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变革社会中教师自我认同的资本困境及其突破
2015年03月16日 13:23 来源:《教师教育研究》2014年4期 作者:蔡辰梅 刘岩 字号

内容摘要: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人们自我认同的价值标准日益物质化,资本的占有成为人们建立自我认同的基础条件,身处其中的教师也概莫能外。作为不同资本类型的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对教师自我认同的建立具有不同的影响和意义,然而教师职业的特殊性使其在依赖不同的资本建立自我认同的过程中都会面临不同的困境,有待突破。教师自我认同资本困境的突破需要主体自我的努力同时也需要外在制度环境的改善,需要一种系统性的转变和重建。

关键词:社会转型;教师自我认同;经济资本;社会资本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蔡辰梅(1976- ),女,河北井陉人,河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教师教育,河北 石家庄 050024;刘岩,鞍山师范学院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辽宁 鞍山 114005

  内容提要: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人们自我认同的价值标准日益物质化,资本的占有成为人们建立自我认同的基础条件,身处其中的教师也概莫能外。作为不同资本类型的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对教师自我认同的建立具有不同的影响和意义,然而教师职业的特殊性使其在依赖不同的资本建立自我认同的过程中都会面临不同的困境,有待突破。教师自我认同资本困境的突破需要主体自我的努力同时也需要外在制度环境的改善,需要一种系统性的转变和重建。

  关 键 词:社会转型 教师自我认同 经济资本 社会资本

  我们身处社会转型的过程之中。“社会转型的路途可能通往天堂,可能通往地狱,也可能通往天堂般的地狱”,[1]无论结果如何都将“转变社会的价值和制度”,而我们都将面临“我是谁”“我们是谁”的拷问和困境。于是,个体的自我认同被凸显并需要重新构建。

  对于教师而言,自我认同的挑战会更加严峻。因为,教师是一种以主体自我为工具的职业,其自我认同对于职业生活具有基础性价值。唯有主体自我形成了充分而完整的认同感,作为工具的自我才可能在职业中有卓越的表现。然而,在现代社会,尤其是当下中国市场经济背景下,教师的自我认同却面临着巨大困难。《美国教师》中那句意味悠长而略带伤感的话,真切地描绘了当下教师的处境——“教学并非一项不复存在的艺术,但尊重它的传统已不复存在。”[2]因为,资本和资本的运营是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教师职业自身的价值逻辑与市场经济的价值逻辑是内在冲突的,然而,无可选择地生存于市场经济之中的教师如何适应这一逻辑,并且在适应的过程中持守作为教师的自我价值是其面临的现实困境。而这种困境正是“转型期知识分子在神圣秩序与世俗秩序、神圣价值与世俗价值之间感受到的紧张与焦虑”[3]的集中表现。

  一、教师自我认同与资本的关系

  人的自我永远都无法仅靠自己而确立,总是需要内外在的支撑和证明。曼纽尔·卡斯特认为“认同是人们意义与经验的来源”,[4]而事实上,经验与意义反过来也是认同得以构建的基础和前提。因此,认同的建立是需要条件的,这种条件既包括内在的意义感也包括外在的身份感,既包括精神层面也包括物质层面。在市场经济社会中,对资本的占有和使用成为人的社会身份确立的核心条件。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中,“地位是由一个人所掌握的资本数量及强度决定的,而资本的数量则取决于特定社会中资本的分配方式。所谓地位之争实际就是资本之争。资本位于力量的中心,同时也位于权力与地位的中心。”[5]这种资本并非古典经济学中狭义的“经济资本”,而是布迪厄所提出的“资本的所有形式”。因为,“除非人们引进资本的所有形式,而不只是思考被经济理论所承认的那一种形式,不然,是不可能解释社会世界的结构和作用的。”[6]因此,在完整的意义上探讨社会转型中的教师自我认同,就需要在更为广阔的视野下理解和认识资本的含义及类型。“资本是以同一的形式或扩大的形式去获得利润的潜在能力,资本也是以这些形式去进行自身再生产的潜在能力,因此资本包含了一种坚持其自身存在的意向。”[7]在更深刻的意义上,“资本是一种铭写在客体或主体结构中的力量,它也是一条强调社会世界的内在规律性的原则。”[8]因此,就本质而言,资本并非只是单纯的货币形式,而是内含着主体性的力量,并成为社会生活中一种强有力的规定性力量。

