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重点推荐
【文萃】王英杰:刍论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建设
2019年08月22日 09:13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9年第5期 作者:王英杰 字号
关键词:高等教育;教育政策;奖学金机制;考试

内容摘要:2019年2月,中国发布了《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建立完善的高等学校分类发展政策体系,引导高等学校科学定位、特色发展。持续推动地方本科高等学校转型发展。

关键词:高等教育;教育政策;奖学金机制;考试

作者简介:

    2019年2月,中国发布了《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建立完善的高等学校分类发展政策体系,引导高等学校科学定位、特色发展。持续推动地方本科高等学校转型发展。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不断优化职业教育结构与布局。”该文件表明,中国要建立一个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

  一、高等教育制度多样化的内涵

  一个现代化的高等教育制度是一个能够满足现代社会发展对不同层次和不同类型人才复杂需求的制度,是一个能够满足人民对于高等教育不同的、个性化的复杂需求的制度。

  如果从结构—功能主义的视角来审视高等教育的多样化,就是把多样化视作一个社会系统——高等教育机构适应环境过程中的一个要素。需求确定了相应的功能,外部力量促进了高等教育的多样化,现代社会的复杂性决定了现代高等教育制度的多样化。

  如果从高等教育自身的发展来论证现代化高等教育制度的多样化特征,生物学的物种起源和竞争生存为我们提供了认识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生成和发展过程的视角。将高等教育机构的类型视作生物学的物种,正如物种是生物学分类的基本单位一样,高等教育机构的类型是考虑和分析高等教育多样化的基本要素。

  高等教育制度的多样化既可以是纵向的,也可以是横向的。所谓高等教育制度的纵向多样化即高等教育机构层级增加的过程。高等教育制度的纵向分层更加精细化,也就是说高等教育制度分出了更多的层级。所谓高等教育制度的横向多样化是指随着社会对高等教育需求的复杂化和多样化,生成新型高等教育机构的过程。

  高等教育机构的多样化既可以是内部的,也可以是外部的。高等教育机构内部多样化是指高等教育机构内部的差异化,内部的差异化涉及高等教育机构运行的方方面面。高等教育机构的外部多样化则主要是指高等教育机构间的差异化。

  高等教育制度多样化也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高等教育开始了大众化的历程,非大学高等教育机构迅速发展。美国的高等教育制度是更多样化的,因此笔者以美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为研究对象,并从美国形成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经验与教训中寻找我国完善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政策选择。

  二、美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生成与发展

  美国著名高等教育学家斯泰德曼认为,“多样化是美国高等教育的宝贵财富”,“是美国高等教育中最独特和最有价值的特色”。

  (一)殖民地学院的建立

  1620年,英国清教徒为了躲避英国国教的迫害开始向北美大陆移民,1636年创建了哈佛学院。至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时,美国共有9所殖民地学院存留。这些学院为美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并且开始为美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做出独特的贡献。

  首先,各种宗教和教派不断涌进北美大陆是建立各种新学院的重要动力之一。其次,美国大学的自治权较欧洲多数国家的大学都大。大学的这种自治管理制度使得大学可以确定自己的使命和服务对象,自主定位,在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中寻找自己的位置。再次,殖民地学院直接导致一类高等教育机构的诞生。尽管在美国独立时幸存的9所学院后来都发展成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但是它们从宗主国继承的博雅教育传统却在美国发扬光大。

  (二)州立大学的建立和《莫雷尔法案》的通过

  1817年,弗吉尼亚大学在杰斐逊的主持下在麦迪逊赠予的一块土地上举行了奠基仪式;1819 年,该校获得了弗吉尼亚州政府的特许证,成为美国第一所州立大学。

  1862年和1890 年通过的两个《莫雷尔法案》极大地推动了新型州立大学的发展。美国州立大学的建立和《莫雷尔法案》的实施给美国高等教育制度带来一场革命,使得传统的单一制度向多样化的现代制度发展,州立大学发展成为美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中的主体类型。第一,打破了美国传统高等教育制度的封闭体制,在高等学校和社会之间建立了有机的联系,为社会和国家经济发展服务成为高等学校主要使命之一。第二,确立了应用科学研究以及与工农业发展密切相关的农业和工艺学科在高等学校中的地位,使得美国州立大学成为应用科学的圣殿。第三,高等学校不再是社会上层的特权领域,开始向中产阶级、工人和农民的子弟打开大门,使学生的来源趋于多样。第四,联邦政府找到了一条干预高等教育发展方向的路径,通过立法资助的途径引导高等学校拓展新的使命,从而促进了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的发展。

  (三)达特茅斯案件的审理

  达特茅斯案件集中反映了美国独立以后私立院校与州政府之间的尖锐博弈。由于美国是实行判例法的国家,这个案件的判决在全国保障了私立院校的合法地位,促进了美国公私立院校并行不悖的发展模式,限制了政府对高等教育的干预范围和方式,保障了美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合法存在。

  (四)研究型大学的建立

  1874年, 曾经留学德国的吉尔曼开始筹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以德国大学为楷模,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许多大学仿效的样板。这种大学引领了美国大学的改革:第一,建立和发展了研究生教育制度;第二,确立了科学研究在大学中的地位;第三,以德国大学的讲授法和研讨课取代了美国学院中传统的背诵法;第四,由于这些大学的建立,一种新型的高等教育机构类型——研究型大学产生了,美国高等教育制度走上更加多样化的道路。

  (五)社区学院的建立

  1899年,芝加哥大学董事会根据哈珀校长的建议决定设置副学士学位,颁授给初级学院结业的学生。芝加哥大学初级学院的建立在全国兴起了初级学院运动。社区学院的兴建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达到高潮。

