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小学生管理的严苛取向及其规避
2017年04月06日 11:03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 作者:刘长海 字号

内容摘要:身处严苛的学生管理体系之中,小学生在身体、精神和个性诸方面受到全方位的规训。

关键词:学生管理;小学;严苛管理;规避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长海,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副教授。 430074

  内容提要:身处严苛的学生管理体系之中,小学生在身体、精神和个性诸方面受到全方位的规训。严苛的学生管理消磨学生的活力,抑制学生的精神发育,消弭学生的个性,不利于其创新精神、独立个性和规则意识的生成。大班额、脱离生活经验和儿童兴趣的教学、功利化的德育常规量化考核、教师权威的无序张扬等是小学生管理严苛的重要诱因。要解放儿童活力和创造性,必须以立法形式确立班级规模上限,积极推进教学改革,有效提升教师德育素养,开展多方对话,确立校规的审核和公开制度。

  关 键 词:学生管理 小学 严苛管理 规避

  标题注释:本文为2015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以培养自律为宗旨的中小学生管理体系建构研究”(BEA150068)的系列成果之一。

  [中图分类号]G4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718X(2016)08-0018-05

  相比应试压力深重的中学,小学不是应试教育的重灾区,有可能落实素质教育的各项主张,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然而,在调研中,笔者发现,若干小学对学生的管理过于严苛,极大地束缚了学生的活力、想象力、创造性和个性,不利于学生的规则意识生成。

  一、小学生管理严苛的现状审视

  尽管很多小学的办学理念以帮助小学生“放飞梦想”“快乐成长”为关键词,但在很多情况下,小学生从进入小学校园的那一刻起,就在身体、精神和个性诸方面受到全方位的规训,四肢难以舒展,心灵无法放飞,个性更难张扬。

  (一)主静的学生管理与身体的圈禁

  身处校园,小学生的坐立言行、吃喝拉撒都处于全面的监管之中,儿童好动的天性与主静的校园管理取向形成全面交锋,并且,总体而言,儿童在交锋中处于被管理、被规训的地位,其好动天性不断被磨损,最终成为校园管理的机械服从者。

  教室是首要和主要的规训场所。“一二三请安静”“小眼睛看前方,小嘴巴不讲话,小耳朵认真听”“小手放好,小脚并拢,身子坐正”之类的纪律歌在小学低年级课堂大行其道、通行无阻。无比简单的纪律歌,配上教师严肃的脸部表情、坚定而不含糊的管理者语气以及用以表扬先进、惩罚落后的小红花和小星星等,在低年级课堂管理中产生着立竿见影的神奇魔力,能够在短短几天里把刚刚告别幼儿园的“调皮鬼”变成循规蹈矩的“好学生”。

  课间十分钟也不是学生管理的盲区。为保障校园秩序、维护学生安全,很多学校加强课间管理,加强走廊和楼梯管理,甚至加强了厕所管理。课间行走要靠右行、不争抢、不跑闹,被视为可能是无可挑剔的课间安全公约。某地的一所学校提出要全面打造宁静的校园,规定学生在课间如无须上厕所就不得离开教室,而厕所里则会有教师或者学生干部值勤,以防学生以上厕所为由外出。该校的一位家长考虑到自己孩子好动,只好提醒孩子每次上厕所都要“留有余地”,以保证下一个课间还能“合法”地上厕所。

  运动场是学生自由嬉戏、自在飞翔的空间吗?事实并非如此。有些学校以预防安全事故、维护操场设施和保持清洁为由,规定学生不得随便去操场玩耍;到操场做操、上体育课都要排队前往。“做操站队快静齐,不推不闹要牢记”“踏步要跟节拍走,前后左右要对齐”“下操进班要整齐,紧闭小嘴要牢记”等纪律歌告诉我们,小学生在运动场上要遵守的规矩并不比在教室里少。而且,由于学生人数众多,每个班在大课间活动中只能占用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原地踏步、小步跑、定点拍球等活动无不显示着学校活动空间的捉襟见肘和对儿童生命活力的压抑与束缚。

  (二)荒芜的精神世界与心灵的圈禁

  对于“小学生能不能带课外书到教室去看”这一问题,一线教师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部分教师允许、鼓励学生带课外书到教室,希望用书籍润泽学生心田;部分教师禁止学生带课外书到教室,认为这样会导致学生分心、影响教学、引发同学之间的争抢攀比。可以想象,在后一部分教师掌管的教室里,只有教科书被允许带入教室,学生上课听教师讲教科书;下课要么玩耍、无所事事,要么主动地翻阅教科书。然而,薄薄的几本教科书,能否满足学生旺盛的求知欲,是否足以激发和调动学生“心弩八极,神游万仞”的想象力呢?

  有些班级启动了建设“书香班级”活动,给儿童的精神成长提供了更多的养料,但其自主性、丰富性和教育性均有待拓展。

  其一,教师鼓励集体阅读而不是自主阅读。以某地一所小学为例,该校将上午第一节课之前的15分钟作为阅读时间。笔者在某日的这个时间段进入该校三年级的教室时,学生们正在集体朗读某出版社出版的《声律启蒙》:“楼对阁,户对窗……”是不是所有学生都对这本规定读物有兴趣?笔者不得而知。

  其二,校内图书少,学校对学生阅读的支持不够。很多班级设有图书角,图书由学生从家中带来,但没有更换机制,多数图书不受学生欢迎。学校图书馆开放时间有限,而且大量图书是上级配发的,并不符合小学生的阅读能力和审美需要;还有一些学校没有图书馆或者图书室。

  其三,阅读的功利化现象突出,教科书仍被视为“圣经”,“课外书”地位较低。在最受小学生欢迎的图书评选中,“作文精选”名列榜首。论者认为,“国内现存的阅读测试大多与学校课程联系密切,测评的目的往往是了解学生对学校课程具体知识、技能的掌握程度”[1],所以,学生在课内外的阅读内容主要是教科书选定的课文,围绕课文做题目,阅读视野不够开阔。一些教师和家长为了确保学生掌握教材的时间和精力,不鼓励广泛的课外阅读,不支持学生阅读与考试没有直接关系的“闲书”。

  相比阅读,各学科统一的教学内容、以熟练记忆为合格标志的教学目标、强调标准答案的教学组织形式和评价方式对学生心理和精神的影响更为深远。杜威指出,儿童生来就有要发表、要做事、要服务的天然欲望,然而,学校的教学安排却是让几十名儿童全都忙于读同样的书本,而且日复一日地准备和背诵相同的课文,几乎没有机会进行任何社会分工,没有机会让每个儿童完成一点专属于他自己的东西,[2]儿童的表达能力、创造性和社会精神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受到极大的阻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