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前沿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通识教育?
2017年04月28日 07:45 来源:文汇报 作者:詹丹 字号

内容摘要: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通识教育?这方面,近年翻译进来的法国哲学家阿尔都塞的《读〈资本论>》,美国人文地理学家大卫的对《资本论》第一卷的解读,其不同于经济学家的解读思路,是可以为我们开设通识教育课作参考的。

关键词:通识教育;课程;教师;学科;通识

作者简介:

  通识教育,是高等院校为弥补当下本科教学建设缺憾而施行的重要举措。但从沪上一些院校近年来的实践看,关于通识教育的目标定位及课程体系建设等,尚有诸多值得商榷、提升之处。这里,笔者就人文学科的通识教育课程设置谈一些个人看法。

  通识教育是知识的宏观融通,而不是通俗和普及

  谈及通识教育,目前有不少教师认为,所谓“通识”就是普通、通俗的知识。甚至有一些教师认为,大学的通识课就是提供给非文史哲专业的大学生的,以拓宽他们的知识面,如果让本专业的学生去选,必然是在浪费时间。

  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误解。通识教育肯定不是学术的通俗化,但也不是现代学科分类学意义上的独立的专业课。而是从打破学科壁垒、超越专业范围构建起的具有宏观高度的学术课程,它看似也是以某特定专业为依托的一门课。比如,像归属于哲学的复旦大学丁耘教授开设的 《理想国》 导读课,归属于文学的华东师范大学毛尖教授等开设的“爱情文学”研究课,这些课程其实是为各专业的学生提供了交融互通的知识一体化平台。在这样平台上,各学科的专业思想和理论精华,得以充分交流,并最终落实于现代新人的健全人格和健康心智的培养上。也就是说,通识教育必然是与“全人”的培养紧密相关的。

  高水平的师资是保证课程质量的前提

  通识课内容的基本构成是以经典导读为主还是学科导论为主,这是目前引起较多争议的一个问题。

  据复旦大学开设通识课的经验看,经典导读课容易获得学生较高评价,而学科导论课获得的好评就不多。一种观点认为,现在教师们都忙于搞科研,对本科教学的投入本来就有限,上课时有“放水”现象。所以,如果是上经典导读类的通识教育课,即便教师备课不充分,上课“放水”,至少还有经典原作依托着,学生在教师带动下读了原作,仍有收获。而如果是学科导论课,教师上课“放水”,那学生听课真是在浪费时间了。

  在笔者看来,评价一堂课能不能让学生真正获益,与课程内容的构成究竟是经典导读还是学科导论没有必然关联。真正的关键是取决于教师本身,取决于教师有没有水平,愿不愿意为备课花费大量时间。因为即使是经典导读课,上起来也未必容易。

  笔者所在的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有一位研究鲁迅的专家,他开设的鲁迅作品研究课是学院最受欢迎的课之一。有人甚至说,没有读过这位老师的鲁迅作品研究课,等于没有读过中文系,也等于白读了鲁迅。同样,如果教师水平足够高,又肯为上课投入大量精力,学科导论一类的课程,一样可以上得精彩、吸引人。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丹纳的 《艺术哲学》、涂尔干的 《法国教育思想的演进》、弗洛伊德的 《精神分析引论》,这些都是学科导论性质的讲课记录,其视野的开阔,内容的新锐,多少年过去了,还是深深吸引着我们。总之,如果教师水平高、上课热情大,听课的学生即使开始未必对课程内容感兴趣,慢慢也会被吸引,而如果教师水平低、对教学本科缺乏热情,本来对课程感兴趣的学生,其上课的口味常常因此而被败坏。这样的道理,也许已经成为教学界的一种共识。

  借助联合课程,高校应孵化一批骨干师资

  既然教师是决定通识课程成败的关键因素,那么是不是就应该因人设课呢? 在课程体系设置时,是否应只设置一些有高水平老师能承担的课程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