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理论与方法
后金融危机时代国外基础科学研究政策的战略转向及启示
2020年04月02日 23:34 来源:中国软科学 作者:丁大尉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丁大尉 李正风 高璐(1.烟台大学 人文学院;2.清华大学 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摘要:在分析2008年金融危机后若干典型国家基础科学研究战略规划的先进理念、规划模式、战略思路及发展趋势的基础上,认为:后金融危机时代国外的基础科学研究政策已经呈现出功能目标、价值判断和治理路径三个方面的明显转向。进而指出,典型国家基础研究政策的战略转向给我们带来了建立服务多元社会目标的基础研究体系、培育应对社会风险的公共科技体系、构建治理视域下的基础研究政策环境、参与全球化范围内基础研究的竞争与合作等四个方面的启示。

  关键词:后金融危机;基础科学研究;科学政策;治理

  来源:《中国软科学》2015年第2期

The Strategy Turns and Implications of Foreign Basic Science Research Policy in the Post Financial Crisis Era

  Ding Dawei1 Li Zhengfeng2 Gao Lu3 (1.College of Humanities,Yantai University。  2.Institute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Tsinghua University。  3. The Institute for the History of Natural Sciences,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Abstract: Basing on analyzing advanced concepts,planning model,strategic thinking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basic scientific research of some typical countries after the 2008 financial crisis,this paper points out that the foreign basic research policy in the post-crisis era have shown three clear turns of function goals, value judgment and governance path.Then it points out that the basic research policy of typical countries have brought us four enlightenments:building up the system of basic research for Multiple social goals,fostering publ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ystem to deal with social risk,constucting basic research environment under governance vision and participating in global competing and collaborating of basic research.

  Keywords: post financial crisis;basic science research;science policy; governance

 

  一、后金融危机时代国外基础研究政策的战略转向

  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破坏,很多国家在推出经济救市计划的同时,还纷纷出台了新的科学政策报告,制定了新的科技战略规划。后金融危机时代,面对经济发展放缓、政府财务紧缩等问题,如何通过加强科学特别是基础科学研究来寻求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机遇,为经济振兴奠定新的基础,成为世界各国高度重视的重要问题。

  尽管基础科学研究活动一般被理解为“没有应用目标”、“不确定性较强的”、“好奇心驱使的”的科学探索行为,但面临危机后更为复杂的经济社会问题,很多国家的基础研究活动也被赋予了新的功能,特别是在解决能源、气候、卫生等问题上更是被寄予新的期望。重新认识基础科学研究的现实作用,已成为当前政府投入基础科学研究的重要理论预期。

  从布什的线性模式到斯托克斯的非线性模式再到OECD对于基础研究的分类 ,人们对于基础研究的理解正呈现出“多元化”趋势。同时,基础科学研究与国家目标之间的关系,也经历了从“松散”到“紧密”的认识转变。有学者甚至指出,新形势下,“国家在科学政策中的新角色已经变成与科学家合作,共同确保其资助的科学研究的诚信与产出率”[1]。金融危机后,对于基础科学研究的地位和作用的重新判断已成为科技政策的热点问题,“基础研究是什么”、“基础研究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等根本性问题更是重新成为政府的政策设计中必须直面的问题。

  从金融危机后国外典型国家的科学政策设计中可以看出,对基础研究的投资负载了解决危机带来的社会问题的新期望,对于基础研究功能的“广泛化”与价值的“多元化”理解已成为当前基础研究战略决策的重要特征。与应对传统的气候变化、食品安全、能源枯竭等问题一样,基础研究的突破甚至被视为推动经济增长、增加就业机会的有力工具。国外很多国家的基础研究战略规划不仅体现了对于基础研究内涵及其战略地位的新认识,也反映了对于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战略研究、技术创新之间关系的新理解。正确、系统地分析研究新形势下基础科学发展的新特点和新趋势,充分发挥基础研究对于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巨大推动作用,同样也是新时期正确制定我国基础科学研究政策的关键所在。

作者简介

姓名:丁大尉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