  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资本表现为不同的形态,最基本的形态包括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不同的资本类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并且最终都可化约为经济资本。在市场经济中,物化的甚至更直白地说以金钱为衡量标准的价值体系成为人们自我认同建立的重要的价值依据。而教师职业并非直接参与市场的职业,这就注定了其无法在物质层面上取得绝对的优势。在市场经济这一大的“场域”中,教师所拥有的政治资本和文化资本属于布迪厄所谓的“弱势资本”,而经济资本则上升为“强势资本”。于是,教师的精神失落和物质贫乏几乎同时发生,使其无法对自我价值和身份进行足够自信的确认。而寻求自我认同几乎是人最基本的生存需要。于是,取与舍,得与失,都在资本的占有和转换中发生,而教师自我也在这一过程中变化甚至扭曲,陷入自我认同的危机。

  二、教师自我认同的资本困境

  资本是人的主体力量的外在显现。社会所赖以确认人的地位和身份,价值和意义的各种资本,人都渴望得到和拥有,并按照这样的标准确立自我。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在不同的维度上标定和说明着一个社会人在社会网格中的位置和形象。教师同样会毫不犹豫地加入到资本的竞争和占有的行列之中,去建立自己作为现实社会人的自我认同,只是教师在此过程中会面临比其他人更多的精神和伦理的困顿。

  (一)教师自我认同的经济资本困境

  1.“穷酸”的收入带来的卑微的身份感

  在鲁迅先生的笔下,孔乙己即使站着喝酒也要“穿着长衫”,知识分子即使物质上“穷”,但仍难以放下那种独特身份的“酸”——一种放不下的尊严感。在市场经济中,经济资本的占有成为社会阶层划分的最重要的依据,也成为个体确认自身社会地位和身份感的最基础也是最强硬的支撑。然而,教师的收入却始终处于较低的水平,很多教师在调查中①表示,“收入低是他们不喜欢教师职业和产生离职念头的首要原因”。伴随社会贫富差距的增大,通过社会比较而产生的“卑微”的身份感,成为教师内心难言的伤痛。这种体验在男教师身上更加强烈和明显。很多男教师在调查中讲述了同样的情景或细节——请客吃饭,即将付款时的尴尬和无奈,想像别人一样大方阔绰地请客,却无奈囊中羞涩,那点尊严和面子可怜得无从拾起。所以,很多男教师会因为“交往不起”“怕受刺激”而逃避人际交往,而结果却是“职业生活太过封闭”,反过来又成为他们不喜欢教师职业的另外一个理由。可见,经济基础是社会交往的前提条件,经济资本的充分占有是建立社会身份感的物质保证。因此,经济收入上的低微所造成的创伤性的心理体验直接伤害到教师的自我认同感。

  2.兼职创收削弱了职业价值感,并可能伤害到对自我的道德认同

  市场经济为人们改变经济生活提供了丰富的机会,很多教师也投入其中,以改变自己的经济处境。因此,教师兼职创收成为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教师的创收可以分为两种不同的类型,一种是正当的,另一种则是有悖伦理的。正当的创收行为是教师利用业余时间从事不影响正常工作的经济活动,以提高自己的经济收入水平。而有悖伦理的创收行为则是教师利用职业之便获得非正当的收入。

  正当的创收行为,虽然不会触及伦理,但却会影响教师的教学投入,从而削弱教师的教学成就感和职业价值感,进而影响自我认同。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而教师工作的性质则是无边界的,需要极大的身心投入,因此教师兼职创收在本质上会与职业自身产生冲突。创收行为会占用教师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以至于在一些学校出现“创收是主业,教学是副业”的现象,教师的心思都花在了自己的“私活”上,对学校的教学工作则抱着“只要过得去就行”的态度。这样一种“混”的工作状态,导致教师无法获得全身心投入所带来的完整的职业成就感,无法获得教学的高峰体验。因此,伴随经济状况改变而牺牲的是教师的职业价值感,成为一种隐性的精神缺憾。

