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陈乐乐:论事件记忆在幼儿生命成长中的关键作用 ——兼与冯文全先生等商榷
2018年06月13日 16:47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陈乐乐 字号
关键词:幼儿教育;事件记忆;机械记忆;生命成长

内容摘要:成人应为幼儿早期的事件记忆创设良好的生命成长环境,选择幼儿感兴趣的、与幼儿相关的生活事件,关注幼儿直接的、有益的事件经验的获得,进而避免幼儿教育中的死记硬背和知识灌输。

关键词:幼儿教育;事件记忆;机械记忆;生命成长

作者简介:

  原标题:论事件记忆在幼儿生命成长中的关键作用

  作者简介:陈乐乐,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校聘副教授(河南 开封 475004)

  内容提要:机械记忆不适合幼儿时期的学习和生活,而且容易造成教育实践误区。事件记忆是幼儿感知、经历的脚本式表征和生活故事,其与幼儿生命成长具有内在一致性。事件记忆是幼儿生命成长的自然现象,是幼儿生活的构成部分,其促进了幼儿自我概念的发展与完善。因此,成人应为幼儿早期的事件记忆创设良好的生命成长环境,选择幼儿感兴趣的、与幼儿相关的生活事件,关注幼儿直接的、有益的事件经验的获得,进而避免幼儿教育中的死记硬背和知识灌输。

  关 键 词:幼儿教育 事件记忆 机械记忆 生命成长

  基金项目: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十三五”国家一般课题“学前儿童生态化家庭支持机制及运行策略研究”(项目编号:BHA170142)研究成果。

  幼儿的认知发展与记忆有着直接的联系。一方面,记忆是保证幼儿利用认知加工系统对外部信息进行有效编码和加工的必要条件;另一方面,记忆可以促进幼儿认知加工系统的成熟和发展。

  记忆在幼儿教育中的讨论,并不是最近才有的事。从幼儿自身的发展特点来看,记忆一直都伴随着幼儿的成长,并在各方面保障幼儿对外部信息的及时加工。从记忆在幼儿教育中的运用来看,目前的讨论还比较少,尤其是机械记忆领域。一方面,我们不太主张利用机械记忆干涉幼儿时期的成长和生活。“事实上,机械记忆的产生与运用有其深厚的历史根源,并符合人在特定阶段的学习规律,适于合理运用在幼儿早期教育中”[1],这种提法需要我们反复斟酌。机械记忆是一种记忆方法而非教学方法,它可能适合于大龄儿童,但未必适合于幼儿,其直接阻碍和破坏幼儿自身的内在生长逻辑与教育的自然法则。另一方面,幼儿的年龄还比较小,他们无法运用记忆策略对外在于自己、与其兴趣无关的、脱离其真实生活的材料或内容进行机械加工。这样一来,冯文全先生等提出的“机械记忆在幼儿早教中的合理运用”之命题就受到了质疑。最新的儿童心理发展研究表明,在婴幼儿的成长和生活中,不是机械记忆或意义记忆,而是事件记忆起着关键作用。因此,我们更需要去关注幼儿生命成长过程中发生的事件记忆。

  一、事件记忆与机械记忆的比较

  事件记忆与机械记忆同属于幼儿认知信息加工过程中的一种心理现象,它们共同内在于幼儿的认知发生机制中。从概念的关系看,事件记忆包含了机械记忆,机械记忆只是个体记忆某一事件所运用的心理加工方法之一,此外还有形象记忆、语词记忆、动作记忆、情绪记忆、身体记忆等,因此事件记忆的概念外延要大于机械记忆;从运用上来看,机械记忆更多地适用于高年龄阶段的个体,如中学和大学时期等,它是一种短时间内背诵或记住某一知识材料或内容的记忆手段。事件记忆不是一种主观的、强制性的、机械的心理认识过程,而是幼儿成长中的心理现象和生命事实。

  (一)事件记忆的内涵

  “事件记忆是涉及有目的行动着的人,为了达成某种结果而对客体进行作用,或和他人进行交互。有目的的行动是在时间上延展的,它有开始、中间和结尾。”[2]424它主要包括事件的行动者、事件发生的行为、行为的客体以及诸要素之间的发生顺序。事件记忆涉及一般或常规性的事件、自然事件、个体事件、他人事件、特殊事件等,这些事件都可以称作幼儿的生活事件。它是幼儿自身所感知和体验到的生活故事、脚本或生命叙事。如幼儿所经历的一日生活故事(起床、穿衣、刷牙、早餐、上幼儿园、晨检、户外活动、学习活动、午餐和离园)等,这些事件构成了幼儿日常生活的主要内容,同时也是幼儿生命成长的必要组成部分。

  事件记忆的发生具有深刻的神经生物学机制。“当我们经历某个事件时,从大脑皮层上各个区域传来的感觉和运动输入汇聚到颞叶内侧,另一个颞叶组织——海马,则负责将各种输入元素捆扎到一起,形成持续的、整合的记忆痕迹。皮层结构是记忆长期储存的位点。前额叶组织则参与记忆在一段间隔之后的提取过程。因此,长时记忆的回忆需要多个皮层区域的参与,包括前额叶皮层、颞叶组织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系。”[2]438对于婴幼儿来说,他们在6个月的时候,其海马回中的突触数量已经达到成人水平。这也就是说,在婴幼儿的神经网络中,颞叶中部的神经系统很早就已经成熟,但是与大部分海马的早期成熟相反,海马齿状回的发展明显滞后。在出生时,齿状回的细胞数量仅是成人的70%,而剩下的30%是在出生以后形成的。到了12至15个月,齿状回的结构形态学特征才与成年人类似。[2]439海马齿状回的滞后成熟,表明在2岁之前,婴幼儿的事件记忆受到生物学上自然发展速率的限制,这时的事件记忆发展是粗略的、大纲式的、缺少细节的电报式表征和叙述。

  利用模仿范式对6个月大的婴儿进行测试,结果表明:他们对于短暂事件具有脆弱的记忆,记忆保持的时间也非常有限。到了2岁左右,婴儿的事件记忆发生了质的变化。他们可以对较长的、拥有复杂时间顺序的事件保持长期而牢固的记忆。[2]434从出生开始一直到2岁,虽然这个时期婴幼儿的回忆能力有限,但是其事件记忆能力一直在快速发展,其背后的神经生物学发生机制业已得到证实。由于这个时期婴幼儿的身体动作、语言和感觉运动协调能力等发展相对缓慢,事件记忆在生命早期中的刻痕就显得比较弱,但依然会在幼儿的生命中留下痕迹,并影响着幼儿以后的成长和发展。

  (二)机械记忆的教育误区

  我们之所以不提倡在幼儿教育中运用机械记忆进行学习,是因为幼儿具有自己的内部记忆方式和自身生长特点。“教师或父母在了解艾宾浩斯(H.Ebbinghaus)遗忘曲线的同时,要根据孩子自身的特点安排复习计划,有意识地对记忆内容进行强化巩固。”[1]显然,冯文全先生等忘记了孩子自身的特点,而过多地强调机械记忆在幼儿早教中运用的合理性。这既是对幼儿时期记忆发生本质的误解,也是无视事件记忆的片面做法,其结果必然会造成一些教育误区。

作者简介

姓名:陈乐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