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者论教育
双创教育:是凤凰涅槃的良机?
2016年09月23日 07:56 来源:文汇报 作者:王海英 钱旭红 字号

内容摘要:双创 (包括创新和创业) 及其教育是当下全社会关注的焦点。时至今日,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虽然不少人认为中国的教育使得学生在数学和科学方面具备格外扎实的技巧;但不少批评者认为它太执迷于以考试为主的类似“科举”的体制,而忽视“人”和“个体”的积极因素,未能激发出学生的创造力。

关键词:双创教育;传统教育;认知型教育;教育方式

作者简介:

  双创 (包括创新和创业) 及其教育是当下全社会关注的焦点。时至今日,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虽然不少人认为中国的教育使得学生在数学和科学方面具备格外扎实的技巧;但不少批评者认为它太执迷于以考试为主的类似“科举”的体制,而忽视“人”和“个体”的积极因素,未能激发出学生的创造力。

  而双创就成了目前我国进行产业转型的重要契机之一,也是我国教育模式和体系改革的绝佳切入口,同样也是改变社会土壤、建立新的人才标准、建立宽容创新氛围的重要契机。如果做好了,将有可能对更大范围的变革,如教育、产业和社会的改革发展,起到四两拨千斤的积极作用;如果滥竽充数,只注重表面的轰动效应,则会白白丧失一次重要发展机遇,同时也导致社会丧失对教育的信心。

  不能让新的双创教育受传统教育工具性特点的影响

  我国目前教育的显著特点是强调工具性,即意图培养各行各业可替代的工具,强调整齐划一的知识单向传授。事实上,常常是老师在上面照本宣科,学生在下面尽玩手机。这些从小到大很少有机会独立自主选择自己未来的学生们,学习主动性、学习兴趣以及好奇心明显缺失,使得知识传递路径本身也被扭曲或者接近断裂。如此教育,要么培养出唯唯诺诺、人云亦云的“木头人”,要么培养出察言观色的“投机者”。

  而我们需要培养的是不可替代的人,能够担当风险、富于创新、具备独立人格的风格迥异的开拓者。然而,双创教育的目标提出至今,政府不断出台各式各样的双创及其教育的计划方案、协同联盟,各高校不断推出双创文件和标语宣传,“职业”双创人员不断地赶场子,参与各类双创比赛活动,教师们在不断地按照传统俗套运行双创教育模式……这一切,或多或少地正在引起人们深层次的担忧。这些徒有其表的轰轰烈烈,是不是隐藏了根本性的动机不纯:要面子图声誉为政绩;要经费补窟窿为利益。更重要的是,双创教育荒腔走板的结果,可能与国家最初倡导双创的目标和期望背道而驰。如果这一局面不能及时有效地扭转,我们大家希望通过双创教育为教育改革铺路的美好设想,无疑会成为痴人说梦。

  其实双创教育由来已久,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的 《21世纪的高等教育:展望与行动世界宣言》首次提出创业教育概念,认为创业教育将是21世纪青年除学术教育和职业教育外的第三本教育护照。

  创新与创业既有本质的区别,又有紧密的联系。所谓创新教育,目的是通过激励学生发现问题、多角度思考问题,从而引导学生以创新的学术研究方法解决新老各种问题;而创业教育,不是狭隘地教人创业、人人成“老板”,而是要建立每个人的创业意识和开拓精神,通过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包括商业化的运作能力,使得学生将来无论就业、还是创业,都更具开拓能力。

  真正的创业教育必须以创新教育为基础,而创新教育明显不同于传统教育教学,这意味着其课程设计要致力于打破学科壁垒,校园内外的壁垒,且强调综合的、整体的学习方法。

  照搬照抄国外的双创教育只对极少数高校有借鉴意义

  目前我国大学的双创教育及活动有三个显著的不足之处:

  首先是与原有的僵化落后教育模式相比,双创教育几乎仍然无实质性变化或者无根本性变革。被标榜为全新的双创教育及其活动,仅仅是将现有的课堂教学、科研开发、国际交流以及产学研合作等进行简单拼凑包装,进而额外获取政府和社会的资金投入。换汤不换药、新坛装老酒的结果,就是教育模式缺乏实质性的重要改变。

  其次是简单照搬模仿国外经验,哗众取宠以追求名声和利益,却完全忽视了我国现实所处的发展阶段、国情、教育现状和社会氛围;忽视了我国的师资状况和差异;也忽视了大多数大学的学生普遍厌学的特点。

  不少大学靠照搬照抄国外现有双创教育如慕课进行双创活动。平心而论,国外的这些经验,除了对个别国内名校具有一些借鉴意义之外,对我国绝大多数高校,基本上不具有可操作性、可复制性和可推广性。

  而在操作层面,我国双创教育的师资质量水平、教育以及考核模式,同样令人担忧。

  大学双创教育质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符合质量要求的师资与教育模式。在师资方面,应该拥有质量合格的师资、而不是招揽被其它学科专业淘汰的师资来从事双创的理论指导、实践辅导和研究咨询等。

  合格的双创师资包括:具备高质量的学术创新成绩的师资,或者创业经历丰富的师资,或者长期从事双创教育理论研究的高水平专业学者。更重要的是要建立新的教育模式和考核模式,即要打破学科专业壁垒,打通校内校外的阻隔,打开演练与真实的界限,注重实践和过程。目前我国真正能达到以上要求的高校很少,基本上都处于延续老套或者照抄模仿阶段。

  我国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先生曾经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在他看来,“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马克思在论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理论”中也提到“人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处在一个不断消除各种约束、进而促进人的自由个性的主体性和创造性的发展过程中,每一个现实的个人都要经历一个社会关系、需要、才能和个性的全面、自由发展的奋斗历程”,他认为对人的培养,应该是个性的、全面发展的培养。

  作为培养人才的大学,其教育的本质,也不应该仅仅是培养社会需要的工具性的螺丝钉,不能只按照一套固有行业的标准训练学生的头脑,打磨他们的言行。正如斯坦福的第八任校长唐纳德·肯尼迪曾经指出,大学就要“允许具有非同寻常创造性的人享有非同寻常创造性的生活”。换言之,大学的目的,是给予每一名学生以梦想,鼓励其自由思维,尊重因梦想而产生的勇气,并激励其改变世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