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重点推荐
探寻素质教育的真谛
2018年11月21日 09:22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赵彩侠 汪瑞林 字号
关键词:教育改革;核心素养;素质教育

内容摘要:从概念的提出到实践探索,并发展到今天的核心素养,素质教育一直是我国教育改革发展的主旋律。

关键词:教育改革;核心素养;素质教育

作者简介:

  “上世纪80至90年代,老师是课堂上的绝对主角,学生被动地接受知识,一切教学工作都服务于升学率。2000年以后,课堂教学开始提倡合作、探究,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得到发挥,老师不再满堂灌了。到了现在,许多学校的教学已经突破了课堂,甚至突破了学校,学生参加课外实践、研学旅行,学生的能力与整体素质也越来越高。”在教学岗位上工作了近40年的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第三中学教师吴世民,见证了30多年来中国课堂教学的变化。

  这些变化,正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素质教育发展的缩影。从概念的提出到实践探索,并发展到今天的核心素养,素质教育一直是我国教育改革发展的主旋律。

  顺应时代发展要求

  今年79岁的黄泽南,早已从湖南省汩罗市教育局局长的位子上退了下来。但是当记者询问起30多年前汩罗的教育情况时,老人仍记忆犹新,他连用了几个“特别”来描述那段过往:复读生特别多,班额特别大,片面追求升学率特别严重。

  其实,这样的境况当时绝非汩罗所独有。据时任国家教委副主任柳斌回忆,他刚上任,就见证了一场惨剧。当时,某中学一名14岁的女孩,因为没考上高中,喝了农药,死前对着录音机哭着说,自己学习成绩不好,辜负了父母的培养,希望弟弟能够实现父母的愿望,将来考上大学。“此类事件很多,片面追求升学率不改不行了!我是管基础教育的,这些事件触发我去思考。”1985年,当时的国家教委成立了专门纠正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国家对策小组,柳斌任组长。

  也是在那一年,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召开。邓小平明确提出:“我们国家国力的强弱,经济发展后劲的大小,越来越取决于劳动者的素质。”同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再次提出“提高全民族素质”。人的素质提高,必须通过教育来实现。因此,素质教育的提出不仅是改革开放初期教育自身改革的需要,还是时代发展及社会变革的需要。

  1987年4月,在义务教育教材大纲编写的汇报会上,柳斌提出,基础教育应该是为培养社会主义公民的素质打基础的教育。

  然而,当时的理论界对于素质教育的意见并不统一,反对声音很明显。有人直接提出了“三问”:“什么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有没有法律依据?”“素质教育是真科学还是伪科学?”

  也正因此,以这三个问题为导火索,教育界展开了关于素质教育的大讨论,一直持续到1993年。持续了近8年的大讨论结束后,备受争议的那三个问题慢慢不再被提及。后来,柳斌专门撰文阐述了素质教育的内涵,并从教育目标、教育体育、教育内容及教育方法上阐明了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区别,从而使素质教育的体系问题及理论依据问题更为明晰。

  1994年6月,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二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召开,李岚清同志在会议中指出,基础教育必须从应试教育转到素质教育的轨道上来。1995年前后,素质教育开始进入试点阶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湖南汩罗与山东烟台。1996年,原国家教委在湖南汨罗举行素质教育现场会,1997年,又在山东烟台召开全国中小学素质教育经验交流会,从而把这两个地区推向中国素质教育发展的前台。

  1999年,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三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主题即为“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同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出台,明确了素质教育的目标、内容,以及保障措施。这是以国家的名义向全国正式推广素质教育,同时,也标志着素质教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随后,每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素质教育都有涉及。2006年,《义务教育法》重新修订,素质教育被写入其中,至此,素质教育终于上升为国家意志。到了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出台,实施素质教育被提升到我国教育改革发展的战略主题的高度。

  将学生从考试重压中解放

  一位来自华中某省的中学教师描述了2000年时初三的“疯狂”:学生天不亮就要起床,晚上近12点才能睡觉,每天要在教室坐大约17个小时。因为中考不考音、体、美等科目,学校在每学期期末考试前一个月,就提前结束这些课程,把时间用于应试科目备考。他说,连一些初三的任课教师都承认:“很多学生被考糊涂了,考呆了,但没办法。”

  实施素质教育,彻底扭转应试教育的局面,当务之急就是把学习的主动权重新还给学生。

  早在1988年5月,原国家教委就出台了相关文件,要求学校严格按照上级教育行政部门颁发的教学计划组织教学,不得任意增加教学内容,不得额外提高教学要求。1994年,原国家教委发布了《关于全面贯彻教育方针,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意见》,要求原则上保证小学生每日有9小时以上的睡眠,初中生9小时睡眠,高中生8小时睡眠。通过对教师教学行为和作业做出相应规定,同时对教师教育观念进行引导,校内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得以缓解,学校组织的考试少了,考试排名取消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少了,校园里、操场上的欢声笑语多了。

  进入21世纪,为了更深入地落实减负政策,越来越多的中小学选择缩短学生的在校时间,下午放学时间被提前到三点半。于是,放学后学生谁来照管、怎么照管的“三点半难题”随之出现,这一难题也催生了大量的校外培训机构。因此,近年来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重新抬头,并且出现“此消彼长”的变化——学校课业负担在减少,来自校外辅导机构的课业负担却在增加,减负的战场从校内转到校外。

  为此,今年2月,教育部与民政部、人社部、国家工商总局等四部门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这也是我国减负60多年来,第一次明确运用国家政策工具向校外培训机构“开刀”。

  为了给学生提供更多的自主空间,在减负的同时,国家也同时启动了招生考试制度改革。1999年,《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深化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出台,明确提出高考改革要“有助于中学实施素质教育”。这次改革,在考试科目上开始推行“3+X”考试方案;在考试内容上更测重对考生能力与素质的考查;与此同时,开始实施计算机网上录取。这次考试制度改革,是适应素质教育要求的一次改革。

  新世纪以来,随着新课改的推进,学校课程越来越呈现出综合化的发展态势;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社会对人才综合能力要求也越来越高。这些变化,都要求对传统的只考文科或只考理科,以及仅以高考成绩为选材标准的考试制度进行改革。

  2014年,《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出台,史称“新高考”。新高考在内容上取消了文理分科,规范了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在录取方式上以“两依取一参考”为录取标准。这就确立了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

  这次考试改革制度率先在浙江、上海试水。无论是浙江的“6选3”模式,还是上海的“7选3”模式,考试科目都有多种组合方式,学生也有了更大的选择空间。

  2017年,浙江、上海迎来了新高考后的第一届高中毕业生。尽管新高考改革依然面临诸多问题,但是招生考试改革的总体思路与方向是对的,更有利于促进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而且,随着新高考的全面铺开,其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会逐步得到解决,招生考试制度也将会日臻完善。

作者简介

姓名:赵彩侠 汪瑞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