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科技考古
加强人类骨骼变异变形学研究
2020年11月27日 10:27 来源:文博中国 作者:王明辉 字号
2020年11月27日 10:27
来源:文博中国 作者:王明辉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法医界常说,尸体是不会骗人的。同样的,考古发现的人类遗骸也是不会骗人的,他们是一个个无言的诉说者,等待千百年后的我们去解读他们或精彩、或落寞、或跌宕、或平淡的人生。随着考古学的进步和现代科技对考古学介入程度的加深,人们普遍意识到古代人类遗骸也是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资源。我们必须利用一切手段发掘人类遗骸背后的故事,为深入了解古代人群和文化提供浓墨重彩的信息。

  人类骨骼考古的精彩故事不用赘述,多数考古学家都略知一二。我在此重点强调的是,要进一步加强人类遗骸的变异变形学研究(Osteology of Deformation & Variation)的理解和认识。

  人类从胎儿骨化、出生到死亡,骨骼的形态不断发生变化,只是有些变化是剧烈的、容易观察的,有些变化是缓慢的,非专业人员难以识别。人类骨骼的变化有些是生理性的,例如生长发育造成的骨骼变化,老化造成的退行性变化等;有些骨骼变化是性激素导致的,例如男性的骨骼一般比较粗壮,女性骨骼一般比较纤细;有些骨骼变化可能受到遗传影响,例如父母身材高大的个体,身高较高可能性比较大,反之亦然;有些骨骼变化受到环境和维度的影响,例如华南地区古代人群的肢骨普遍较华北地区小。这些都属于自然或生理因素造成的骨骼变化,一般学者也能注意到,但人类遗骸的变异变形学研究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些普遍性的骨骼变化,而是与古代社会文化、生业模式、环境、生活习俗和人群的社会关系等有关的骨骼变化。

  骨骼的病理性变化一般也容易观察到,有些变化是由于生理性的老化造成的,有些变化是由于某种或某几种疾病导致的骨骼变化,一般表现为骨质增生、骨质缺损、骨质疏松、骨质变异等几种形式,这就需要专门研究者确定疾病类型,并探寻疾病发生的原因以及疾病对个体和群体造成的影响等。有些疾病可能与当时的疫情密切相关,需要研究者借助多种手段仔细辨别。大多数人类疾病并不是现代社会才出现的,而是一直伴随人类始终,发病机理和造成影响具有较强的相似性,需要我们仔细甄别。有些疾病属于人畜共患病,与当时的生存环境密切相关。

  有些疾病与人类的生业模式具有较强的相关性,例如龋齿患病率的快速增长可能与生业模式的转换有关。有些疾病可能与自然环境密切相关,例如水土中某种微量元素缺乏或过剩,容易导致骨骼的特异性变化。有些疾病可能直接导致了某文化或人群的灭亡或迁徙,这些都需要专业人员利用多学科手段,进行多角度综合研究。

  骨骼创伤也是一种特殊的骨骼变异。战争或冲突造成骨骼创伤痕迹明显,可能直接导致个体死亡。有些创伤可能与疾病治疗或创伤治疗有关,例如某些开颅术可能源于治疗脑压过高或颅内损伤。有些创伤可能源于某种惩罚,例如古代的刖刑和髌刑就会直接导致小腿下部骨骼和髌骨缺失。有些创伤可能与某种文化习俗或制度有关,例如秦国尚首功经常造成战败国士兵颅骨缺失,在颈椎上可观察到明显的砍斫伤;某些原始人群的猎头习俗也可能造成类似创伤;商代的人牲习俗也造成大量无头尸骨。有些创伤可能与对待死者的态度或为展示战胜者的勇敢有关,例如有些人群会剥去死者的头皮作为战利品,在骨骼上留下剥头皮的痕迹;有些民族有拿对方头领的头骨作为饮器的习惯;有些民族有把死者头骨取下一块作为战利品或祛邪的习俗,也容易在骨骼上观察到切割或穿孔现象。

 

  有些骨骼变化与社会文化密切相关,这方面材料丰富且类型多样,是我们一直关注的重点问题。例如拔除两个上门齿可明显改变唇面部特征,枕部人工变形可使得面部宽阔饱满,可能与面部审美等有关。有的颅骨变形呈尖状或椭圆状,有的额骨变形呈扁平状,这些骨骼变形可能与个体的社会身份有关。有些骨骼变异可能与生活习惯有关,例如商代人群从小长期跪坐,在跖趾关节容易形成跪踞面;长期蹲坐习俗容易在脚腕部形成蹲踞面的骨骼变异;从小长期骑马容易在股骨颈部位出现“骑马人小平面”的骨骼变异;从小长期从事射箭,可在手指关节形成粗壮化或骨质增生;制陶工长期劳作可能在手指关节部位形成关节疾病。有些骨骼变异可能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例如明清时期汉族女性的缠足现象直接导致了脚趾关节的变异;从小阉割的太监群体性激素分泌失调,容易导致骨骺不宜愈合,影响身材和骨密度;有些原始人群存在食人风俗,在骨骼上造成火烧或敲骨吸髓式的骨骼变异;有些古代人群有在口中含球的习俗,容易导致口腔的变形和口腔卫生的恶化;有些古代群体有割体葬仪的习俗,在某些个体上出现骨骼缺失或增加的变异等。

  这些骨骼变形变异有些可能与生业模式有关,有些可能与社会文化、风俗习惯有关,有些可能出于审美需要,还有的与人群间关系有关。这些骨骼变形变异有些有意识的改变,有些是无意识的变化,有些是主动的适应性的改变,有些是被动的改变。这些骨骼变化的表现、原因和影响不一而足,需要研究者仔细辨别分析。

  人类对自身骨骼的改造和对自然的改造一样丰富多彩,也从未放弃改造自身。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类不断对自身进行不同形态的改变,而这种改变可能反过来又印证着不同人群、不同社会文化习俗和生业模式,进而成为全面研究不同人群的重要组成部分。时至今日,我们对自身的改造仍然没有停歇,都市里到处充斥着美容、美甲、文眉、文身、隆鼻、隆胸、健身等改造自身的诉求,也有削骨等改造自身骨骼的要求,也有穿高跟鞋形成的脚趾关节和束腰导致的腰椎部位的骨骼病变等。但是,我们相信,人类对自身的改造会一直持续下去,无论是改造皮肤毛发,还是直接改造骨骼,而且这种改造已经成为精彩纷呈的人类历史的一部分。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王明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