的存在,其重要的研究价值仍然不容忽视。

关键词:东欧;研究;东欧剧变;李佳;学者

作者简介:

  作为一段完整的社会主义史,东欧社会主义受到了各领域学者普遍的关注。自千禧年伊始,随着各类文献的不断丰富,各国学者对东欧剧变的研究由最初梳理产生原因、过程和影响,逐步过渡到对现有结论的反思,以更深入地挖掘与探讨东欧社会问题及其变迁,并由此产生了一些新的问题和解读。

  成因:原有共识遭到质疑

  在对东欧剧变产生原因的最初研究中,美国学界的基本共识是,东欧社会主义的失败是历史的必然结果,究其原因在于东欧所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是由苏联强加的,并不符合东欧各国实际发展的需要,必然会导致国家和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最终产生政治剧变。

  然而,这种看法随着各类文献的解禁而遭到质疑。在美国,质疑的声音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认为这种看法忽视了人民群众在这次剧变中所起的作用,以及是什么力量团结了人民群众;二是对这种解释的出发点持不同的看法。如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教授史蒂芬·科特金在《非公民社会:1989年与共产主义体制》中,通过对波兰等3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研究,得出东欧剧变完全是党内精英的“政治破产”所致。至于公民社会,更多是1989年剧变后的结果而非原因。同样,美国德克萨斯南方卫理公会大学杰弗里·恩格尔(Jeffrey A. Engel)在《柏林墙的倒塌:1989年革命遗产》一书中指出,东欧剧变虽是人民群众推动的,但是群众运动是由个人组织和推动的,个人包括改革思想家、政治领袖等,并非是一种自发的运动。而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梅尔文·莱弗勒(Melvyn P. Leffler)在《争夺人类之灵魂:美国、苏联和冷战》一书中则明确提出了特定政治人物对东欧剧变所产生的作用。杰弗里·恩格尔也认为,正是戈尔巴乔夫在外交和改革上的一系列大胆变化,成为东欧剧变发生的催化剂。美国斯坦福大学历史学教授詹姆斯·希恩(James Sheehan)则认为,东欧剧变产生的原因乃是东欧各国人民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总之,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不能简单地将东欧剧变归结为社会主义必然失败的结果。笔者认为,除去群众运动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者和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之间的断裂。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大多数没有亲身经历国家的建设和政治制度的建设,没有切身地理解执政党在施行制度时所面对的现实问题,而是执着于纯粹的理论逻辑去批判现行制度和政策,加剧了社会内部的分歧。而执政党在尝试改革时,对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思想武断拒绝,加大了断裂。

  进程:探讨未解之谜

  最初,研究者对东欧剧变过程的认知和研究,主要是来自于主流媒体的报道。随着历史文献的解禁以及亲历者的描述,学者的视野和认知得到极大丰富。就像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教授约瑟夫·罗斯柴尔德(Joseph Rothschild)与北伊利诺伊大学历史学教授南希·温菲尔德(Nancy M.Wingfield)在合著《重回多样性: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东中欧政治发展史》中说到的,东欧从来都是一个充满多样性的地区,而东欧剧变的发展只是一个不断向其传统多样性复归的过程。正是由于这种多样性,对东欧剧变进程的研究同样无法统一描述,因此迄今没有一部描述和分析东欧剧变进程的综合性著作,大多数都是描述单一国家的剧变过程。

  总体上,东欧剧变中有许多未解之谜,最让学者感兴趣的则是当时苏联政府的态度。部分学者认为,由于当时苏联领导人正遭受来自本国内部的困扰,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如美国阿姆赫斯特学院的威廉·陶布曼(William Taubman)和国家安全档案馆的斯维特兰娜·萨夫兰斯卡娅(Svetlana Savranskaya)认为,在东欧政治剧变这件事上苏联采取的是一种“消极”态度,戈尔巴乔夫也没能理解柏林墙倒塌对德国、欧洲以及苏联意味着什么。哈佛大学冷战史研究中心的马克·克雷默(Mark Kramer)持相似观点,但对原因的解释略有差异。他认为,这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坚信不惜避免一切武力政策而应坚持推动相对温和的改革。但有学者对此持异议,认为苏联对东欧各国采取了不同程度的干预。究其根本,剧变完全是本土事件,每个国家仍然是需要按照本国的基本国情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发展。另外,在剧变过程中是否存在预定轨迹,还是说完全是一场突发事件,争论也是极大的。如詹姆斯·希恩认为,就事件的发展来看,基本上所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都往“自由”、“民主”、“欧洲化”靠拢;但也有学者认为,事发前并无任何征兆,可见并非是设计好的。对于剧变过程中其他的一些关键环节,仍然需要学界深入研究。只有将剧变过程中的“谜底”逐一解开,东欧剧变这段历史才会清晰完整地呈现出来。

  影响:关注维度更趋多元

  东欧剧变的发生对整个欧洲地区乃至整个世界都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对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也极为重要。只有以史为鉴,才可能在未来的发展中消解矛盾、解决问题,得到更好的发展。

  东欧剧变与苏联解体,这两个事件都是社会主义阵营中极为重要的爆炸性事件,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是学界探讨的重要热点问题。以往,研究多集中在苏联解体对东欧的影响上,而对东欧剧变对苏联的影响涉及不多。2001年,马克·克雷默在《冷战史研究》上撰文指出,最初苏联国内的政治情况对东欧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影响开始变为双向的。他认为,东欧剧变是苏联解体的导火线,直接或间接地使苏联走向了解体。

  此外,国外学者对东欧剧变的影响也形成了一些新的看法。有学者认为,东欧剧变并非像早期学者所讲的那样是历史必然,而是具有更多的非预期性。因此,有关东欧剧变对国际新的政治体制的影响也是本世纪的一个新的研究课题。毫无疑问,东欧剧变是一道分水岭,使一个地区从一个制度跨越到另外一个制度,但是它并没有把两个时代彻底分割,相反在一些学者眼里,“1989年所代表的不是一个终点,而是一个新的开始,正是因为1989年创造了存在至今的国际秩序,也正是它奏响了其后世界政治一切重大变化的前奏”。可见,对冷战至东欧剧变这段历史,学者们的研究并不是越来越趋近形成统一的观点,而是变得更加多元化。显然,不同的观点可以为我们带来更加全面和多维度的角度去理解、思考,甚至是反思这段历史所发生的一切。虽然东欧各国社会主义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冷战以及东欧剧变仍然是国际政治舞台上浓墨重彩的存在,其重要的研究价值仍然不容忽视。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佳怡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