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深圳市义务教育阶段积分入学政策分析
2016年11月17日 14:29 来源:《现代中小学教育》 作者:祝凌文 李峰 字号

内容摘要:随着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时期亟待解决的难题。

关键词:深圳市;义务教育;积分入学政策;效果分析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祝凌文(1991-),男,江西吉安人,江西农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硕士研究生;李峰(1971-),男,江西宁都人,江西农业大学产业处硕士,副教授,江西 南昌 330045

  内容提要:随着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时期亟待解决的难题。为解决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教育问题,深圳市政府于2013年颁布了积分入学政策。积分入学政策的实施有助于城市吸纳人才、缓解入户深圳申请人数激增带来的压力、建立公开透明的公办学校入学机制。但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如提高了外来无房者群体的入学门槛、引发了学区炒房热等。完善积分入学政策应该缩小政策覆盖范围、剔除政策不合理细则、修改积分标准等,切实解决深圳市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问题。

  关 键 词:深圳市 义务教育 积分入学政策 效果分析

  基金项目:江西省社会科学“十一五”规划资助项目(06YJ61)。

  [中图分类号]G46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1477(2016)03-0005-04

  [DOI]10.16165/j.cnki.22-1096/g4.2016.03.002

  一、深圳市积分入学政策实施的背景

  随着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时期亟待解决的难题。深圳市作为我国流动人口最为聚集的大城市之一,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学压力。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01年-2014年期间,深圳市非深圳户籍人口从336.72万人激增至745.68万人,增长值达到121.45%。[1]人口的急剧膨胀加剧了公办学校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与需求的矛盾冲突。2014年深圳市共有小学331所,在校学生为79.32万人;普通中学325所,在校学生37.87万人。[2]整个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总人数约为117万,其中深圳户籍学生约35万人,非深圳户籍学生约82万人,非深圳户籍学生人数占在校学生总人数的70%左右。入读公办学校的非深圳户籍学生为43万人,占非深圳户籍总人数的52.3%,即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中将近半数还只能在民办中小学接受义务教育。[3]

  而作为公办学校补充存在的深圳市民办学校却未能担负重任,其发展呈现两极化趋势。首先,处于最顶层的贵族学校,这类学校师资雄厚、设备完善、教学质量较高,但学费过于高昂。例如:深圳城市绿洲学校六年级收费标准为每年6.9万元,而从市人力资源和社保局获悉,深圳市2014年人均年工资仅为5.2万元。另外一部分是处于底层的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学费相对便宜,但这些学校大多建在交通不便的偏僻地段,此外还存在管理混乱、教学质量低下、师资水平参差不齐、教师学历偏低、教学环境恶劣、校园安全隐患较大等问题。而且就读学生大多数不能享受免费义务教育,所以政府创立的公办学校成了绝大多数家长的首选,但是由于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缺乏相应正规入学渠道,很难获得进入公办学校名额。

  深圳市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接受义务教育时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不断触碰着大众的敏感神经,引发了外来务工群体的不满情绪,严重破坏了社会的和谐氛围。再者占据了常住人口70%的外来务工人员群体,为深圳市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一旦因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问题导致外来务工群体大量流失,会对整个深圳市经济带来巨大打击。所以,为了解决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问题,深圳市政府积极响应中央号召,于2013年颁布了积分入学政策。

  二、积分入学政策的具体内容

  深圳积分入学政策是指在义务教育阶段,对申请就读公办学校的儿童包括深圳户籍和符合深圳市就读条件的非深圳户籍学生,实行统一的积分,依据申请者积分排序情况依次安排学位。积分项目主要由申请者住房性质、户籍类型、入户时间、社保年限、计划生育情况等指标构成。[4]总体而言,积分分为基础分和加分两部分。基础分是以申请者在学校所属学区的住房情况和户籍类型为评分依据。而加分项主要依据社保和计划生育情况决定,分为深圳户籍学生加分标准和非深圳户籍学生加分标准。

  深圳市从2014年开始在公办学校全面实行义务教育阶段积分入学政策,采取“积分入学”和“类别+积分入学”办法。目前深圳市下辖11个区制定的积分方案侧重有所不同,有的侧重户籍,有的更侧重房产。

  福田区、盐田区、龙岗区、南山区、大鹏新区采取“积分入学”办法,按积分排名从高到低依次录取,录满为止。这些区积分由基础分和加分两项构成,基础分依据申请者户籍和住房情况决定,共分为六类。如福田区,基础分最高为80分,条件为申请者属本学区户籍且拥有学区商品房。基础分最低为60分,条件是非本区户籍且租房。加分项主要由申请者入户时间、监护人缴纳社保情况以及计划生育等情况,如盐田区独生子女单独加8分。

  罗湖区、宝安区、坪山新区、龙华新区、光明新区采取“类别+积分入学”办法,类别优先,后取积分。学区按照申请者户籍及房产情况将申请者分为六类,第一类为本学区户籍且拥有学区房,最后一类为非深圳户籍且租房。从第一类到第六类依次录取,同一类别再按积分高低进行排序,积分分为两类,深圳户籍学生按居住时间计算,非深圳户籍学生按家长缴纳社保或工商营业执照发放时间计算,独生子女另有加分。比较特殊的是光明新区,该区采取两级五梯制,户籍为第一指标,分为本学区户籍、学区外光明区户籍、新区外深圳户籍、东莞惠州户籍、其他户籍五类,依次派送学位。

