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代家湾村探寻宝鸡的秘密和传说
2017年02月07日 09:45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祝嘉 字号

内容摘要:史料记载,陈仓城分为上下两城,上城位于代家湾村六组北部半坡之上,为春秋时期周平王九年(秦文公四年,公元前762年)秦文公所筑,下城位于引渭渠南原铁路隧洞之上,为三国时期魏明帝太和二年(公元228年)魏将郝昭所筑。因此,陈宝祠也被称作陈宝夫人祠,而陈宝夫人祠所在的地方则被称作雊鸡台,后来转音为斗鸡台。然而, 1927年至1928年,盘踞在凤翔的国民党军阀党玉琨,在斗鸡台地区大肆盗掘文物达千余件,给当地历史文化和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了沉重打击。据代家湾村村民回忆,每天都有四五百人在代家湾村代家沟轮番挖掘,地里的庄稼则因无人照料而荒废。党玉琨死后,这些青铜器经历战乱、多次流转,一些散落民间,一些流落海外,见证宝鸡乃至中国历史的青铜器,等待着后人的寻找和解读。

关键词:家湾村;宝鸡;斗鸡;青铜器;陈宝祠;祭祀;怪兽;童子;火球;野鸡

作者简介:

  今年是丁酉鸡年,也是“宝鸡”的本命年。唐至德二年(公元 757年),唐肃宗将陈仓更名为宝鸡,取“石鸡鸣瑞”之意。那一年恰好也是鸡年,而且还是丁酉鸡年,距今整整 21个甲子。

  说到“宝鸡”的来历,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那就是代家湾——一片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的区域。数千年来,代家湾一直见证并参与宝鸡历史的更迭和变迁,留下了大量与宝鸡息息相关的遗存和故事。

  在鸡年春节前夕,记者来到位于金台区蟠龙塬下的代家湾村,探寻隐藏在繁华和喧嚣之中,关于“宝鸡”的秘密和传说……

  消失的陈仓城

  代家湾的历史非常久远,它曾有一段时间名为“戴家湾”。上世纪三十年代,北平研究院历史研究所的考古专家曾在此进行过考古发掘,结果表明,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是人类居住的理想场所了。

  由于代家湾北依坡塬,南临渭水,地势向阳,水草丰茂,因而在西周时期,成为王室绝佳的养马基地。为西周王室养马者,就是秦人的先祖非子,他不仅获得了封地,更获得了封号,标志着秦人从此站上了历史舞台。

  公元前 762年,非子的六世孙秦文公率领 700名军士,由西垂(今甘肃省礼县一带)浩浩荡荡地杀到这里,向世人庄严宣告:“这是我们先祖的地盘,现在我们要夺回来,并在这里建立都邑。”这就是陈仓城的前身,史称“汧渭之会”,以代家湾为中心,东至虢镇,西至金陵河,北至王家崖,南至渭河。

  史料记载,陈仓城分为上下两城,上城位于代家湾村六组北部半坡之上,为春秋时期周平王九年(秦文公四年,公元前 762年)秦文公所筑,下城位于引渭渠南原铁路隧

  洞之上,为三国时期魏明帝太和二年(公元 228年)魏将郝昭所筑。陈仓城是关中平原的西大门,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的军事要地,仅周、秦、汉三代,就有十余场大规模战争发生于此。

  真正让陈仓城乃至宝鸡扬名海内外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故事。楚汉争霸时,刘邦从汉中出兵关中,一面派老弱病残修复褒斜栈道,吸引章邯主力在斜峪口防范,一面率精兵强将秘密翻山越岭,迂回夺取大散关、攻占陈仓城,为最终击败项羽奠定了军事基础。“群雄割据苦苍生,赤帝陈仓暗度兵。世代烟遥人事改,春来依旧鸟嘤鸣。”这是清代诗人金应杰赞美宝鸡古八景之一“陈仓汉址”的七言绝句,读之让人仿佛回到了金戈铁马的争雄时代。如今,陈仓上城已杳然无存,陈仓下城仍有依稀可见的颓垣断壁,似乎向后人讲述着历史的沧海桑田。

  火毁的陈宝祠

  2015年年底,一场大火焚毁了位于代家湾村的陈宝祠,令我市大批文化学者痛心疾首。已故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原教授苏秉琦曾表示,陈宝祠建设时间早、祭祀延续久、社会影响大,堪称“秦人第一祠”。更值得惋惜的是,陈宝祠的历史与“宝鸡”的得名有着直接联系。

