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儿童学研究:历史演进、主要议题与未来走向
2017年02月10日 09:35 来源:《天津师范大学学报:基础教育版》 作者:刘万海 翁宇新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来,国内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儿童学研究,尤其是在儿童学学科建构和教师教育课程设置等方面取得显著进展,但仍留有诸多问题亟待澄清。从儿童学研究的历史演进、主要议题和未来走向三方面,对近年来我国儿童学研究进展进行回顾与梳理,以期为进一步拓展我国的儿童学研究提供思路。

关键词:儿童;儿童学;儿童学研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万海,渤海大学教育与体育学院副教授,博士;翁宇新,渤海大学教育与体育学院研究生(辽宁 锦州 121013)。

  内容提要:近年来,国内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儿童学研究,尤其是在儿童学学科建构和教师教育课程设置等方面取得显著进展,但仍留有诸多问题亟待澄清。从儿童学研究的历史演进、主要议题和未来走向三方面,对近年来我国儿童学研究进展进行回顾与梳理,以期为进一步拓展我国的儿童学研究提供思路。

  关 键 词:儿童 儿童学 儿童学研究

  基金项目:2014年度教育部人文社科一般项目“中小学教师合伦理性教学决策能力测评与培养研究”(14YJC880037);2014年辽宁省青年教育科研骨干专项重点课题“新时期教师专业伦理素养一体化培育机制研究”(JGZXQDA025)。

  中图分类号:G423.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7228(2016)03-0010-05

  DOI:10.16826/j.cnki.1009-7228.2016.03.003

  儿童学研究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883年美国学者霍尔《儿童心理的内容》的发表。历经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几经波折,现代儿童学研究正逐渐步入正轨,在全世界受到广泛关注。近年来,我国的儿童学研究也紧跟时代的步伐,日益受到学界的重视,成果日渐丰硕。本文意在通过儿童学研究的历史发展、主要议题和未来走向三方面,对近年来我国儿童学的发展脉络和趋势进行回顾与展望,以期加深对儿童学研究的认识,为进一步拓展我国的儿童学研究提供思路。

  一、儿童学的学科沿革发展

  一般来说,学科发展的历史起点在很大程度上奠定了它在当代学科群中发展深化的路向与规模。换句话说,往往学科起步越早,则今天的学科样态越发成熟,其受到公众熟悉与认可的程度也就越高,像医学、物理学、哲学等。但这一逻辑似乎在儿童学身上表现得并不明显。从19世纪末到现在,时间也已经过去一个多世纪的光景,但今天儿童学对很多人来说似乎依然陌生。

  (一)早期的儿童学

  儿童开始被关注始于卢梭的《爱弥儿》,史称“儿童的发现”。1883年霍尔发表《儿童心理的内容》一书,标志着儿童研究运动拉开序幕。霍尔的贡献在于促进了心理学与教育学的独立与结合,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教育科学的方法论基础,此外还培养了一大批后备力量,形成教育研究的群众基础。[1]真正提出“儿童学”这一概念的是克利斯曼,他于1896年的博士论文中全面阐释了儿童学的概念,并将其视为研究儿童本体及其发展的纯科学,克利斯曼可谓儿童学学科的奠基者。

  20世纪初,儿童学研究之风被吹向欧洲,标志性事件是1911年首届“世界儿童学大会”在比利时召开,儿童学在比利时具有实证性与整体性。[2]此时欧洲的儿童学研究主要有三个显著特点:一是“新教育运动”的有机构成;二是崇尚并信奉实验科学范式和量化研究方法;三是欧洲儿童学与美洲儿童学在相互借鉴中共同发展。[3]

  这一时期苏联的儿童学研究也逐渐兴起。早期“儿童学”被理解为“儿童研究”和“儿童心理学”,20世纪二三十年代儿童学杂志《PEDOLOGYYA》发行并在莫斯科举行了苏联第一次儿童学者代表大会;后期,布隆斯基的主要著作《儿童学》一书在1934年和1936年出版过两版。这一时期苏联儿童学研究的代表人物是发展心理学家维果茨基,他对儿童的研究涉及多个方面,包括儿童身心成长的发展过程、儿童身心发展机制、幼儿保健等。然而苏联的儿童学研究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特别是《废止儿童学法案》的颁布,苏联开始对儿童学进行批判[4](P5),儿童学研究终止了。

  我国真正对儿童产生关注是在五四运动之后的民国时期,不满传统社会忽视、漠视儿童的局面成为出现研究儿童浪潮的主要动因。西方现代教育观念的涌入直接推动了我国儿童学的发展,特别是杜威的儿童本位观念影响广泛且深入。民国时期儿童学研究代表性的组织有江西省儿童研究会、北师大儿童学研究会、中华儿童教育社、武汉儿童文化研究会等[5];代表人物及书籍有191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朱元善所编的《儿童学研究》一书,1921年商务印书馆又出版了凌冰编著的《儿童学概论》[4](P7),1922年翻译出版了日本学者关宽之的《儿童学》,除此之外,儿童教育家陈鹤琴的研究实践,成为我国现代本土化儿童心理研究的先驱。民国时期的儿童学研究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尝试建构成一种纯科学的“儿童学”;另一种是系统译介编撰“儿童研究”成果的“儿童学”。这一时期的儿童学研究特点是:第一,形成具有代表性的研究组织,但大多缺乏多学科性质和学理性;第二,缺乏整合碎片化研究的组织;第三,以实验法为最科学的方法。[5]

  (二)儿童学的新生

  20世纪60年代的儿童学研究从儿童与学校制度的关系转移到儿童家庭教育上来,以菲利普·阿里耶斯《儿童的世纪》为代表,受阿里耶斯开拓性的研究视角和方法的影响,西方儿童学的主要研究领域形成:儿童社会学研究、儿童生态学研究、儿童文化学研究,并形成了儿童与家庭教育史研究的大量成果。[6]可以说《儿童的世纪》成为20世纪60年代儿童学研究领域的一大转折点,成为该时期人文社会学领域学术研究范式转换的一种体现,这一研究对此后儿童学研究的展开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世纪之交,美国、日本等国家的儿童学研究开始出现综合的网络交流平台,并在大学专业教育中深入发展。[7](P3)我国也十分重视儿童学的研究,许多大学成立了儿童研究机构。例如浙江师范大学在2005年6月成立了儿童文化研究院,主要以跨学科研究为主,研究团队多由不同学科的人才构成,并发表了一系列论文成果推动我国儿童学建设步伐;上海师范大学则以教育学学科作为基础依托进行儿童学的课程建构,将儿童学作为教师教育的基础学科;南京师范大学的刘晓东教授主要从事儿童哲学方向的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儿童发展研究中心的张向葵、上海师范大学的方明生、鲁东大学的丁海东等学者对儿童学也有大量研究,发表了诸多研究成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