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远程教育经济学关键议题与未来关注重点①
2019年12月05日 10:24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李锋亮 字号
2019年12月05日 10:24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李锋亮
关键词:远程教育;经济学议题;成本-效率;收益;社会资本;辍学

内容摘要:远程教育是一种历史悠久、形式多样、能够为大量学习者提供“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学习服务的教育类型。远程教育中蕴含着丰富的经济学问题值得研究者深入挖掘。慕课的崛起使得远程教育受到该领域以外的学者和民众的关注,为远程教育经济学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时代契机。

关键词:远程教育;经济学议题;成本-效率;收益;社会资本;辍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锋亮,博士,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北京 100084

  内容提要:远程教育是一种历史悠久、形式多样、能够为大量学习者提供“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学习服务的教育类型。远程教育中蕴含着丰富的经济学问题值得研究者深入挖掘。慕课的崛起使得远程教育受到该领域以外的学者和民众的关注,为远程教育经济学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时代契机。综观远程教育自诞生以来的经济学议题,集中体现在成本与效率、私人收益、社会收益、交互与社会资本、辍学等方面。具体而言,远程教育不仅具有成本优势,而且具有效率优势;远程学习者的私人收益体现在获得的收入更高、健康水平更高、更容易实现城乡迁移;远程教育的社会收益体现在能提高普通大众尤其是弱势群体的受教育机会;远程学习者虽然存在社会资本的劣势,但其交互成本的逐渐降低正在弥补这种劣势;辍学率高虽然是远程教育的常态并可能带来诸多损失,但远程教育机构依然应积极采取措施进行干预。未来远程教育经济学研究应重点关注远程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远程教育生产函数分析、远程教育的财政问题、公平问题和培训等。

  关 键 词:远程教育 经济学议题 成本-效率 收益 社会资本 辍学

  标题注释:清华大学自主科研计划青年教师基础研究项目(20151080456)。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195(2019)01-0053-13

  一、导言:慕课是远程教育经济学研究的重要契机

  远程教育是一种历史悠久、形式多样、能够为大量学习者提供学习服务的教育类型。远程教育最简约的定义是“远距离的教育”(Hülsmann,2006),即在大多数教学时间里,师生都处于分离状态的各种教育形式的总和(Moore,1973)。本文的主要目标并非对什么是远程教育进行辨析,而旨在对其中的经济学议题进行综述。

  2011年,一场被斯坦福大学校长John Hennessy喻为“海啸”的数字化风潮席卷全球高等教育领域(Caldwell,2012),它就是慕课。关于慕课到底是什么,不同学者有不同的意见。远程教育学界泰斗级人物约翰·丹尼尔爵士(Sir John Daniel)认为慕课是远程教育领域的新发展(Daniel,2012)。随着慕课这场“海啸”所造成影响的持续扩大,远程教育开始受到大众和不同领域学者的广泛关注。

  其实,远程教育已有很长的发展历史,而且也有巨大的学生规模。虽然远程教育的辍学率同样惊人,但由于在校生或者注册学生的数量实在太大,所以通过远程教育毕业的学习者规模同样巨大。然而与传统面授教育相比,远程教育的研究队伍并不强,其大多数研究成果都是由远程教育领域的学者或者实践者完成的。这就造成远程教育经济学的研究较少,其中实证研究更少。从可检索的文献来看,当前大多数关于远程教育经济学的实证研究都集中在1970-1990年代,进入21世纪后,远程教育经济学的实证研究明显减少。

  随着慕课的崛起,远程教育开始受到领域以外的学者和民众的关注。这对远程教育经济学的研究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时代契机。因为远程教育有其自身极其鲜明的一系列特点,包括:学生规模大、师生分离、师生交互与学生之间的交互可能是非实时的、辍学率高等。因此,很有必要从成本、效率、收益、社会资本、辍学等角度,开展远程教育经济学的研究。接下来,本研究将按照这些专题对远程教育经济学取得的进展进行综述,并对未来远程教育经济学研究进行展望。

  二、成本与效率:远程教育不仅具有成本优势,而且具有效率优势

  教师和学生的地理分隔是远程教育和传统面授教育最大的不同,这自然导致了两者成本的不同;而且由于师生分离、没有教师和教室的物理限制,远程教育的学生规模一般都很大,这就使得远程教育的规模经济一直被远程教育的拥护者所津津乐道。

  丹尼尔和其同事一直主张采用信息技术和远程教育的方式来扩大教育规模,他们提出了著名的“铁三角”模型来解释教育系统中成本、入学机会和教育质量之间的关系(Daniel et al.,2009)。按照“铁三角”模型,由于社会对高等教育的需求持续高涨,高等教育的规模也因此一直在扩大,然而政府财政投入的增长却难以满足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展,这就可能导致教育质量的下降。为避免教学质量的下降,只好采用成本分担的办法,即要求学生缴纳学费,而这又可能会导致缴纳学费有困难的学生丧失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因此,机会、成本与质量就成为传统高等教育难以兼顾的一大难题。而如果采用远程教育的方式,高质量的教育就可以用较低的价格获得。因此,成本与效率是目前远程教育经济学研究涉及最多的两个话题,而且二者往往是被同时分析的。在远程教育发展过程中,围绕成本与效率主要产生了三类经济学研究。

  第一类是比较远程教育与传统面授教育的生均成本或毕业生平均成本(Wagner,1972、1977;Laidlaw & Layard,1974;Lumsden & Ritchie,1975;Rumble,1976)。大多数实证结果显示,远程教育的生均成本显著低于传统面授教育的生均成本,而且这一结论在考虑了远程教育的完成率后依然成立(Peters & Daniel,1994;Rumble,2001;Perraton,2010)。换言之,对于教育机构而言,远程教育是具有成本优势的。在这一发现的基础上,李锋亮、孙妍和谢珂(2013)从远程教育学习者的角度进行了实证分析,结果显示,在控制了其他因素后,远程学习者比传统面授学习者的教育成本显著更低,远程学习者在学费、书本费、交通和住宿等费用上都节省了大量的成本。与此同时,远程学习者和传统面授学习者在学习满意度方面并没有显著的差异。而且在世界范围内,学生对远程教育的满意度都很高。比如英国开放大学的满意度一直高居全英高等教育机构的前列,2013年得分更是与剑桥大学持平②(Ashby et al.,2011)。这说明远程学习者享受到的成本优势并不是以牺牲学习满意度为代价的。

  质量是远程教育成本研究中很重要的因素,一些学者认为高质量的远程教育的成本即使不比面授教育的成本高,应该也不会低(McPherson & Bacow,2015)。许多经济学学者实证比较了远程学习者和面授学习者的学习成绩和学习绩效,发现前者的表现显著更低(Figlio et al.,2013;Xu & Jaggars,2014;Alpert et al.,2016;Figlio,2016;Krieg & Henson,2016)。而且雇主也不愿意招收远程教育的毕业生(安妮·盖斯凯尔等,2015;Columbaro & Monaghan,2009;Deming & Yuchtman et al.,2016)。然而,远程教育领域的学者却坚持认为远程教育的成本优势并非建立在牺牲质量的前提下,相反远程教育的学习效果即使不高于也不会低于传统面授教育的学习效果(Hannay & Newvine,2006;Daniel,2010;Jung & Lee,2013)。

作者简介

姓名:李锋亮 工作单位: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

课题:

清华大学自主科研计划青年教师基础研究项目(20151080456)。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