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王懿颖:为人类文明多样性的传承和创造服务
2019年09月19日 16:49 来源:《中国民族教育》2018年第11期 作者:王懿颖 字号
关键词:美育;审美;中华传统美育;核心价值

内容摘要:加强美育是当代全球化社会所面临的共同挑战。

关键词:美育;审美;中华传统美育;核心价值

作者简介:

  原标题:美育:为人类文明多样性的传承和创造服务

  作者简介:王懿颖,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

  2018年8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央美术学院老教授的回信指出“加强美育工作,很有必要”,并对美育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让祖国青年一代身心都健康成长。”9月10日教师节,全国教育大会在北京召开,习总书记再次强调:“要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坚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这无疑将有助于全社会充分认识美育的教育价值和育人功能,提高美育的主体地位,也有助于教育工作者在美育的目标、内容、方法、手段、技术路径、师资培养、课程实施、评价体系等各个方面采取全方位的强有力措施,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主动运用网络和教育技术手段,全面普及、改进学校美育,大面积提高美育质量,逐步消灭城乡之间、不同地区之间现存的美育不平衡状况,努力实现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教育目标——“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作为文化的倡导者,英国皇家督学阿纳尔德(Matthew Arnold)在教育实践中深深感到:工业大潮、科学至上主义和由此导致的大众化社会,对文化和教育的健康发展构成严重威胁。教育不再像以往那样首重文化修养,而是把获得信息和知识放在第一位。这样做的结果,是教育水平和文化素质的严重下降。阿纳尔德提出:真正有质量的教育必须重视美育,必须符合文化的内涵,必须采用艺术的方式,必须充分运用艺术想象和创造的规律。

  加强美育是当代全球化社会所面临的共同挑战。在今天这样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我们需要从历史的长河中回望美育的起源和历史,自觉运用关于人的发展的心理学、脑科学、教育学、美学理论,从经济社会、人类多元文明发展的规律等多角度出发,深入思考并全面认识美育问题。

  把审美的眼光和能力交给孩子

  美育是一个古老的命题。在古希腊雅典,男孩从7岁开始就要上文法学校和音乐学校(也称弦琴学校)。文法学校教儿童文学及简单知识,弦琴学校教儿童弹唱,其目的在于陶冶学生的性格和道德品质。在中国的西周时期,所有教育内容或目标,包括“乐德”“乐语”“乐舞”,全部与音乐有关。所谓“乐德”,就是以祥和的音乐影响人的行为和德行;“乐语”就是具有音乐韵味的语言,包括诗、辞等;“乐舞”就是受祥和音乐影响的歌舞和行为动作。“乐德”“乐语”“乐舞”三者合成为当时的“礼”。在这里,音乐不仅是教育的方法和工具,而且和教育的内容完全融为一体。到了孔子时代,“礼”“乐”不仅被列为“六艺”之首,并且成为整个教育的基础。孔子提出“乐以教和”的主张,认为艺术化的行为和人格是社会教育、自我修养的最终目的或最终阶段。在他提到的学习内容中,不管是像“书”“数”这样抽象的东西,还是像“射”“御”这样技能性的东西,都必须服从艺术的原则,美的原则。

  两千年的美育传统及先贤圣哲的理论告诉我们:美育有助于形成高尚优美的道德情操,可以立德树人。无论是古希腊的柏拉图,还是中国的孔子,许多思想家、教育家都以各自的语言表达了这样一个共同的观点。到了近现代,人们发现美育不仅有着强大而有力的教化作用,而且还能启迪智慧、开发智力、增进健康、培养良好的个性。

  那么,美育为什么能够在人的心灵里产生这样美好的变化?这种变化是通过什么途径和方式实现的呢?

