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从窦绾墓出土文物管窥一代王妃的精致生活
2019年09月19日 10:42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周蕾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968年5月,解放军工程兵某部在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陵山施工时,发现一个巨大洞穴。经河北省文物工作队同志现场勘查,是一座汉代大墓。这座豪华的地下宫殿出土文物数千件,有些带有珍贵的铭文,考古学家根据铭文确定这座墓的主人是汉武帝同父异母之弟、西汉中山国第一代王“中山靖王”刘胜。

  汉代盛行夫妻合葬,且合葬的习惯是同地不同穴,根据对刘胜墓周围环境的详细勘察,考古人员最终在刘胜墓北约120米的位置发现了其王后窦绾的墓葬。窦绾墓虽不及刘胜墓出土文物数量多,但是举世闻名的长信宫灯等却出自她的墓葬。我们就从窦绾墓的出土文物,一探汉王妃的日常生活。

  豪门贵女,身份显赫

  在窦绾墓的后室出土了一方铜印。铜印一面以篆体刻“窦绾”二字,另一面刻“窦君须”三字,侧面有用来系带的长方形穿孔,由此可知满城二号汉墓主人姓“窦”,名“绾”,字“君须”,身份为一号墓主人中山靖王刘胜的王后。

  窦绾印

  “中华第一灯”长信宫灯出土自窦绾墓。通高48厘米,长信宫灯刻有九处铭文,共65字。从“阳信家”“长信”“今内者卧”等铭文可知此灯曾几易其主。最早是阳信夷侯刘揭所有,后因他的儿子刘中意参与“吴楚七国之乱”而被抄家除国,长信宫灯被朝廷没收,收入长信宫中。当时长信宫的主人是窦太后。窦太后的老家距刘胜的封地中山国很近,刘胜的王后窦绾与窦太后同姓“窦”,很可能有亲缘关系。这件铜灯很有可能是窦太后送给窦绾,并在窦绾死后随葬入墓。长信宫灯灯体是一个跪地执灯的年轻宫女,宫女头戴巾帼,眉眼细长,表情恭谨,身穿汉服。她的右臂上举托起灯盘,袖口下垂形成灯罩,灯盘上有弧形屏板可以调节亮度。宫女身体中空,烟灰经右臂进入体内,既美观又不污染室内环境,且灯可拆卸成六部分,有利于清洁。长信宫灯出土后引起国内外众多赞赏,多次作为“文物使者”代表新中国飞赴世界各地展出。这样精巧的一件铜灯,由窦太后赠送给“娘家人”窦绾,可见窦绾出身名门,是身份显赫的豪门贵女,她与刘胜的结合则成了刘窦两家又一次“强强联合”的豪门联姻。

  长信宫灯

  芙蓉不及美人妆,烟雾缭绕珠翠香

  自古汉宫出美人。美人除了天生丽质之外,还要有化妆品、饰品等锦上添花。窦绾墓出土了一款朱雀衔环铜杯,通体错金,装饰华丽。中间为一只口衔玉环的朱雀,朱雀昂首翘尾,站在兽背上振翅欲飞。朱雀脚下的小兽匍匐在地,昂首张口,四只脚分别踏在两侧高足杯的底座上。高足杯内外装饰柿蒂纹,杯外镶嵌圆形和心形绿松石。朱雀和小兽相辅相成,高足杯分置两端,既飞扬灵动又沉稳平衡。出土时,高足杯内还残存红色痕迹,由此推测这是王后窦绾用来盛放化妆品的器物。用这样精致华丽的器物放置化妆品,可见王室贵族生活的奢华。

  朱雀衔环铜杯

  玉舞人玛瑙水晶珠串

  窦绾墓还出土一件非常别致的玉舞人玛瑙水晶珠串,长40厘米,是类似于项链的饰品,佩戴于王后的胸前,由蝉形、花蕊形小玉饰和水晶、玛瑙等不同材质的珠子组成。其中最生动别致的是项链中间的玉舞人,舞者上身穿长袖衣,下身穿长裙,服装通身紧窄,下摆呈喇叭状,长可曳地,行不露足,为汉代最出名“曲裙”,类似今天的“鱼尾裙”,很能凸显女性凹凸有致的身材。舞女一手甩至腰间,一手举过头顶,好像在跳汉代流行的“翘袖折腰舞”,舞姿非常优美。在《西京杂记》中曾有记载:汉高祖刘邦的宠妃戚夫人善跳“翘袖折腰舞”。窦绾胸前的玉舞人,头梳发髻,身着流行的汉服,玲珑的身段不仅重现了这种美妙舞姿,也展示出汉代宫廷女子衣着服饰的特点和风尚。