  而倘若教师的创收行为同时违背伦理,那对教师自我认同感的建立更是釜底抽薪的伤害。一些教师强迫本班学生上自己的课外辅导班,暗示家长给自己“表示”等行为都会伤及学生和家长对教师的道德判断。教师自己在内心深处也清晰地知道道德上被质疑对师生关系的伤害,对自己职业生命的伤害。然而,欲望是有遮蔽性的,即时性的欲望满足会麻醉人的道德神经,教师会暂时逃避良心的叩问。然而,教师自我认同的核心是道德认同,在良心上对不起学生和家长会作为教师建立自我认同的巨大障碍而长期存在。与此同时,教师再也无法享受职业生活中单纯地付出而带来的纯净的职业幸福感和价值感。内心深处的意义缺失导致自我认同的建立失去了最为重要的基础。

  (二)教师自我认同的文化资本困境

  文化资本是教师自我认同建立的核心资本,这是由教师职业的特性所决定的。在一定意义上讲,教师是以文化为生的人。教师习得并传承文化,在此过程中确认自身作为独特社会存在的价值,进而获得自我认同感。然而社会的转型和变革一定会触及文化层面,倘若教师不能够敏感地捕捉这种变化,适应这种变化或者在变化中发挥自身的引领作用,那么,教师就会面临自我认同的文化资本困境。

  1.知识层面的文化资本

  网络时代平面化的知识获取模式以及信息时代中多样化的信息获取途径,使得教师作为知识权威的地位受到巨大冲击。由于知识层面的文化资本的匮乏产生的职业受挫感,使教师在职业胜任的层面上产生自我认同的危机。很多教师在实践中感叹,“现在的学生越来越难教了”,学生的厌学和违纪交织在一起,令教师在职业生活中心力交瘁,产生严重的职业倦怠。而一位资深教师对这一现象的分析一语中的:“学生为什么难教?是因为老师跟不上学生了,所以就教不了学生了。”“跟不上”就是教师在社会变革和转型中所面临的文化知识的挑战。而文化和知识资本的占有是教师建立专业权威和自信的基础,失去了这样的基础,教师自我认同的建立就会成为无源之水。

  2.价值观层面的文化资本

  伴随社会转型出现的价值观的多元、复杂甚至扭曲,使得教师所承载的价值取向往往与社会现实中的价值取向产生冲突,进而导致教师在教育过程中的迷茫、困惑和自我迷失。“道之所存,师之所存”,当教师自己认为正确的价值观念或者教育过程中传授于学生的价值观念无法在现实社会中得到认可时,学生就会对“老师所说的”产生质疑甚至是否定。在这样的过程中,教师作为文化价值承载者的自我认同感会受到根本性的冲击。因为,教师最重要的资本就是这一职业所承载的“道”,一种方向感、一种信念,一种指向未来的牵引力量。这是教师职业无可取代的独特价值。然而在价值多元,主流价值观失落的转型时期,教师却对自身的价值坚守失去了信心和内在的坚定。此时,如果教师转而迎合社会,向扭曲的价值观念妥协,教师同样会取消了自身作为文化引领者的资格。左右为难,不知所措的困境可以逃避和隐忍,但内心的自我认同危机却是最深处的隐痛——我该拿什么教育我的学生?这种处境正是泰勒所描述的自我认同危机的典型表现——“他们的立场发生了彻底的动摇。他们缺少一种框架或视野,在其中事物能够获得一种稳定的意义”。[9]

  3.身份层面的文化资本

  “制度变迁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重新定义社会成员的权利、责任、忠诚对象和认同规则,即创造新社会身份的现象”,[10]也就是社会身份的重新定义过程。教师是依靠其权威展开其职业生活,完成其职业使命的。在实际的职业生活中,教师的权威不仅仅依靠其自身的学识和品格而形成,还需要其作为一种社会职业身份带来的社会声望所赋予。然而,在单一而庸俗的社会价值标准的衡量之下,教师身份所代表的知识阶层处于边缘化的状态,而权力阶层和财富阶层则成为人们仰慕的阶层。在这种大的阶层分化的背景之下,教师在教育过程中面对的不是学生的尊重而是轻视,这种基于身份的轻视产生于教育过程之外,却是对教师权威的致命打击和伤害。当教师自身对于教育的价值产生怀疑,其职业所依赖的最核心的东西就将面临着倒塌的危险。被轻视的社会身份无法为学生引领一条通向知识与文化殿堂的荣耀之路,而教师对自己的路也失去了方向和信心。这种基于分配体制和社会阶层现实的自我认同危机,是一种群体性的危机,会产生一种系统性的影响,令人忧虑和忧伤。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