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知识形式:基本蕴涵、教育价值与教学策略
2015年03月23日 10:17 来源:《课程·教材·教法》2014年11期 作者:潘洪建 字号

内容摘要:知识形式包括知识的思维方式、检验方式、表达形式。知识形式的学习是转识成智、化知为能的基本途径。知识形式教学的基本策略为:复演知识的形成过程,开展知识探究活动;学习知识表达形式,学会学科思维。

关键词:认识论;认识维度;知识形式;知识价值;教学策略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潘洪建(1964- ),男,四川苍溪人,扬州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基础教育研究所所长,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江苏 扬州 225002

  内容提要:知识形式包括知识的思维方式、检验方式、表达形式。知识形式的学习是转识成智、化知为能的基本途径。知识形式教学的基本策略为:复演知识的形成过程,开展知识探究活动;学习知识表达形式,学会学科思维。

  关 键 词:认识论 认识维度 知识形式 知识价值 教学策略

  知识具有内容、形式、旨趣三个维度。[1][2]知识教学不仅要教授知识内容,也要传授知识形式,促进从知识到智能的转化。那么,知识形式是什么?它又包括哪些方面呢?我们先看一则案例“三岁的小孙女也会作议论文”。

  刚开始学写议论文时,几乎所有学生都皱起眉头,他们说议论文枯燥、难懂、不会写。针对这种思想,林老师上了一堂作文辅导课。他说,议论文其实并不神秘,我三岁的小孙女也会作议论文。有一次小孙女说:“我最喜欢爷爷。”(论点)“爷爷喜欢我,不骂我,买棒冰给我吃,还带我到儿童公园去玩。”(四个论据)“所以我喜欢爷爷。”(结论,与开头相呼应)这个例子一举,整个教室充满了笑声,在笑声中学生理解了议论文的基本特征,消除了写议论文的畏难情绪。

  (资料来源:董远骞主编《教学火花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3年版,第206页)

  知识形式是指知识内在的思维方式与表达形式。在上例中,林老师用形象而生动的故事,向学生深入浅出地揭示了议论文的知识形式——论证过程(思维方式)与表达结构(知识形式),使枯燥难懂的议论文变得明白易懂。如果说“知识好比一个百宝箱,里面藏了大量珍宝”[3],那么,打开这个“百宝箱”不仅指打开知识的内容,而且包括打开知识的形式。我们认为,知识形式包括知识的思维方式、检验方式与表达形式。知识形式蕴涵着人类的智慧与能力,知识形式的学习与掌握是转识成智、化知为能的重要途径。

  一、知识形式的基本蕴涵

  知识形式对应于知识内容,知识内容是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积累起来的实践经验与精神财富。知识形式是指知识产生、检验和表达的形态与方式。知识内容只有通过特定的探究过程、认识方法与思维方式,经过检验,借助一定的外在形式加以表达,才能为人们认识与理解。那么,“知识形式”究竟涵盖哪些方面呢?英国教育学家赫斯特提出“知识形式”的概念,他认为,人类知识有八种形式(数学、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历史、宗教、文学艺术、哲学、道德),每一种形式具有不同的概念、逻辑和表达方式。[4]100

  (一)知识的思维方式

  对于思维方式,有着不同的界定。有人认为,“思维方式是指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上,实践主体按照自身的需要、目的和可能,创造和使用思维工具,去反映、理解、把握客体的思维活动样式”。[5]我们认为,思维方式是人们认识事物、思考问题的相对固定的样式、模式,它包括思维过程及其思维运作方法。思维过程有逻辑的、直线的,还有非逻辑的、非直线的过程,思维方法包括逻辑与直观、形象与抽象、分析与综合、比较与分类、归纳与演绎等具体方法。从构成要素看,思维方式包括思维对象、思维工具。思维对象即在头脑中观念地建构起来的、作为思维现实前提或思维结果的东西,不同的思维对象制约着思维方式的运行机制、程序。思维工具即作为观念形式存在的概念和范畴。概念、范畴在个体思维和人类思维转换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我们正是借助一定的符号、概念、直观表象等中介环节把握远离我们的客体。思维方式是主体实践活动的内化和概括。

  从发生学的意义上讲,思维方式是人的外部实践活动方式的内化和理性积淀,是人们观念地掌握世界的特有方式,是头脑观念的再现、改造客体的过程。“没有永恒不变的思维方式,人们通过社会实践,不断改变着现实生活条件,同时也就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改变着自己的思维方式。”[6]思维方式已超出单个主体的思维活动的特殊样式,是社会主体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反映客观事物的、具有社会普遍性的思维形式和思考样式,社会思维方式是在一定社会文化条件下,人们感受客观现实、处理主体—客体关系的共同的模式或范型。[7]思维方式作为个体思维既定的社会历史前提,能为主体提供一定的思维范例和思维工具、思维活动的准则、规范,最后内化为主体思维模式和思维习惯。思维方式制约着单个人的思维活动,对思维过程与结果有重要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思维方式构成世界观的核心和深层结构,世界观的变化也就是思维方式的变化。学习一门学科,就是内化、获得该门学科的思维方式,学会学科地观察、思维与探究,形成独特的学科世界观。