  古代宫女梳妆打扮,离不开“正衣冠”的铜镜。窦绾墓共出土三件铜镜。第一件为四乳兽纹铜镜,出土于窦绾墓主室漆盒,分内外两区,内区为蟠龙纹,外区为怪神双手持龙纹,内外两区之间用四乳四叶纹和凹弦纹相隔。第二件为蟠螭纹规矩铜镜,这面铜镜钮部为桥形,钮座为方形,钮座外两凸弦纹之间有15字铭文“大乐富贵,得所好,千秋万岁,延年益寿”。第三件连弧纹铜镜形体很小,出土于窦绾玉衣的左手中,也是桥形钮,钮外装饰龙纹,边缘装饰一周连弧纹,可能是王后随身携带的物品。

  蟠螭纹规矩铜镜

  窦绾墓还出土一件骑兽人物铜博山炉。炉底一铜盘,盘中盛水象征大海。盘中一骑海兽的力士,上身裸露,下身穿短裤,屈膝骑在兽身上,左手按住海兽脖子,右手用力举起炉身,颇有力举万钧的气势。炉盖分上下两层,采用镂雕工艺,上层铸有重叠的山峦,缭绕的流云,山云之间有猛虎扑羊,人兽搏斗及人赶牛车的场面;下层铸有龙、虎、朱雀、骆驼等动物及树木、云气等纹饰。水汽上升,烟雾缭绕,诸多景致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好像虚无缥缈的仙境。

  骑兽人物铜博山炉

  乐舞书画,气质如兰

  在东汉的蔡伦发明造纸术之前,文字都是记录在竹简木牍之上的。要改正竹简木牍上的错别字,就需要用到书刀。窦绾墓共出土20件书刀,它们通高15~18厘米,是窦绾的文房用具之一。据史籍记载,窦绾的丈夫刘胜喜好文辞,在文学方面颇有成就。从出土文物看,作为正妻的窦绾同样夫唱妇随,也保持着阅读或书写的习惯。

  除了喜好阅读,王后窦绾的精神生活还离不开音乐。窦绾墓出土了两个通高4.4~7.2厘米的铜筑枘,推测可能是古代乐器“筑”上固定弦的器物。筑是古代的弦乐器,用竹尺敲击发出声音。

  除了喜好音乐,窦绾还喜欢舞蹈。她的墓出土的一方直径0.6厘米的肖形铜印,刻有生动的乐舞表演图案,图案上方有两人正在奏乐,下方一人穿着长袖衣翩翩起舞,十分生动。

  铜筑枘

  肖形铜印陶

  床前有酒休辞醉,心上无忧慢赏花

  刘胜窦绾夫妇非常喜好喝酒。满城汉墓共出土33件陶制大酒缸,酒缸装满后可盛酒可达一万多斤,其中窦绾墓的就多达17件,出土时底部还残存白色粉末状渣子。部分陶缸肩部写有“甘醪十五石”“黍酒十一石”“稻酒十一石”等文字,表明了酒的名称和种类,说明汉代已用多种谷物酿造不同的酒,也印证了刘胜夫妇喜好喝酒的史实。

  陶酒缸

  喝酒的时候要有游戏助兴。窦绾墓出土了一套行酒令钱和一枚铜骰,是刘胜夫妇二人生前宴请宾客时行酒令用的。行酒令钱共40枚,外圆内方,正面铸篆体阳文,背面没有纹饰。其中的20枚分别铸有“第一”至“第廿”字样,另20枚铸三字或四字韵语。这枚铜骰共18面,直径仅为2.2厘米,通体用金银丝错处隶书或篆书文字,16面为数字“一”至“十六”,另外两面相互对称,分别是“酒来”和“骄”字。各个面的空隙间还用金丝错出三角形卷云纹,并镶嵌红玛瑙和绿松石为装饰。在如此小的体积上错出如此复杂的纹饰,说明汉代错金银技术已经非常高超。它和行酒令钱一起出土,可能是配套使用的行酒令工具。

  行酒令钱

  铜骰

  铜当卢

  窦绾墓还出土有马的饰件铜当卢。当卢是马面部的装饰品,上宽下窄呈叶子状,放在马额头位置,背面还有穿绳的钮。闲暇时,刘胜夫妇喜欢乘坐“安车”在宫廷内游玩。“安车”是汉代宫廷内能够乘坐的马车,一般为四马驾驭。车的铜饰品非常精美,可以说是汉代“豪车”。

  在当年的考古发掘中,专家发现窦绾墓和刘胜墓布局大体相同,但窦绾的离世约晚于刘胜10年左右,其墓的建造规模和坚固、规整程度都超过了刘胜墓。史籍记载刘胜“乐酒好内”,妻妾成群,子孙多达120余人。而窦绾出身豪门,与刘胜年少结发,每日“淡匀双脸浅匀眉”,戴上最美的珠宝首饰,沐浴着袅袅香烟,或琴棋书画,或乐舞宴饮,或乘车游乐。在相伴近40载岁月里,她内外兼修,与夫君志趣相投,过着极其精致的生活,甚至在丈夫和自己相继离世的十年里依旧能笑看风云,在死后还享受着无比奢华的陪葬。窦绾墓中的出土文物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代汉王妃的精致生活轮廓。

作者简介

姓名:周蕾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