  马克思曾经说过:“社会的进步就是人类对美的追求的结晶。”正是人类对美的向往与追求,推动着人类不断地完善自我、改造世界,这种力量是无可估量的。真、善、美本是三位一体不可分割的,其中美是真和善的极致。正像美学老人朱光潜所说:“就广义说,善就是一种美,恶就是一种丑。”哲学和科学是真的范畴,“真与美也并没有隔阂”。美育之所以能使人形成优美的道德情操就在于:善恶是一种客观的是非标准,是一种外在的东西,而审美的眼光与能力却是内在的。当人的内心有了一种美丑尺度以后,他就会主动地拿这个尺度去衡量他周围的一切人与事,就能自觉地分辨出文野高下,努力使自己的行为合乎美的标准,弃恶从善,渐渐养成高尚优美的人格。

  美育之所以能够启迪智慧、开发智力,很多人以为应当归功于右脑的开发、肢体的灵活,等等。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而不是主要方面。大智大慧依靠的不仅仅是生理功能的健全,更主要的是靠一种悟性,一种领悟宇宙人生的能力。美育把审美的眼光和能力交给儿童,正是把悟性交给儿童。

  世界是按照美的规律被创造的,探求世界的奥秘必然要求一种审美的眼光,一个人具备了这样的眼光,就有了更多的机会来领悟世界的奇巧与美妙,也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来享受世界的奇妙。这样的人,无论是解数学方程式还是做物理实验,甚至漫长的科学研究,都不会感到枯燥与厌倦。相反,他会时时感受到宇宙的和谐与惊心动魄的美,觉得其乐无穷。

  事实也正是如此。科学在我们常人看来也许最枯燥、和美相距最远。然而,爱因斯坦等许多伟大科学家都陶醉于科学创造带给他们的无与伦比的美感体验中,他们坦言追求科学的过程就是追求美!这些杰出的科学家在自己的科学创造生涯中对美的感悟和体验表明:一切重大发现和创造看起来似乎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都不是按照某种既定的思维训练的路子、按部就班就能实现的,相反,都是在人们事先难以预料、意想不到的地方取得出乎意料的突破。也就是说,真正的创造、顿悟的发生不可能仅仅依靠逻辑、推理的手段就能达到。因为逻辑、推理的手段是人人可见、人人可学、人人可用的,但并不是人人都能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地走出黑暗,做出伟大的发明和创造的。那么,引导创造者从混沌走向具体可见的、清晰的理性思维过程的那个火把到底是什么呢?它正是人们对美的追求、体验和敏感——这才叫智慧!

  我们相信:美育对于塑造美好、智慧的心灵具有重要作用,具有立德树人的重要功能。谁也不能否认,只要欣赏美、思考美、接近美、拥有美,人的想象力就会得到滋养,想象力又会进一步滋养人的良知,人就有可能使自己的行为更好。无疑,美育会促使学生感情的成长,增加学生从感情上和思想上控制自我的能力。因此,美育的任务,就是要把审美的眼光和能力交给儿童,从而使他们成为有智慧的人、全面发展的人、大写的人。这样,才能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正内化为人的精神追求,进而外化为自觉行动。

  中华传统美育的精神在于“和”

  艺术教育是美育实施最基本的途径,学校美育主要是通过音乐、美术、戏剧等艺术课程来实施的。例如,音乐是培养美感最有效的艺术手段之一,音乐教育是美育体系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音乐中旋律的高低起伏,节奏的错落有致,和声的进行布局,曲式的逻辑安排,音色的丰富多样,调式调性的色彩变化等音乐的基本表现手法无不呈现着美的规律与特征,都可以激起人的美感。正像柏拉图所说,音乐的“节奏与和声有一种渗入人的灵魂深处的特殊方法”,“受过真正音乐教育的人,可以很敏捷地看出一切艺术作品和自然事物的丑陋,很正确地加以厌恶;但是一看到美的东西,他就会赞赏它们,很快地把它吸收到心灵里,作为滋养,因此,自己的性格也变得高尚优美”。

  多年来,中国的美育传统强调通过艺术技能技巧与知识规则的传授,使儿童获得一种社会的行为规范与道德标准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在这一“技能中心论”思想指导下,以音乐教育为例,从儿童早期开始就进行大量知识传授和技能技巧的培养,形成了中国学校美育的传统与特色。早在上世纪80年代,著名发展心理学家、哈佛大学教授加德纳考察了中美两国的艺术教育状况后指出:与美国重视儿童本能反应的早期艺术教育相区别,中国艺术教育偏重技巧训练,模仿起着重要作用,独创概念只在培养了技巧之后才出现。加德纳惊叹于中国孩子熟练的演唱、演奏、舞蹈技巧,整齐划一的表演和惊人的识谱能力。

作者简介

姓名:王懿颖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