  传说,秦文公时期,一个陈仓人

  偶尔捕得一只怪兽,似猪非猪,似羊非羊。人们不知其名,但觉奇怪,于是陈仓人决定献给秦文公。走在半路上,陈仓人遇见两个童子,他们说这个怪兽名叫“媪”,经常潜伏在地下,专吃死人的大脑,如果想杀死它,就要用树枝刺它的头。这时,怪兽突然开口对陈仓人说道:“二童子名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陈仓人听罢,立刻丢掉怪兽去追两个童子,童子随即变作两只野鸡,飞入丛中,消失不见。

  陈仓人将这一奇遇告知秦文公,秦文公遂派人去追捕,结果在陈仓城北阪找到了雌鸡,但雌鸡却在瞬间化成一尊石头。秦人盛行鸟崇拜,对包括鸡在内的鸟有着崇高的敬意,同时,认为鸡有文、武、勇、仁、信五种美德,是一种向好向善的德禽。于是,秦文公便在当地建立了祠堂,取名陈宝祠,专门祭祀陈宝。

  当然,这个故事仅限于传说,关于陈宝祠,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渭水》中给出了更科学的解释:所谓“陈宝”,不过是块陨石,在夜间坠落于陈仓城北阪,发出巨雷般的响声和震动,野鸡受到惊吓,鸣叫不止。秦文公根据伯阳的建议,以游猎为名找到陨石,将其尊为象征天石、神石的陈宝,而作为陈宝的所有者,自己也是奉天意、神旨为君治国,其实是统摄人心的一种手段。

  从秦至汉的数百年间,祭祀陈宝的活动盛大而隆重,甚至上升到国之大典,由皇帝亲自参与祭祀。及至唐至德二年(公元 757年),正在凤翔平定安史之乱的唐肃宗,取“石鸡鸣瑞”之意,将陈仓县更名为宝鸡县,从此留下了一个吉祥有趣的地名。

  没落的斗鸡台

  与陈仓县一起更名的,还有代家湾村所在的祀鸡台,那是秦汉时期的祭祀场所,后来成为人们的集会地。到了唐代,斗鸡之风盛行,祀鸡台成为大家斗鸡的会场,因而改名为斗鸡台。

  关于斗鸡台的得名,还有一种说法。当年由童子变成的雌雄两只鸡,分别化身为陈宝夫人和叶君两位神灵,他们每一两年见一次面,每次叶君来时,天雷滚滚,震耳欲聋,母鸡也跟着鸣叫,发出“雊雊”的声音,仿佛陈宝夫人对爱人的呼唤。因此,陈宝祠也被称作陈宝夫人祠,而陈宝夫人祠所在的地方则被称作雊鸡台,后来转音为斗鸡台。

  而在代家湾村,还流传着另一种说法。唐至德二年(公元 757年),当地村民常能看见,每晚三更以后,有两团火球从天上落到地下,而在五更以前,两团火球又从地下返回天上。原来,这两团火球是天宫中的两只神鸡,每晚偷偷来到凡间争斗玩耍,直到有一次错过返回的时间而化为石鸡,老百姓便把神鸡争斗玩耍的地方称为斗鸡台。

  在秦宪公二年(公元前 714年)迁都平阳之前,斗鸡台地区一直是王公贵族生活的地方,经历了数千年的涤荡,虽然很多东西都已湮没,但有一样东西保留至今,那就是青铜器。

  1901年,代家湾村村民王奎在村北坡地取土时,发现包括一件青铜禁在内的 30余件青铜器,从此,代家湾村所在的斗鸡台地区名声大振。一百多年来,这里曾出土过大量精美绝伦、世所罕见的青铜器,也使青铜器当之无愧地成为“宝鸡之宝”。

  然而, 1927年至 1928年,盘踞在凤翔的国民党军阀党玉琨,在斗鸡台地区大肆盗掘文物达千余件,给当地历史文化和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了沉重打击。据代家湾村村民回忆,每天都有四五百人在代家湾村代家沟轮番挖掘,地里的庄稼则因无人照料而荒废。党玉琨要求农民,挖到青铜器就上交,挖到陶器就扔掉或打碎,并派手下荷枪实弹地看管挖到的宝贝,如有遗失便拿村民问罪。党玉琨死后,这些青铜器经历战乱、多次流转,一些散落民间,一些流落海外,见证宝鸡乃至中国历史的青铜器,等待着后人的寻找和解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