  (二)知识的检验方式

  知识检验即知识真理性的确证与判断。柏拉图在《泰阿泰德》篇中区分了知识与意见,指出“知识即确证了的真信念”。知识有别于意见、信息,它是经过检验与证实的真的信念。知识必须接受知识论的检验与证实,通过知识检验与证实为自己的存在提供合法的证明。“任何哲学体系和科学体系都将是不可能的,除非它们能够经受知识理论的检验和裁决。”[8]知识的检验方式多种多样,其基本类型有:逻辑检验、实践检验、实验检验、价值检验、美的检验,每种检验使用不同的检验标准。知识的逻辑检验(知识证实)指知识信念之间具有推导关系或相互融贯,以及知识发生概率与认知过程的可信赖程度。逻辑检验有多种方式。[9]实践是检验知识的真理性的根本标准,这已成为一种共识。实验检验是实践检验的特殊形式,它通过创设特定条件促成某一现象发生,从而检验理论假设的正误。价值检验又称为效用检验,即“我们的观念之真伪,是依实用结果而定的”[10]。美的标准也是知识检验必要的。美的标准就是逻辑的简单性。奥卡姆曾经写道:“不要增加超过需要的实体”(“奥卡姆剃刀”)。爱因斯坦认为:“一切理论的崇高目标,就在于使这些不能简化的元素尽可能简单,并且在数目上尽可能少……”[11]

  不同学科主要运用不同的知识检验方式。数学知识的检验主要是逻辑检验,三角形三内角之和等于二直角,无论测量了多少次也不能算数,只有运用平行线原理、三角形定义和其他公理证明这个命题,这个命题才算成立。自然科学知识的检验方式大多是实验,但有些科学知识可能很难通过实践加以检验,如伽利略的匀速直线运动(没有摩擦力等阻力)不能实验,只能理想实验(想象的逻辑推理)。人文社会科学知识的检验主要是价值检验,判断某一知识内涵的价值观与某一主流的价值观(基本价值观)内在的一致性,某一知识主张与不同利益集团利益的关系。当然,由于社会实践的复杂性与价值的多元性,价值检验较为复杂。

  当然,知识的每一种检验方式与证实方式都存在着局限性。如实践的具体性、不确定性和有限性决定了实践检验的局限性,逻辑证明又存在着谬论,实践检验与逻辑经验均是不完善的。不同的知识需要不同的检验标准,同一种知识也可运用多种检验方式为自己提供合法化证明。各种知识检验方式相互补充,从不同角度对人类知识进行不同类型、多种层次的检验。

  (三)知识的表达形式

  知识经过一定的探索与检验,获得一定的结论(知识内容),并借助一定形式加以表达(知识表述)。知识表达形式有两大类:言述的表达与非言述的表达。言述的形式如符号、概念、术语、公式、定理、图表,它们一般较为明确、具体。非言述的形式有动作、图像、色彩、线条、音乐、舞蹈、雕塑等(操作知识、个人知识的表达主要凭借这些表达形式[12])。前者储存于书籍、文件、期刊等文本之中,借助概念符号公式进行具体的或抽象的表达。后者存在于照片、视频、表演、劳作及其人工制品之中,表达形式较为形象直观。在学校教育中,知识表达的基本形式是言述的。这是因为,概念是我们把握外部事物特征的基本方式。正如沃尔夫(B. L. Whorf))所说:“世界在印象的瞬息万变中呈现,印象只能由我们的头脑去组织,即是说,主要是由我们头脑中的语言(学)系统去组织。我们切分自然,将其编织为各种概念,赋予意义,所以能如此主要是因为我们约定了以这种方式去编织自然。”[13]思维方式影响知识表达形式,形象思维的句法表达方式是记述、叙述、描述,抽象思维的句法表达方式是评价、断定、诠释。[14]不同学科在知识的表达形式上各具特色。数理学科与人文社会学科的知识表达方式存在差异。一门学科知识表达亦存在多种可供选择的方式,如文学作品的知识表达方式有小说、诗歌、散文、戏剧、杂文等,不同文体表达方式具有不同的特点与功能,服务于不同的写作目的。在自然科学中,有数学的算术表达式、物理的物体运动公式、化学的化学反应方程式等。哲学表述方式不同于数学表述方式。胡塞尔说:“在哲学中不可能像在数学中一样去定义;在这方面对数学方法的任何模仿不只是毫无成效,而且还会导致最有害的后果。”[15]

  应当看到,知识表达总是对一定事物的某种言说,这种言说、表述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与困境。“我们的表述活动本身就处在这样一种困境中,即无法将内在的意识活动完全地揭示出来。因为无法将所要说的内容全部表达出来,所以用语言表述思想常常感到力不从心,即‘说出的话语总是落后于想说的或不得不说的东西’。”[16]在表述活动中,能指与所指、符号与意义的复杂关系,致使语言表述存在多义性乃至歧义,“每个符号都是某种东西的符号,然而并不是每个符号都具有一个‘含义’(bedeutung)、一个借助符号而‘表达’出来的‘意义’(sinn)。在许多情况中人们甚至不能说,这个符号所‘标志’的就是人们用这符号来指称的东西。而且即使这个符号有效,它也并不总是作为那种体现表达之特征的‘含义’而有效”[17]。因此,学科的言说需要多种表达方式结合,相互补充,以尽可能地接近或通达事物本身。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