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现代教育的目标并不是复制古人,而是培养现代中国人 ——也谈少儿读经和国学热
2017年07月12日 14:09 来源:《上海教育科研》 作者:杨东平 字号
关键词:现代教育;少儿读经;国学热

内容摘要:在继承优秀传统文化的主流话语中,问题转为“不是不能读,而是怎么读”,关注的是国学教育的科学性、有效性。

关键词:现代教育;少儿读经;国学热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东平,21世纪教育研究院。100088

  20世纪初读经被废除之后,提倡读经等同于复古,是一种“政治不正确”乃至大逆不道的事。新中国成立之后,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更加强烈地破旧立新,传统文化于是几无立身之地。基于精神危机、道德失范的共识,今天舆论对国学和读经的态度已经比较宽容,焦点不再是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儿童该不该读经,在继承优秀传统文化的主流话语中,问题转为“不是不能读,而是怎么读”,关注的是国学教育的科学性、有效性。2016年《一个读经少年的来信》引爆的正是这个问题。

  少儿读经的起点,是1995年的“九老提案”。在第八届全国政协会议上,赵朴初、冰心、启功等九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提交“建立幼年古典学校的紧急呼吁”,发起“中华古诗文诵读工程”。他们担心的是能够识读繁体字、看懂古籍的人即将消失,要敲响传统文化处于存亡续绝关键时刻的警钟。2004年9月,许嘉璐、季羡林、任继愈、杨振宁、王蒙等发布《甲申文化宣言》,认为“中华文化注重人格、注重伦理、注重利他、注重和谐的东方品格和释放着和平信息的人文精神,对于思考和消解当今世界个人至上、物欲至上、恶性竞争、掠夺性开发以及种种令人忧虑的现象,对于追求人类的安宁与幸福,必将提供重要的思想启示”,呼吁保护多元文化价值和各国文化传统。2005年,中国人民大学成立首个高校国学研究院,各高校纷纷效仿,国学热迅速升温。最新发展是2015年秋天,蒋庆、陈明等儒家文化学者在深圳成立“中华孔圣会”,主张将儒家文化放置到信仰的高度。而少儿读经热则是另一个维度的写照。

  一、“读经教育学”

  读经走向火热的“群众运动”,主要推手是台湾学者王财贵。2001年,他在北京师范大学所作“儿童经典导读教育”的讲演,光盘流通量达几百万张,是一个强有力的推动。据《南方周末》报道,2004年之后,“约有3000家私塾、学堂涌现全国,读经之声响彻各地,民间教育实验盛况空前”。[1]

  少儿读经的实践直接来自王财贵的“读经教育学”,就是“老实大量读经”的理论。表述很简单,操作很方便,内里却是对抗现代社会和现代教育的激进态度。所谓老实,就是“读真正的经”,与大众化的童蒙教育相比,王财贵并不注重《三字经》、《弟子规》等读物而推崇原典,提倡直接读四书五经,学习时间“越早越好”,文本“越文越好”,内容“越深越好”。读经的方法则是“六字箴言”:“小朋友,跟我念”,跟着读就行(在读经班往往是跟着复读机读),“先求熟读,不急求懂”,其原理是利用反复诵读提升儿童的专注力和记忆力,待成长后通过“反刍”建立理解力。大量的“量”是超乎想象的:一天读经6到8小时,达到13岁时能够包本背诵经典30万字(中文20万,外文10万)的目标,这是进入“读经界”最高学府、位于温州的“文礼书院”的入门标准。人们的质疑是,按照“读经扎根”“传统至上”的理念,“全日制封闭背诵,每天八小时,连续十年,单纯背诵,不允许讲解,不学其他课程”,究竟能否实现培养“当代圣贤”的目标?

  对读经教育最尖锐的批判,来自国学教育内部。同济复兴古典书院院长柯小刚认为,反体制的读经与体制化的“应试教育”其实是同构的,只不过替换了教育内容而已,而且发展出更加极端、更加野蛮的灌输方法。他认为这种自我僵化的“儒学”丧失了儒学真正的建设性和批判性作用,从而丧失了儒学与当代社会之间的良性互动。他指斥风行的“国学热”和“读经运动”形成越来越简单化、可复制的连锁培训模式和“国学文化产业市场”,已经毫无古典心性,是从属于现代生活方式、大众文化轨道上的“古典文化消费”。

  二、官方的传统文化教育

  在“原教旨”读经的另一端,是在公办学校开展的传统文化教育。

  长期以来,由于意识形态的障碍,官方对传统文化仅保持一种礼节性的尊重,在应试的《历史》教材中,孔子只是一个知识点。在知识界和民间社会的推动下,随着对孔孟之道的“祛魅”,政府对传统文化教育逐渐认同。2001年公布的语文课程标准,在附录中要求1~6年级学生背诵古今优秀诗文160篇(段),并推荐了70篇必背古诗词。2004年,中宣部和教育部发布《中小学开展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教育实施纲要》,此后多次发文;直至2014年教育部发布被视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民间的传统文化教育者才算吃到了定心丸。

  《纲要》的意义主要是一种政治认可,在内容和方法的表述上还是大而无当,非常官样化。指导思想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围绕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以弘扬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为主线,以推进大中小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一体化为重点,整体规划、分层设计、有机衔接、系统推进,促进青少年学生全面发展,培养富有民族自信心和爱国主义精神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主要内容是“开展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重点的家国情怀教育,开展以仁爱共济、立己达人为重点的社会关爱教育,开展以正心笃志、崇德弘毅为重点的人格修养教育”。小学熟练书写正楷字、诵读古代诗文经典篇目、热爱祖国河山等;初中临摹名家书法,体会书法的美感与意境,诵读古代诗词,阅读浅易文言文,欣赏传统音乐、戏剧、美术等艺术作品;高中才要求“阅读篇幅较长的传统文化经典作品,提高古典文学和传统艺术鉴赏能力”。2015年正式出版《中国传统文化中小学实验教材》,以“完美人格教育”为目标,包括国学经典、民族艺术和民俗文化三部分内容,以在传统文化熏陶下,养成“良好行为习惯,高雅审美情趣,质朴道德操守,深邃哲学思想”。

  可见,官方对传统文化教育的接受,大抵是在书法、诗词、艺术熏陶等,以培养爱国主义情感和品德教育为主,与读经人士“为往圣继绝学”、承前启后的文化追求相去甚远。由于传统文化教育与考试和升学评价无关,在实际的学校生活中,仍处于十分边缘的状态,如同各种素质教育的“花边”,大多是背诵《弟子规》、古诗词吟诵之类,而毛笔书法、武术等都很难实际地进入体制内课堂。

作者简介

姓名:杨东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