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文物系荆楚 祝福颂祖国 ——从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抗疫广告词看古代粤楚文化交流
2020年05月25日 11:56 来源:《中国文物报》2020年5月12日第5版 作者:胡田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期,微博联合@中国文博及全国博物馆组织开展了#文物系荆楚祝福颂祖国#祝福接力活动,通过展示各馆精美馆藏文物及其文化内涵为祖国加油,充分发挥了博物馆在传播知识、弘扬先进文化方面的积极作用。作为其中的一分子,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积极参与祝福接力,撰写了多则抗疫广告词,为战胜疫情贡献力量。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抗疫广告词集中体现了历史上岭南与荆楚地区的文化交流,多元文化的碰撞与融合,形成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

  宅兹中国 安兮荆楚

  “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早在《诗经·商颂》中,就已出现了“荆楚”之名,诗中记述的,是商王势力衰微、荆楚反叛,武丁中兴后,商朝日渐强盛,遂出兵奋伐荆楚的一段历史。

  楚国先人筚路蓝缕,长期被视为“蛮夷”。直至公元前706年,楚国攻打随国,楚人对发兵的动机做出了如下解释:“我蛮夷也。今诸侯皆为叛相侵,或相杀。我有敝甲,欲以观中国之政,请王室尊吾号。”说明此时的楚国,仍旧没有资格参与中原政务。历经先秦时期八百年的发展,楚国最终成长为江汉地区最强大的国家,甚至在政治与军事上拥有了问鼎中原的实力。楚文化更是独领风骚,为后世留下了别具一格的丰厚历史文化遗产。

  今人大多将广州称为“羊城”“花城”,却鲜有人知道,广州还有一个古称“楚庭”。在越秀山一隅,仍然矗立着“古之楚庭”石牌坊,楚庭之名,或许与五羊衔穗的故事有关。据晋裴渊《广州记》:“广州厅事梁上,画五羊,又作五谷囊,随羊悬之。云:‘昔高固为楚相,五羊衔谷萃于楚庭’。故图其象为瑞。”五羊的神话最早流传于楚地,如今却成为广州的标志,这“正是楚与南越关系密切,渊源久远的一种反映”(黎金:《楚庭、羊城与广州》,《广州文史》第77辑)。

  “宅兹中国”的“中国”涵义与今天不同,指的是成周洛邑。随着历史的演进,“中国”的内涵不断丰富。疫情当前,人们减少外出,“宅”在家里学习、工作、娱乐,为自己和他人负责,也是一种“战疫”的方式,恰巧引申出“宅兹中国”的另外一层含义。

  荆山有玉 粤楚同天

  真正让荆山名传天下的,是传说中楚人卞和在荆山发现的和氏璧。和氏璧的身影屡见于古籍,留下了不少未解之谜,文人墨客也爱以荆山之玉为典故吟咏诗篇,宋代陈允平有诗:“荆山有玉鸣朝凤,沧海无珠走夜龙。”

  以和氏璧为代表的楚玉工艺精湛、纹饰华美,是财富与社会地位的象征,具有礼玉、佩玉等多重功能。楚人信巫鬼,玉作为祭祀用具,能够辟邪通灵。屈原在《九歌·东皇太一》中描述了祭祀东皇时的盛大场景:“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玉,不仅是装饰品,还寄托了楚人的精神信仰。

  南越王墓也出土了不少具有楚式风格的玉器,楚玉作为楚文化的载体,对春秋时期以来人们的审美追求与治玉技术产生了极大影响。

  龙腾粤海 凤舞楚天

  楚人有崇凤的习俗,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凤鸟逐渐演化为楚人的图腾。南越王墓出土多件凤鸟纹玉器,深受楚文化影响。凤纹牌形佩,双面透雕,中间是一个长方框,框外上端连着一朵卷云纹,框内透雕一倒悬的变形凤鸟纹,回环卷曲布满方框内。方框下面雕刻一只高冠卷尾的变形凤鸟,前爪触及框内凤鸟的头顶。右侧雕一昂首挺胸的凤鸟,双足踩一璧,长尾下垂,末端回卷以托玉璧;左侧透雕璎珞一串,其上装饰一变形小鸟。这件玉佩具有战国楚玉的风格,体现了强烈的尊凤意识,呈现出南越王墓出土文物的多元文化因素。

  ▲凤纹牌形佩

  ▲铜罍

  ▲透雕龙凤纹重环玉佩

  除了凤以外,龙也是楚文化器物上常见的形象。南越王墓出土的透雕龙凤纹重环玉佩,圆璧形,以圆圈分隔为内外两圈。内圈透雕一游龙,两爪及尾伸向外区;外区透雕一凤鸟,立龙爪上,鸟冠及尾羽皆为卷云纹,填满外区上下,图案构思奇巧。重环是战国晚期楚式玉雕的新造型(杨建芳:《南越王墓玉器——楚、汉、越文化交汇、融合的见证》,《南方民族考古》2012年),极具特色。

