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考古学
慕占雄 周兴:实验考古学大有用武之地
2017年03月07日 08: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慕占雄 周兴 字号

内容摘要:田野考古发掘是获取考古学研究资料的主要途径,考古资料是否通过科学方法来获取,直接关系到考古学研究的可靠性。

关键词:考古学;考古发掘;遗迹;遗物;考古

作者简介:

  田野考古发掘是获取考古学研究资料的主要途径,考古资料是否通过科学方法来获取,直接关系到考古学研究的可靠性。田野考古发掘工作中的每一个步骤必须无限接近于遗址中遗迹遗物埋藏时的过程,才有利于通过实物资料研究当时的社会。在田野考古发掘中运用实验考古学方法,有助于培养考古工作者的实践操作能力。

  有助于理解相关迹象

  在现实的田野考古发掘工作中,由于种种原因,难免会对遗址内相关迹象造成不同程度的破坏。一方面,不同考古工作者的知识结构和田野考古经验有区别,尤其是刚刚参加工作的考古工作者或者考古专业的学生,对田野考古学理论的掌握与考古发掘实践存在时间差,可能无法及时将所学理论应用于实践,这就增大了发掘过程中犯错的概率。另一方面,田野考古发掘本身就是对文化遗产的一种损坏,如果在发掘过程中出现失误,将是对文化遗产的二次破坏,造成相关信息的丧失。

  实验考古学通过实验手段重建过去,来研究古代人类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及思维过程,例如,模拟遗物的制造和使用,复原遗迹单位的制造技术和结构,还可以模拟人工制品及建筑物的毁坏情形等。目前,国内实验考古学涉及的领域有陶瓷实验、青铜冶铸实验、石器制作实验、房屋营建实验等。此类实验侧重于生产和生活场景的再现,但较少涉及生活用品及生活单元的废弃过程及后期的堆积过程,而考古发掘中首先面对的就是各类废弃堆积。人工制品、房屋、窖穴等被废弃后,经历了怎样的堆积、埋藏过程?这些信息需要在考古发掘过程中及时捕获。然而,在现实的田野考古中,由于人员缺乏或者工期紧张,难免错过许多重要信息,甚至直接影响后期室内整理资料的连贯性。实验考古学方法与田野考古发掘相结合,有助于促进考古工作者正确理解相关迹象,减少发掘过程中的失误,进而保证发掘过程的客观性和获取资料的真实性。

  模拟实验与田野发掘相结合

  如何将实验考古学方法应用于田野考古中,我们现以西北师范大学文化遗产保护与教学实验中心的考古发掘模拟池为例,通过模拟遗迹遗物的堆积过程、考古发掘过程、相关遗迹遗物的提取和保护等,以期将模拟实验与田野发掘相结合。

  第一步,建立考古模拟发掘现场。根据实际情况,模拟建立5m×5m探方若干(也可以根据需求设置其他规格探方),配备好模拟现场所用各种土、木炭粒/块、植物颗粒、红烧土颗粒/块、石块等包含物以及遗物遗迹模型等。只有模拟发掘现场无限接近真实,才能达到实验考古的相关要求和预期目的。

  第二步,模拟遗址内遗迹遗物的堆积过程,目的是认知遗迹遗物在堆积过程中的变化情况以及每个阶段表现出来的特征。进行考古发掘模拟实验,应用田野考古学理论方法对已模拟完成的遗址进行发掘工作,充分利用模拟遗迹遗物堆积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状况,尽可能准确地揭示各遗迹遗物埋藏时的状态。模拟实验必须有针对性,对拟发掘的遗址可进行多次重复模拟试验,以期降低出错率。

  第三步,参与田野考古发掘。上述训练有助于考古工作者感知地层的堆积形成过程,懂得如何进行科学的考古发掘工作,体会细节在发掘过程中的重要性。当他们参与实际的田野考古发掘工作、面对复杂的地层堆积或遗迹单位时,就可以科学地判断相关迹象,全面分析遗迹单位之间的关系,懂得如何正确地进行每一步发掘工作。

  具有可行性和现实意义

  考古模拟现场成本较低,操作简单,只要具备一个或若干标准探方面积的场地,以及构筑遗迹遗物等所需要的材料,配有基本考古发掘工具,即可开展模拟现场工作。现场考古实践过程对遗迹遗物的破坏具有不可逆性,考古模拟现场则可以反复实验,以达到认知和实践的目的。相关考古、文博研究人员在参与田野考古发掘过程中,可以根据需要进行模拟实验,针对可能出现的多种状况提出各类解决方案,从而掌握更多主动权。通过考古模拟,相关高校教师可开展教学和指导实践工作,学生则可以将理论学习和实践操作有机结合起来,缩短理论学习与考古实践的时间差。

  在田野考古中运用实验考古学方法,具有现实意义。第一,有助于降低考古发掘中的错误率。一方面,可以将田野考古发掘过程中容易犯的错误通过模拟实验及时纠正,提高考古人员解决问题的能力。另一方面,有利于培养考古人员注意细节信息的意识,避免忽略有关遗迹现象,降低考古发掘工作本身对文化遗产的破坏程度。

  第二,弥补部分高校在专业教学中的不足。有些高校虽设有考古学、文物与博物馆等专业,但能够为学生提供田野考古的实践机会较少,无法系统地安排学生参与田野考古实习。因此,建立田野考古模拟现场,可使学生接触考古发掘现场,得到相应的实践机会,使学生在专业学习过程中得到系统训练。

  第三,有利于开展公众考古。利用考古模拟现场开展公众考古教育活动,有利于开展文化遗产宣传工作,推进文化遗产保护事业。20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丹麦的莱杰历史考古实验中心,十年内有50多万人参观了田野、村庄、作坊;1000多名教师参加了关于原始工艺的系列讲座;1万多名儿童体验了古人的生存方式;每年有数千儿童学习原始纺织。

  总之,研究古代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必须建立在科学地、准确地获取资料的基础上。将实验考古学方法应用于田野考古发掘中,可以提高考古工作者的实践操作能力,使其在参与具体考古发掘工作时能够准确地、科学地获取资料,为考古学、历史学等专业领域的研究工作提供翔实的材料。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四川省广元市博物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