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慧眼识真 学者风范 ——怀念朱启新先生
2018年05月09日 14:38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孙寿岭 字号
关键词:先生;版本;朱启新;文物工作者;孙寿岭;武威;验证;印刷;修改意见;研究成果

内容摘要:4月 10日从《中国文物报》上获悉,文物出版社资深编审、原《文物》月刊副主编朱启新先生因病于2018年 4月 3日在北京逝世,使我顿然惊愕。之前,我有一篇题为《武威出土西夏瓷器》的文章在《文物天地》发表,先生看到后来电话说:“文章写得不错,内容新颖充实,特别是照片拍得清晰、明快,若还另有新稿件和照片请再寄来,一并在《中国文物报》刊登。之后,北京大学考古学泰斗宿白先生看到了刊登在《中国文物报》上的消息,不顾年事已高,不畏数千里之遥,赶赴武威观看泥活字版本。有了先生的慧眼识真,才有西夏文泥活字版本的骤然面世,才有我后来对泥活字版本的研究成果。由于朱启新先生对最基层文物工作者的热情、真诚、关心感动了我。

关键词:先生;版本;朱启新;文物工作者;孙寿岭;武威;验证;印刷;修改意见;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

  4月10日从《中国文物报》上获悉,文物出版社资深编审、原《文物》月刊副主编朱启新先生因病于2018年4月3日在北京逝世,使我顿然惊愕。先生的去世是文物界的重大损失,亦使我失去了相交数十年的导师。

  我与先生最初相识是在1994年3月。之前,我有一篇题为《武威出土西夏瓷器》的文章在《文物天地》发表,先生看到后来电话说:“文章写得不错,内容新颖充实,特别是照片拍得清晰、明快,若还另有新稿件和照片请再寄来,一并在《中国文物报》刊登。”我听后心里十分感激,顺便说道:1991年4月我给《中国文物报》寄了一篇《武威发现了西夏文泥活字佛经版本〈维摩诘所说经〉》的文章,一直未见采用,不知下落。请先生查询一下,并提出批评、修改意见。先生一听非常惊奇地说:“你们武威发现了西夏文泥活字版本,这可是重大发现啊!”我说:“就是”。先生说:“好,我查找一下。” 没几天先生即来信说:“你的稿件我找到了,很重要,很好。关于泥活字的文章我还从来没发现有人写过,尤其是你发现了西夏文泥活字佛经版本,这可真是太珍贵了,太重要了。我已安排在3月27日《中国文物报》上刊出,到时请查看”。先生如此迅速、重视我们边远地区最基层文物工作者的一个新发现、新信息,不厌其烦地将尘封三年多的文稿从字纸堆中找出来并予以刊登,使我十分感动。仅这一件事,就反映了先生认真踏实,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深厚渊博的文物考证功底。正因为有先生的慧眼识真,才有以后的泥活字版本与世人见面。

  之后,北京大学考古学泰斗宿白先生看到了刊登在《中国文物报》上的消息,不顾年事已高,不畏数千里之遥,赶赴武威观看泥活字版本。看后建议我以毕昇之法试制一些泥活字,通过亲身印刷来验证泥活字是否可行。在先生的指教下,我依照毕昇之法,经过三年多的时间研制成功了西夏文泥活字新版本《维摩诘所说经》。通过这次实践,验证了泥活字确实能印刷,毕昇的发明是正确无误的。有了先生的慧眼识真,才有西夏文泥活字版本的骤然面世,才有我后来对泥活字版本的研究成果。

  由于朱启新先生对最基层文物工作者的热情、真诚、关心感动了我,后来,每当有了文物方面的新发现、新信息,我便立即写稿寄去,有不懂的问题写信求教,先生总是热情接纳,不厌其烦地一一赐教。虽远隔千里之遥,却如近在咫尺,友情日益增厚,成为未曾谋面的忘年之交。先生仙逝的消息传来,悲痛难抑,谨撰此文,以作纪念。

  安息吧,我未曾谋面的恩师。

作者简介

姓名:孙寿岭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