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李伟涛:我国基础教育迈向2035的战略思考
2019年03月29日 10:34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2018年第9期 作者:李伟涛 字号
关键词:新时代;基础教育;现代化

内容摘要: 在新时代基础教育变革取向分析的基础上,从学习者的现代化、学校的现代化、治理体系的现代化以及我国基础教育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等方面描绘迈向2035的基础教育战略目标愿景

关键词:新时代;基础教育;现代化

作者简介:

  原题:我国基础教育迈向2035的战略思考

  作者简介:李伟涛,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普通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教育学博士。上海 200032

  内容提要:迈向2035的我国基础教育是怎样的图景以及如何行动?在新时代基础教育变革取向分析的基础上,从学习者的现代化、学校的现代化、治理体系的现代化以及我国基础教育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等方面描绘迈向2035的基础教育战略目标愿景,并接着论述了推动战略实施的主要路径:全面加强党对教育工作的领导、以标准体系建设为引领、发挥区域支点撬动作用、以信息化带动现代化、同步提升监测评价能力等等。

  关 键 词:新时代 基础教育 现代化 2035

  [中图分类号]G5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808(2018)09-0007-07

  教育现代化不是一个抽象的命题,是在国家特定时代中去认识理解并展开行动的实践。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1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大战略总体部署,这对我国教育事业现代化发展提出了新要求。为此,从理论上思考我国基础教育迈向2035的战略,既是新时代赋予的使命,又是高度统一思想认识进而推动基础教育更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要。而思考我国基础教育发展战略,一是立足新时代背景理解分析基础教育变革的取向,二是立体描绘我国基础教育战略目标愿景,三是从实践行动上思考推动战略实施的路径。这三个方面的回答,构成了本文对我国基础教育迈向2035战略思考的基本框架。

  一、新时代基础教育变革的取向

  在新时代,人的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的关键,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教育投入是第一投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必须坚持优先发展教育。而基础教育在教育体系中处于基础性、先导性地位,这是我国办好基础教育的基本定位。坚持这一基本定位的前提下深入理解基础教育的发展取向,是推动基础教育变革的思想基础。面向未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越是依靠国民整体素质与人力资源水平,基础教育变革取向问题就显得越为重要。

  (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我国基础教育变革的根本指引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明确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单单意味着或重申教育是培养人的社会事业,是促进入的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更是指明未来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与每一个人的终身学习与发展休戚相关。今年出生的孩子,2035年将进入18岁这个成人年龄线,他们未来的18年将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教育红利,无论他们生活在城市还是乡村,接受18年教育的过程不仅是长大成人的过程,更是心灵成长、体验成功的过程。今天已经在小学里接受义务教育的孩子,2035年将先后进入国际上通常采用的25岁劳动力人口年龄,他们不仅受惠于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高中全面普及和特色多样发展,也承载着未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更高素质劳动力的责任,承载着千万家庭追求幸福和美好生活的使命。

  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呼唤基础教育发展服务的是新时代的中国人,新时代中国人的需求和心理是基础教育发展必须正视的一个基点。未来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把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视为重要的价值取向,在关注教育机会获得的公平程度基础上,向纵深层次上关注获得过程的品质、获得结果的满意程度。同时,未来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不仅把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作为民生,还作为国计,亦即正视基础教育发展的国家取向,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让中华民族文化在世界舞台上展现出费孝通先生描绘的美好画面——“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1]289,实现世界教育发展浪潮中中国人的“教育自信”情感,为我国更深度参与全球治理、更好支撑国家现代化奠定坚实基础。

  (二)运用系统思维和分类指导思路,是基于大国的国情来认识和推进我国基础教育变革的方法论支撑

  我国作为一个大国,大国之大不仅在于疆域意义,还在于人口意义,以及由疆域和人口共同作用的治理意义。我国基础教育实行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基础教育变革涉及面广、复杂性大,各地区之间不平衡,涉及的人口数量非常庞大,作为教育对象的学龄人口在世界上处于最大规模,同时利益相关者多元,基础教育变革共识的取得与行动的效率都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居民价值观念与文化传统密切联系在一起。所以,在方法论上,认识和推进新时代基础教育变革,运用系统思维和分类指导思路是至关重要的支撑。

  运用系统思维,实质是从整体上认识我国基础教育变革,以辩证逻辑把握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现实矛盾和利益冲突。我国基础教育事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一些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如优质教育需求与供给之间的矛盾、学生课外负担过重问题依然突出,而这些矛盾和问题又受多方面因素影响且复杂交织。因而,在大国治理背景下,基础教育变革必须置于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乃至社区发展之中,通过国家和社会的强耦合性的治理结构来实现良好治理绩效[2],形成基础教育与社会的融合发展格局。优质基础教育资源的供给固然离不开教师的努力,但需要城市和乡村建设规划的保证、有益于学生发展的社会教育资源的介入,亦即在思想上把基础教育学校真正作为城市和乡村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每一个中国人为中国的下一代而教、为下一代负责。学生课外负担过重问题的解决,固然有赖于学校供给服务水平提高,但离不开家庭、社会的协同治理。

作者简介

姓名:李伟涛 工作单位: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普通教育研究所

职务:副所长 职称: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