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古今文献
顾广圻初校《史通》三题
2020年02月14日 09:29 来源:《史学史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王嘉川 邹昕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史通》自唐代行世后,在传抄刻印的过程中,出现许多文字讹误,并形成多种版本。清代著名校勘学家顾广圻曾五次校阅《史通》,所作校记题跋广为学人征引。梳理近年出版的新资料,可知顾广圻不仅再校重阅《史通》是在嘉庆九年(1804)六月,而且其最早的初次校订《史通》的工作,也是发生在当年当月,并非不能考察出具体年月;当时他正是39岁年富力强之期,而不是有些学者所说的16岁年且弱冠之时;其所校《史通》乃万历三十年(1602)张鼎思重校覆刻嘉靖十四年(1535)陆深刻本,而不是有些人所说的陆刻原本。

  关键词:顾广圻 《史通》 嘉庆九年 张鼎思 陆深

  作者简介:王嘉川 邹昕,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史通》是唐代著名史学家刘知幾撰写的中国第一部史学理论著作,自行世以后,在唐宋元时期传抄刻印的过程中,出现许多文字讹误,明清时期还形成今传《史通》的多种版本,更有不少学者对其进行校勘,清代著名校勘学家顾广圻(1766-1835)就是其中最为重要者之一,其所作校记题跋广为学人征引。那么,顾广圻(字千里,号涧薲)最早在哪一年,开始初次校订《史通》的工作?当年多大年龄?其所校又是哪一版本?这是考察顾广圻校勘《史通》成就之前,首先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但目前学界尚存在一些疑惑,故笔者试就管见所及,予以重新思考和研究。

  一、顾广圻初校《史通》之时间

  近现代著名藏书家邓邦述(1868-1939)认为,顾广圻在乾隆辛丑即四十六年(1781),“初阅”并“一校”《史通》,至其“再校”于嘉庆九年(1804),已相距二十余年,至道光三年(1823)见到何焯(1661-1722)校本而又跋于其上,先后共历四十三年,“真以校雠为性命者,先辈不可及也”。此即“乾隆辛丑”说。如果此说属实,则《史通》就毫无疑义地成为顾广圻生平所校第一书。但邓氏老友叶景葵(1874-1949)反对其有关初校时间的说法,认为这是邓氏所撰《史通》跋语中“三误”之首。叶景葵说:“考是年涧薲方十六岁,由京回苏。顾校所题‘辛丑’,乃过录孙潜夫(孙潜)识语(之文)。涧薲自识,仅言‘时寓无为州’,未记年月。近人所辑《顾千里年谱》,亦不载侨寓无为事,应再考定。以字体测之,其时距嘉庆甲子似不甚远。”并称“初校于无为州寓庐,未记年月,用墨笔;重校于嘉庆甲子,用朱笔”。这是第二种观点。其内容,一方面指出了邓氏之说的错误原因,是把顾广圻过录的明末清初藏书家孙潜识语中提到的乾隆辛丑,误认为了顾校时间。叶景葵曾收藏顾广圻这一手校本,他既见到顾广圻手校题跋原文,其言应属可信。另一方面,对顾广圻初校《史通》的时间,认为仅知是其寓居无为州时,但具体年月不详,推测是下距嘉庆甲子即嘉庆九年“似不甚远”。

  对上述两种观点,当代顾广圻研究专家李庆认为,顾氏初校《史通》时间“似以叶说为是”。但此说并无具体年月,大概也正是因此,李先生《新订顾千里年谱》对顾广圻第一次校《史通》于无为州事不予记述,而是直接在嘉庆九年(1804)说:“六月,重阅钱遵王(钱曾)旧藏《史通》,略加圈点。”其注释也仅是对这一条记事的出处说明,别无他语。这不禁使人疑窦顿生:此次既是“重阅”,初阅又在何时?即使不知道具体时间,也该疏通文字,有所说明,否则“重阅”二字又从何说起?

  再看该谱,六月共有两条记事,紧接上一条,是“千里携惠松崖(惠栋)校《荀子》客无为州”之记事。据其注释可知,此条源于顾广圻《荀子二十卷(校本)》跋语。查顾氏原文,有“甲子六月,携(惠栋校《荀子》)客无为州”的明确记载。无为州即今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清时属安徽庐州府。

  考察顾广圻对这一版本《史通》的六条校记,无论是王欣夫所编《思适斋书跋》卷二《史通二十卷(校本)》、《顾千里集》卷十九《跋五·史通二十卷(校本)》,还是邓邦述《寒瘦山房鬻存善本书目》卷六《史通二十卷(四册)》的完整过录,前两条的顺序都是相同的,第一是无为州事,第二才是“嘉庆九年六月重阅”。叶景葵之说当即是按照这个题跋顺序得出的,这当然是正确的,但他没有考察出顾广圻何时寓居无为州。

  通观上述内容,依据顾广圻《荀子二十卷(校本)》跋文中“甲子六月,携(之)客无为州”的自述,笔者以为:顾广圻初校与重阅《史通》是在同一时间,即嘉庆九年农历六月寓居无为州时。当月至无为州后,顾广圻开始了初校《史通》的工作,但校阅后所作题跋中未署年月。继而又于当月重阅,并在校记中明确写清了时间:“嘉庆九年六月重阅,略加点定。涧薲记。”7叶景葵说,初校于寓居无为州的时间“距嘉庆甲子似不甚远”,实则不是“不甚远”,而就是在同一年的同一月内。李庆《新订顾千里年谱》嘉庆九年六月有两条记事,不但颠倒了前后顺序,而且两条记事之间缺少一条初校《史通》的记事。顾广圻在嘉庆九年六月的行事,至少应是三条:先是携惠栋校本《荀子》做客无为州,继而在那里初校《史通》,接着又在当地当月完成了重阅《史通》并略加点定的工作。按照这一时间考察,《史通》并不是顾广圻生平所校第一书。顾广圻早在乾隆五十二年(1787)即已开始了他一生的校书事业,并在当年至少开始了对明刊《管子补注》和元刊《困学纪闻》两部书的校勘工作。

  据顾广圻校记题跋,在嘉庆九年六月两次校阅《史通》之后,他又在七月初一日、初三日两次“重阅”,九月寓居扬州时第四次“重阅”也就是第五次校阅《史通》,完成了其寓居二地(无为州和扬州)、五校《史通》的工作。

作者简介

姓名:王嘉川 邹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