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特拉维夫“白城”保护之启示
2016年08月08日 15:40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吴新 字号

内容摘要:特拉维夫白城主要是由从欧洲移居巴勒斯坦的犹太建筑师于1930年代至1940年代所建,受到欧洲建筑影响较大。据笔者了解,其实特拉维夫白城和雅法老城的保护并非一帆风顺,特拉维夫市政府也并不是很早就认识到白城的历史文化价值。1990年,相关部门开始制定国家规划和建筑修正案,指定包括有保护委员会各类专家的地方规划权威,去准备保护规划和为保护附录设置指南,特拉维夫老城的保护才真正走上一条快速道路。目前,我国共有50处世界遗产,其中年代最近的是明清文化遗存,而以色列特拉维夫“白城”仅有70年历史的民居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扩展了我们的视野。以色列土地管理局拥有约95%的国家的土地,而特拉维夫69.6%的土地为国家和地方政府拥有(其中地方政府拥有24.8%的城市土地)。

关键词:特拉维夫;白城;拆除;保护;世界文化遗产;遗存;学者;鲍豪斯;政府;城市规划

作者简介:

  2003年,特拉维夫老城区(俗称白城,因建筑外墙大多为白色或浅白色,在阳光的映照下分外夺目)通过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评审程序,成为当时全球六百多个世界文化遗产中最年轻的遗产之一。

  特拉维夫白城主要是由从欧洲移居巴勒斯坦的犹太建筑师于1930年代至1940年代所建,受到欧洲建筑影响较大。由于这些建筑设计师大多受到德国鲍豪斯(bauhaus)学院的影响,因此这些建筑也被称为“鲍豪斯建筑”。尽管每个建筑师有其独特性,但是白城的建筑却分享着大体相同的外观:三至四层高,强调水平方向明晰,轻质的石膏墙或混凝土色,扁平的屋顶和对着窗口的楼梯,玻璃与砖石相间得当。建筑的阳台长而宽大、窗户窄小,不仅美观实用且遮阳保暖,适合其地中海的气候。在1931年至1937年间,约有2700幢此类风格的建筑相继建成。目前,特拉维夫市约有4000幢这样的建筑,而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特拉维夫白城,指的就是市内几条主要大街上约1000幢被列入保护计划的此类建筑。

  一些介绍白城及其保护的文章指出,特拉维夫政府从一开始就致力于该城的保护。据笔者了解,其实特拉维夫白城和雅法老城的保护并非一帆风顺,特拉维夫市政府也并不是很早就认识到白城的历史文化价值。

  早在二战前后,大批犹太人移民到该地区需要大量住宅,又因以色列建国而与周边国家发生战争损毁了部分房屋,以色列政府曾在1940年代中后期计划拆除老旧建筑,整个拆除行动一直持续到1951年。在1949年,反对拆除的抗争开始零散出现,但此时的抗议是软弱和无效的。之后,随着一些建筑和艺术方面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的反对和抗争,特拉维夫市政府拆除的力度、范围、强度也在不断缩减。

  这些著名的专家、学者在保护雅法老城和白城过程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代表人物包括总理办公室文物部门的负责人Samuel Yevin、工程师和城市规划师Eliezer Brutzcus、建筑师和画家Marcel Janco。他们凭借个人影响以及能够接近相关官员的便利,不断给政府部门施加压力,同时也提出了很多保护利用建议和规划。政府部门也逐步采取了部分建议,如保留几条街区作为艺术家创作之地、文化艺术之博物馆等,进而推动了老城区的相关保护议程。

  从1980年代开始,雕塑家Dani Karavan和建筑历史学家Michael (Micha) Levin博士意识到特拉维夫拥有世界上唯一最大规模的鲍豪斯建筑群。通过举办一些与雕塑有关的巡回展,揭示了特拉维夫现代建筑的重要性和独特的魅力,唤起了政府对于现代遗产保护的高度重视。1990年,相关部门开始制定国家规划和建筑修正案,指定包括有保护委员会各类专家的地方规划权威,去准备保护规划和为保护附录设置指南,特拉维夫老城的保护才真正走上一条快速道路。

  特拉维夫政府将一个普通百姓居住为主,建成时间70年左右,且算不上富丽堂皇的“白城”申遗成功,给我们在文化遗产保护及申遗方面一些启示。

  第一,近现代文化遗存同样能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目前,我国共有50处世界遗产,其中年代最近的是明清文化遗存,而以色列特拉维夫“白城”仅有70年历史的民居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扩展了我们的视野。正如特拉维夫市以色列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麦克尔·特纳说的,它是最年轻的遗产之一,但其代表的是一种文化,文化遗产重要的不是年代,而是其代表的那个年代所特有的文化内涵。

  第二,重视发挥专家、学者及社会团体的作用。在特拉维夫“白城”的保护过程中,专家、学者作用突出。当地政府开始采取拆除举措后,最早开始反对拆除的声音即来自部分专家、学者。在他们不断呼吁,撰写多份调研报告,并与社会团体合作后,当地政府被迫逐步停止了拆除行动。

  建议我国各级政府在规划或进行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时,能够广泛听取各方专家、学者及相关社区人员的意见和建议。在各方意见相距较大时,不宜草率作出决策,而是请各方多接触、沟通和交流,凝聚共识后,再形成一个初步的规划。

  第三,保护文化遗产的完整性意义重大。特拉维夫“白城”有4000余栋鲍豪斯类型的建筑,其中1000多栋建筑受到政府保护。想象一下,若是当初特拉维夫大规模拆除老城房屋时,仅仅保留一些有代表性的个别建筑,它是很难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

  著名的“白城”保护者之一,工程师和城市规划师Brutzcus认为:“保护一些分散的房子,使它们保存在废墟中,是一个没有价值的行为。保护项目的实质是保持老城区的整体气氛”。这位值得尊敬的规划师给特拉维夫政府撰写的报告中说:特拉维夫现有72%的被拆除房屋是可以修复的。他促成了政府对部分拆除建筑展开修复工作,从而保护了“白城”的完整性。

  第四,地方政府有责任保留当地独特的人类文明活动的遗存。早在上世纪50年代,特拉维夫那些反对拆除举措的专家学者及社会团体诉求不尽相同,其中的一些专家想要为各地而来的移民艺术家留下几条街区来从事艺术工作,一些则希望为那些习惯于在此生活的人保留一份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无论何种诉求,都为日后“白城”和雅法老城的保护和申遗奠定了基础。

  我国在一些著名历史文化城镇保护和申遗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但是还有更多知名度不高但具有地方特色人文遗存需要保护。如陕西省关中地区以前广大农村和乡镇的房子十分具有地方特色,以至于有句形容本地特色民居的顺口溜“房子半边盖”。但这种独特的带有鲜明地域特色且延续千年的传统民居,现在很难整村、整镇见到了。

  我国与以色列的土地管理制度有类似的一面。以色列土地管理局拥有约95%的国家的土地,而特拉维夫69.6%的土地为国家和地方政府拥有(其中地方政府拥有24.8%的城市土地)。这样的土地所有制度有利于政府作出较为统一的规划。我国各级地方规划部门有责任和义务作长期盘算,花费更多的心思在融合现代因素的情况下,较为完整地保留延续很久且有着自己独特性的人文遗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