  初级学院的建立和社区学院的发展促进了美国高等教育制度的多样化:第一,使学生来源多样化了,为社会下层打开了高等教育的大门,成为社会重要的减压阀;第二,使高等教育制度培养目标多样化了;第三,与社区形成了积极互动、相互支持的新型关系,为学习社会做出了独特的贡献;第四,使美国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更加完善。

  (六)《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教育总体规划》的通过

  1960年,加州议会通过了《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教育总体规划(1960-1975)》(以下简称为《总体规划》),并且对加州宪法中有关条款进行了相应的修改。《总体规划》建议在加州以法律的形式明确高等教育的三级结构和各级的基本使命。

  《总体规划》对加州乃至全美现代化高等教育制度建立的贡献是全方位的。第一,加州在全美首先通过法律的形式确立了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第二,《总体规划》不仅建立了加州高等教育的三级结构,而且还肯定了私立高等学校对加州高等教育发展的巨大贡献,从而促进了私立院校的发展和公私立院校之间的合作。第三,《总体规划》控制了高等教育机构间的无序竞争,为不同类型的高等教育机构划定了边界,厘定了不同类型高等教育机构的使命,明确了高等教育机构可以开展竞争的环境。第四,《总体规划》巧妙地融合了当时民粹主义和精英主义对高等教育激烈冲突的诉求。第五,加州《总体规划》出台的“时机恰到好处,美国文化为建立州支持的、遍布各地的、服务于多样化教育需求的教育超市做好了准备”。

  (七)多样化高等教育分类体系的建立

  内务部教育署于1867年开始发布署长年度报告,迈出了建立多样化高等教育分类体系的第一步。1970年, 卡内基高等教育委员会研发了美国学院和大学的分类标准,并于1973年公开发布了《卡内基分类》,在1976年、1987年、1994年和2000年经四次修订,终成美国“广为接受的,描绘美国高等教育制度多样化的最主要的分类标准??成为代表和控制美国不同类型高等教育机构差异的最有力工具”。

  美国高等教育分类体系的建构具有以下特点。第一,美国对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支持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第二,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分类体系是经过缜密研究的,是在长期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完善逐步形成的。第三,高等教育机构的分类以详尽的、公开透明的数据为依托,仅从得到相关机构认证的高等教育机构采集数据,进行分类。第四,高等教育机构分类的目的不是建立高等教育的等级结构,而是支持和强化横向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

  三、美国发展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价值与经验

  (一)美国发展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价值

  美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价值是多重的。第一,美国把建设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视作满足学生不同需求的重要战略。第二,美国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为美国青年提供了社会流动的可能性。第三,美国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满足了劳动力市场的多样化需求。第四,美国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较完美地将精英高等教育与大众高等教育结合起来。第五,美国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鼓励了各类院校创新试验,降低了创新试验的成本,使得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能够不断适应社会的发展变化,而同时减少整个制度犯同样错误的风险。

  (二)美国发展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经验

  美国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是美国的市场竞争制度、政府的法令规制和非政府机构的影响共同作用和相互制约而生成和发展的。

  第一,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市场竞争机制促进了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建立,满足了社会和国家对不同层次和不同规格人才的需求。

  第二,政府通过法令规制和引导美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建立与发展。

  第三,美国的中介机构在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建立和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四、中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面临的挑战与政策选择

  (一)中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面临的挑战

  第一,中国精英文化源远流长。由于这种精英文化传统,国家鲜有全面考虑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建设的政策出台,即便有些支持职业技术教育的政策出台,面对民众单一的价值追求也归于失灵。

  第二,这一文化集中反映在中国的学校制度中,基础教育阶段以考学为宗旨,教学以考试为中心,学生的评优、教师的考核和学校的绩效评价均以考试成绩为中心。

  第三,中国教育政策的制定缺乏连贯性和一致性。

  第四,中国高等教育机构的学术飘移愈演愈烈。

  (二)中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政策选择

  由于中国高等教育机构市场不成熟,中国高等教育中介机构形同虚设,政策的制定和选择对于发展和完善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就有了特殊的重要性。

  第一,政府、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要率先改革用工制度,通过用工和奖酬制度的变化,逐步改变中国精英文化的传统,把社会对人才的多样化需求转化为学生和家长对高等教育的不同需求。

  第二,通过法律的形式明确建立我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明确各类高等教育机构的边界和使命。

  第三,当前有必要调整政策,给处于高等教育纵向结构低端的高等教育机构以政策倾斜,给这些院校的学生以更多的奖学金机会。这种政策的调整应该把横向多样化作为一个核心理念,导向长远的均衡的政策,使政策具有连续性和一致性。

  第四,政府要在放任高等教育机构的学术飘移和打开学生多次选择的通道之间做出明确的政策选择,这对于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建设和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

  第五,政府要制定政策完善高等教育机构的市场,使这个市场中竞争有序,有利于院校质量的提升,有利于或者最起码无损于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的发展和完善。

  本文以美国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为参照谈了我国在构建和完善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中可供选择的政策。但是中美两国在文化、制度和国体等方面有重大的差异,因此还有很多问题,比如,在我们相对集中的高等教育领导体制下,如何更有效地完善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在社会主义市场制度下,政府、市场和中介机构在完善多样化高等教育制度中如何发挥各自的作用等,需要我们今后更加深入地进行研究。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比较教育研究》2019年第5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毕雁/摘)

    原文链接:http://www.cssn.cn/jyx/jyx_gdjyx/201908/t20190815_4957568.shtml

作者简介

姓名:王英杰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