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从逃离到协作:美国“在家上学”类型及与公立学校关系的发展
2017年03月18日 10:10 来源:《外国教育研究》 作者:张爱玲 肖甦 字号

内容摘要:从家长自力更生到外部资源日益丰富,“在家上学”的成长历程体现了美国各州对个人教育需求的尊重、满足与规范、管制,充分展现了国家教育权与家长教育权之间的博弈。

关键词:美国;在家上学;公立学校;类型;合作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爱玲,聊城大学 教育科学学院,山东 聊城 252000;肖甦,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北京 100875 张爱玲,聊城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教育学博士;肖甦,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内容提要:在美国,“在家上学”是在学校教育制度充分发展基础之上出现的一种教育形式,是家长期许孩子能在自由的学习形式下成长成才的一种自主选择。20世纪90年代“在家上学”实现合法化后,获得了更多的生长资源,它与公立学校的合作不断增加,促使自身类型日益多样化。在社会的支持与包容中,“在家上学”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也刺激着公立学校的教育创新与变革。从家长自力更生到外部资源日益丰富,“在家上学”的成长历程体现了美国各州对个人教育需求的尊重、满足与规范、管制,充分展现了国家教育权与家长教育权之间的博弈。

  关 键 词:美国 在家上学 公立学校 类型 合作

  基金项目:教育部2014年度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英才教育政策与实践的国际比较研究”(项目编号:14JJD880013)。

  [中图分类号]G78/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469(2016)06-0017-12

  20世纪90年代末尤其是21世纪以来,“在家上学”作为一种教育现象和社会现象在我国持续升温,据《中国在家上学研究报告(2013)》统计,当前活跃于中国大陆的“在家上学”群体规模约为1.8万人,主要集中于广东、浙江、北京等经济文化水平较高、社会公众教育观念较开放的东部地区。[1]尽管规模不大,地域集中,但“在家上学”确实代表了一部分家长对高质量、个性化教育以及教育选择权的追求。在家长们的积极实践下,我国“在家上学”形成诸多施教形式,如父母充当教育者、家庭借助外部的教育机构和力量、家庭互助等。目前,我国教育主管部门对“在家上学”基本持一种不置可否、视而不见的态度,没有明确的法律和概念界定,这些教育形式发展前景如何成为困扰家长的一大问题。而在美国,“在家上学”已经获得合法地位,并得到公众认可,成为家长们的教育选择形式之一。虽然争议不断,但“在家上学”在遵守各州相关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与公立学校建立了有效的合作关系,充分利用丰富的教育资源,类型日益多样化,实现了自身的成长和发展。这些经验和做法可以为我国提供参考和借鉴。

  一、逃离公立学校,实施“在家上学”

  在美国,“在家上学”(homeschooling)是一种以家庭为主要学习场所,以父母为主要教育者,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学龄儿童开展的一种正规教育形式。在学校普遍建立、义务教育全面实施之前,父母在家教育子女是最常见的形式。但随着国家掌控教育权、学校教育普及,“在家上学”逐渐退于社会边缘,只是零星地存在于居住偏远、上学不便或父母工作流动性强、无法固定于某一所学校学习的家庭之中。于是,学校教育占据垄断地位,特别是公立学校成为儿童学习的主要场所。但经过多年的运转,稳固的公立学校制度逐渐滋生出管理僵化、效率低下、缺乏责任感等问题,[2]遭到社会各界诟病,引发公众不满。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多种教育选择趋向得以萌生。

  (一)逃离的原因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社会运动与教育思想的催化下,“在家上学”得以重新兴起。受到反文化运动、民权运动等的影响,一批家长思想激进,崇尚自由,主张个人主义,坚持个人权利,将“在家上学”作为挑战社会权威的任性选择。此外,20世纪80年代初前后,由于公立学校的世俗化、重视家庭关系等原因,加上私立学校无法满足其需求,①一批拥有宗教信仰的家庭也加入到“在家上学”队伍中。于是,这两大群体形成了“在家上学”的主要力量。

  上述两大群体受到“去学校教育”等思想的影响,选择自己在家开展教育,期许自己的孩子在自由的学习形式下成才。约翰·霍尔特(John Holt)和雷蒙德·莫尔(Raymond Moore)等一批美国的教育学者坚持进步主义思想,展开对学校教育的批判,他们指出,学校制度强调竞争、标准、专制、等级,忽视孩子内在的学习潜能,损害孩子的好奇心和个性。在对学校教育改革失去信心之后,他们积极到学校之外寻找替代性的教育形式,支持“在家上学”。这些学者关于尊重儿童、重视亲子关系的主张深入人心。

  这一时期公立教育制度在全美已经得到全面实施,国家制定了相对完备的教育制度,建立了各级各类学校,提供专业的师资力量和公共教育经费。因此,这些家长关注于个人教育理念和孩子成长需求的在家教育行为,对公共教育理念形成挑战,与义务教育制度发生冲突。他们违背社会常规,受到社会大众的质疑,特别是来自公立学校的教师协会的批判。

  (二)“在家上学”的类型

  在发展初期,“在家上学”被视为一种追求教育自由的极端行为,属于一种有悖常规的激进做法。此时,“在家上学”没有获得合法化地位,作为一种另类而小众的教育形式,它成长于一种敌视的社会环境之中。“在家上学”与学校教育之间的界限泾渭分明,处于对抗状态。

  于是,这一时期“在家上学”的教育力量和场所主要来自父母和家庭。“在家上学”的施教者主要是父母或其中一方,或聘请家庭教师;教育对象是自己的孩子;依赖家长的教育能力和资源以达成教育目标。这是最典型、最纯粹的“在家上学”形态。随着家庭教学实践的开展,“在家上学”的形式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主要是在一定程度上加入了家庭之间的合作。总结起来,“在家上学”主要有两种类型:

  1.家庭独立实施的“在家上学”。这种形式又称“母亲学校”,即母亲是主要的教育实施者。家庭可以依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自由地选择教育时间、地点、内容、形式。母亲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时,为提高教育效果,也可邀请其他“在家上学”的孩子加入进来,进行团体活动。此时,“在家上学”逐渐开放化,吸引了少量的其他家庭的孩子参与进来。

  2.多个家庭联合互助的“在家上学”。家庭之间的合作是“在家上学”的一种生存常态,它可以有效地增进家庭之间的相互了解,分享在家教育的经验或体验,同时也为儿童提供一个社会化的场所。家庭之间合作开发、设计课程,组织活动。通常情况下,这些课程或活动是家长所擅长的,每一位家长负责自己擅长的学科,对孩子们进行课堂教学,因此授课内容会有一些限制性,如外语、足球,还有一些拓展性的学习项目如科学营等。学习的地点可以是某一个家庭中,也可以是教堂或其他场所。有时家长也会聘请专家来讲授一些高级课程,如微积分、外语、物理等。从外在形式看,它与正规的学校教育无异,即一位成年教师向一群学生授课。

  这两种类型都保留着“在家上学”的核心特征:学生的主要学习场所是家庭,主要教育实施者是父母或家庭教师,学生没有在公立学校注册,他们享有更多的教育选择自由。

  二、与公立学校协作,“在家上学”实现类型多样化发展

  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家上学”陆续在全美成为一种合法的教育选择形式,数量不断增加。在教育市场化的推动下,在“在家上学”良好发展形势的刺激下,一些州的公立学校开始关注“在家上学”群体,与其冰释前嫌,合作逐步展开。“在家上学”在与公立学校的协作过程中,吸纳更多的外部资源,类型实现多样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