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澳大利亚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实践方法及启示
2017年04月07日 10:58 来源:《基础教育》 作者:郑洁 蔡迎旗 字号

内容摘要:《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实践方法》是以《儿童早期学习框架》的八大方法为蓝本,整合道路安全的相关内容设计而成,它对我国实施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从事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研究,以及制定相关政策法规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关键词:儿童;道路安全教育;实践方法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郑洁,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湖北 武汉 430079);蔡迎旗(通讯作者),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E-mail:yingqibo2@163.com(湖北 武汉 430079)。

  内容提要:道路安全对于保护儿童生命具有重要意义。鉴于澳大利亚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薄弱和道路安全教育政策较为贫乏的现状,道路安全教育在《国家质量框架》中得到重新审视与充分认可。维多利亚道路交通局也因此组织实施了《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实践方法》的研制工作。《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实践方法》是以《儿童早期学习框架》的八大方法为蓝本,整合道路安全的相关内容设计而成,它对我国实施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从事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研究,以及制定相关政策法规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关 键 词:儿童 道路安全教育 实践方法

  基金项目:本文系奕阳教育研究院青年学者学术资助项目“幼儿的自我保护意识及其培养对策研究”的研究成果(课题批准号SEI-QXZ-2015-008)。

  澳大利亚年幼儿童道路伤害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道路伤害是0-5岁儿童受伤害和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2011年,澳大利亚0-14岁儿童中有61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0-4岁儿童在道路交通事故中的死亡率是10-14岁儿童的2.2倍[1]。希博和汤普森(Schieber & Thompson,1996)指出,儿童没有形成安全过马路和设计安全线路所必需的动作或复杂的认知技能。他们感觉的灵敏度和信息加工能力发展不完善,还不能充分地判断车辆的距离、运动和速度。应对交通情境超越了儿童现有的认知、行为、身体和感觉能力的发展水平,将使儿童置身于道路伤害的风险中[2]。2011年,维多利亚州道路交通局(VicRoads)在澳大拉西亚①道路安全教育组织(Road Safety Education Reference Group Australasia,RSERGA)的资助下,委托西澳大利亚埃迪斯·科文大学儿童健康促进研究中心(the Child Health Promotion Research Centre,CHPRC)承担《国家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实践方法》(简称《实践方法》)的研制工作,于2012年5月完成。

  一、《实践方法》产生的背景及意义

  澳大利亚政府为改善学前教育及儿童保育从业人员的素质,提升幼儿教育的服务质量,于2009年12月同意着手研制《国家质量框架》(简称《质量框架》)。在这一历史突破性变革的背景下,重新审视澳大利亚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课程和实践,为各州道路和教育部门宣传道路安全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份国家教育和保育机构的提案将儿童早期发展和道路安全的研究成果进行整合,宣扬并重视道路安全教育在《质量框架》中的价值和地位,提出澳大利亚儿童从出生开始就应接受道路安全教育。该提案得到了澳大利亚神经科学研究所(Neuroscience Research Australia,Neu-RA)、儿童安全和事故预防基金会(Kidsafe Child Accident Prevention Foundation of Australia,CAPFA,now Kidsafe)的认可。早期道路教育也因此成为《质量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如质量标准第6.3.2条提到,道路安全教育和任何积极的交通举措应融入课程;儿童从一个地方乘小汽车、公共汽车、电车或步行时,应该得到支持和适宜的监护。[3]

  尽管道路安全教育被纳入《质量框架》,但澳大利亚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和政策的形势却不容乐观。研究表明,道路安全教育对儿童道路安全意识和安全行人、乘车技能的培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常规和持续的道路安全教育可以帮助儿童养成交通安全的知识、态度和技能,使道路伤害的危险最小化。但传统的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课程关注教授儿童如何安全地过马路,如何安全地上下车,以及成人在一旁监护的重要性。[4]澳大利亚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项目实施范围有限,只应用于部分早期教育机构,一些现有的道路安全项目缺乏有力的证据支持和严格评估。一项受维多利亚州道路交通局委托,由澳大利亚神经科学研究所在2011年11月实施的研究表明,维多利亚家庭日托中心的工作人员安全运输儿童的实践知识较匮乏,需要给予家庭日托中心更多的支持,以确保他们能给所有儿童提供适宜和安全的运输。[5]此外,2011-2012年对于维多利亚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模式的基线评估指出,道路安全教育和交通安全政策在早期儿童服务机构和早期儿童组织中所占比重很低。在376名参与评估的幼儿教育者中,39%报告没有道路安全可供参照的政策,维多利亚早期儿童组织中有关道路安全可供参照的政策也较少。[6]

  基于上述原因,维多利亚州道路交通局认为非常有必要为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与指导,遂组织实施《实践方法》的研制工作。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早期教育和道路安全专家综合运用德尔菲法和合作研讨会两种方式,经过文献检索与综述、文件起草以及专家咨询与询证三个阶段,最终完成《实践方法》的研制工作。《实践方法》的出台标志着澳大利亚有了统一的儿童早期道路安全教育实践指南,它为早期教育工作者和课程开发人员计划、研制、实施、评估以证据为基础的道路安全教育项目提供了指导和依据,有利于儿童早期在家庭和社区背景下学习道路安全效果的最大化,减少交通伤害的比率。

  二、《实践方法》的主要内容[7]

  “以证据为基础”是研制《实践方法》的指导原则。鉴于澳大利亚《儿童早期学习框架》(简称《学习框架》)为早期教育者实现儿童学习能力最大化奠定了坚实基础,且其经由澳大利亚儿童早期教育者、学术人员以及政府人员共同研讨与验证而完成,具备强有力的证据基础,适宜作为草拟《实践方法》的指导框架。《实践方法》是以《学习框架》中的综合法、及时回应法、游戏学习法、有意教学法、环境创设法、文化能力养成法、平稳过渡法和评价学习法这八大方法为蓝本,整合道路安全的相关内容设计而成的。

  (一)综合法

  综合法要求教育者在做出道路安全教育课程决策时,认识到儿童的学习是一个整体,且各部分相互关联。学习是儿童的身体、认知、情绪、社会性与个性等方面相互影响的过程。道路安全的学习能给儿童提供一个有意义的学习体验。教育者通过发展儿童身心多个方面,支持并帮助其实现学习效果的最优化。在运用综合法时,教育者要善于把握道路安全教育的时机,深刻洞察儿童的学习兴趣和学习方式,使其在游戏中充分运用思维、身体、心灵和想象学习道路安全。比如,可以在道路安全教育中增加一些实践环节,先让儿童在户外游戏中练习如何辨别交通灯,练习走、停、等、看、听、想,再把他们带到真实的路况环境,让他们亲身经历这一过程。还可以通过音乐、动作和游戏,给儿童提供认识空间关系(里外、上下),以及聆听和做动作的机会,更好地引导他们学习有关道路安全的重要概念,激发儿童关于道路安全方面的想象力、好奇心和敬畏感,促使他们成为更为安全的道路使用者。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