  三、积分入学政策实施效果分析

  1.积极影响

  积分入学作为一项具有开拓性意义的政策,是深圳将顶层设计与基层创新相结合的产物,为其他地区解决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问题提供了宝贵的借鉴经验。

  (1)建立了公开透明的公办学校入学机制。积分入学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外来务工随迁子女在接受义务教育时所处的劣势地位,撼动了城乡户籍壁垒,建立了公开透明的公办学校入学机制,维护了义务教育的公平性。在政策未出台之前,非深圳户籍学生由于没有一条正规的公办学校入学途径,入学只能通过拉关系、走后门、送礼等灰色手段,甚至经常出现有价无市的情况。2012年就曾出现过百名非深圳户籍家长因子女无法入学而在深圳市教育局跪求学位的事件,让人不甚唏嘘。“入学歧视”引发了广大外来务工人员的强烈不满,致使上访事件时有发生,导致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积分入学政策的施行为广大外来务工随迁子女群体平等接受义务教育带来了希望,极大地缓解了外来务工人员群体对社会的不满情绪。据深圳市招生信访办公布的数据表明,自2013年政策实施以来深圳市招生信访投诉同比下降了80%。

  (2)有助于城市吸纳人才[5]。积分入学政策的实施让非深圳户籍学生有机会享受同样优质的义务教育资源,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政策示范效应,并对其他人释放出机会信号,有助于深圳市吸纳更多优秀人才。2014年,深圳市常住人口为1 077.89万人,其中非深圳户籍人口就有745.68万人,非深圳户籍群体遍布于深圳市各大行业。[3]改革开放以来,非深户籍群体对深圳市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何留住这一群体是深圳市政府面对的重大议题。随迁子女的义务教育关乎其切身利益,已经成为非深圳户籍人群关注的焦点之一。妥善解决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问题能够增加流动人口对城市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使其更快地融入城市,充分释放其人力资本潜能,从而为深圳市经济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

  (3)缓解了入户深圳申请人数激增带来的压力。2001年-2014年期间,深圳本地户籍人口数量从132.6万人激增至332.21万人,增幅为150%。随着城市人口激增,深圳市的“大城市病”问题日益严重,城市承载力已经接近极限,因而深圳市政府不得不全面收紧积分入户指标,缓解人口激增的压力。积分入学政策的出台改变了过去大多数家长通过入户深圳送孩子就读公办学校的做法,为非深圳户籍儿童入学提供了一条新的途径,间接减少了入户深圳申请者数量。这些有助于缓解深圳市政府施行紧缩积分入户政策的外界压力,减轻人口激增对城市公共服务能力、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形成的巨大压力。从深圳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获悉,2014年申请入户深圳的人数已从2013年的103 199人下降到92 854人,减少了10 345人,下降幅度为10%,成效显著。

  2.消极影响

  积分入学政策并没有真正扭转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时所处的劣势地位。目前,还有47.7%的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读于民办学校,且不能完全享受免费的义务教育,并且该政策将申请者区分为有房者和无房者、本地户籍与非本地户籍,引发了一系列新的矛盾冲突。

  (1)引发学区炒房热。积分入学政策的核心紧紧围绕申请学位儿童的户籍情况以及法定监护人是否在学区购买商品房展开,在学校附近有房产的业主,积分要比无房业主高,有无学区房成为申请者是否能够进入公办学校的关键因素,这使得房地产商有机可乘,借机抬高学区房价,进而引发学区房过热问题,更可能导致房地产市场经济泡沫。2015年深窗网调查公布的数据表明深圳市学区房成交均价从2009年的2.1万元/m[2]飙升至2014年的4.7万元/m[2],累计涨幅达118.7%。目前,深圳市知名学区房主要位于福田、罗湖和南山。以福田百花片区为例,该区学区房均价为7.5万元/m[2]左右,最低单价为4万元/m[2],其中实验小学的学区房价格最高,5年内该片区均价上涨了81%。最近又以485万元的价格售出一间43m[2]的20年的旧房,价格超过11万元/m[2],创下了历史新高。[6]而在这些购房者中充斥着大量的学区房投资者,他们与房地产商相勾结,利用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搅乱学区房市场,哄抬房价,伤害了家长和消费者的利益。

  (2)提高了外来无房者群体入学门槛。积分入学政策在制定时存在着一定的倾向,有的倾向房产,有的倾向户籍。据调查,2014年深圳市学区房均价是4.7万元/m[2]左右,而深圳市2014年每月平均工资是4 360元,这就意味着大多数外来务工人员是无能力购房人群,根本享受不了相应的优惠政策。而寄希望于入户深圳的人群同样受过于苛刻的条件和政府缩紧的入户指标所限制。户籍和学区房已经成为非深圳户籍、无房产阶层入学难以逾越的鸿沟,无形中提高了外来无房者群体入学门槛,并将这种带有歧视性的规定合法化。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光明新区所采取的两阶五梯制,它将申请者划分为本学区户籍、新区户籍、区外市内户籍、东莞和惠州户籍、其他户籍五类,依次录取,优先满足前几类申请者,显然第五类申请者在起点就被设置了过高的入学门槛。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