  云山观潮涌 楚天待鹤归

  《汉书·地理志》记载楚人“信巫鬼,重淫祀”。楚人信奉通过巫觋和仪式,能够沟通鬼神,得到祖宗神灵庇佑,形成了与中原地区截然不同的文化传统。2019年12月,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与随州市博物馆、随州久洲艺术博物馆联合举办“曾国宝藏”展,展出来自随州地区曾国墓葬出土的青铜器精品,展现了曾国七百年辉煌历史和精湛的青铜器冶铸技术。曾国深受楚文化影响,曾侯乙墓出土的鹿角立鹤是想象中的瑞兽,它神秘诡谲的造型,正是楚地盛行巫风的反映。

  ▲曾侯乙鹿角立鹤

  ▲人操蛇鎏金铜托座

  ▲兽首衔璧玉佩

  南越王墓出土的人操蛇漆木屏风托座,人俑着短袖上衣、露膝短裤,跣足,两眼瞪圆,口衔一条双头蛇,双手操蛇,双腿也夹蛇,四蛇相互绞缠。在《山海经》里,夸父、雨师妾、强良等神人都被描述为操蛇、珥蛇、衔蛇的形象,巫咸国的人则“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张光直认为,商周青铜器上的动物纹样是助理巫觋通天地工作的各种动物在青铜器上的形象,这件人操蛇托座或许也存在同样的巫文化内涵。

  猛虎驱疫 祥凤致瑞

  错金铭文铜虎节出土于南越王墓西耳室,全器铸成一只蹲踞状老虎,口大张,露齿,弓腰,尾上卷成“8”字形,姿态生动威猛。老虎的身体为一块扁平铜板,铸出弯叶形浅凹槽,贴以金箔片,正面有错金铭文“王命=车驲”五字。它的形态与铭文,具有战国中期楚国器物的特征。关于铭文的最后一字释读为“驲”,是李家浩的观点,杜预注《左传》文公十六年“楚子乘驲会师于临品”云“驲,传车也。”节铭“车驲”连言,当为汉代驿传的一种。同句孔颖达疏“驲,尊者之传也。”虎节应当是身份高贵的人乘传时所用的凭证。传世的楚国虎节有两件,分别藏于故宫博物院与湖南省博物馆,其中湖南省博的虎节为战国中期楚国制造,有铭文“王命传赁”,无论是器物形态,还是铭文格式,都与南越王墓出土的这件非常相似,左为同一时期的器物。

  关于节的使用,《周礼》有明确规定:“掌守邦节,而辨其用,以辅王命。守邦者用玉节,守都鄙者用角节,凡邦国之使节,山国用虎节,土国用人节,泽国用龙节,皆金也……凡通达于天下者必有节,以传辅之。”南越王墓出土的错金铭文铜虎节,正符合“通达于天下”之意。

  一直以来,虎以其阳刚威猛的形象,被认为是能够辟邪镇恶的瑞兽,故而历代统治者多以虎符作为发兵的凭证。虎与凤鸟的形象,都是象征太平之兆,猛虎驱疫,祥凤致瑞,表达了美好祝愿,也暗含着楚粤之间古早的历史文化渊源。

  编钟齐鸣祈国泰 玉人曼舞祝民安

  南越王墓东耳室出土了一套14件钮钟和5件甬钟,根据对比研究,这套编钟与洛庄汉墓、大云山汉墓的编钟编列完全相同,说明西汉时期有一套规范严整的乐悬制度。乐悬的形制是礼乐文明的外在表现,西汉一统,参考周礼重新制礼作乐,重建汉朝礼乐制度。南越国在编钟之外,还在乐悬中加入了具有越地特色的勾鑃。

  ▲曾侯與编钟(其一)

  ▲玉舞人

  南越王墓出土的玉舞人长发梳成螺髻,着右衽长袖衣与绣裙,扭胯并膝而跪,左手上扬,长袖下垂,右手向侧后方甩袖,这一造型说明楚式长袖舞在南越宫廷中盛行。汉代礼乐雅俗并重,在继承前代雅乐的基础上,楚声也由俗入雅,成为礼仪乐章,在编钟、编磬等传统乐器之外,宗庙宴飨的用乐也更加丰富。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在李白之后,“江城”便与武汉联系在了一起。梦绕江城月,心驰楚天楼。咫尺江山虽地分楚粤,一轮明月,同照古今。青山一道同云雨,楚粤何曾是两乡。愿武汉花长好,人长在,明月长圆无缺。宅兹中国,安兮荆楚,山川万里,皆同此心。

作者简介

姓名:胡田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