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成人教育学研究的矛盾与超越
2015年07月22日 09:31 来源:《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4年第201436期 作者:桑宁霞 赵苏皖 字号

内容摘要: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存在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事实认识与价值认识、教育学框架与自主框架建构等方面的矛盾。要实现成人教育学研究的超越与转型就需要解决成人教育学研究所面临的矛盾和问题,从而确立成人教育学重视基础理论研究、回归价值理性、着力构建自主框架的理论研究范式。

关键词:成人教育学;基础研究;价值理性;自主框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桑宁霞,赵苏皖,山西大学 继续教育学院,山西 太原 030006 桑宁霞(1964- ),女,山西太原人,山西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成人教育理论研究; 赵苏皖(1989- ),女,江苏徐州人,山西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成人教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存在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事实认识与价值认识、教育学框架与自主框架建构等方面的矛盾。要实现成人教育学研究的超越与转型就需要解决成人教育学研究所面临的矛盾和问题,从而确立成人教育学重视基础理论研究、回归价值理性、着力构建自主框架的理论研究范式。

  关 键 词:成人教育学 基础研究 价值理性 自主框架

  一、成人教育学研究的矛盾

  成人教育学研究呈现的矛盾有很多方面,但是,在学科定位、价值归属、体系构建三个方面呈现出的矛盾格外突出。也正是这三个方面构成了学科研究的重要内涵。成人教育学是基于基础研究还是应用研究?是着力于事实认识还是着力于价值认识?是在一级学科的框架下建构体系,还是寻找自己独立的框架结构?成人教育实践的复杂多变,成人教育理论上的根基不深不稳,都使这些矛盾更加突出和尖锐,甚至有偏离的趋势。

  (一)应用研究与基础研究

  成人教育学研究需要应用研究与基础研究相结合,但是我国研究现状却是重应用轻基础。侯怀银在论及成人教育学的学科性质代表性的观点时总结出三个学科观点:应用性学科说、应用理论学科说和应用性较强的基础学科说。侯怀银认为“应用性学科说认为根据成人教育学在整个教育学中的学科地位、根本目的以及任务等,将成人教育学看成是一门综合性、实践性很强的应用性学科。应用理论学科说认为成人教育学作为教育学的一门分支学科,是把一般的教育学原理应用于成人教育学研究领域,从而形成对成人教育学的特殊认识的基础学科。应用性较强的基础学科说认为成人教育学是一门研究成人教育学特殊规律的、理论性较强的应用性学科。”[1]这三种观点都强调了成人教育学的应用性和实践性,忽视了成人教育学的本质属性,忽视了理论研究价值。

  定位于应用理论研究侧重于应用性和实证性研究,而定位于基础理论研究则注重于呈现学科的价值灵魂、精神支撑、体系构建等涉及学科的魂魄和构架的关键性问题,为学科奠定基石。我们不是着意否认成人教育学应用研究的价值和成果,而是想说明如果一个学科自己都舍弃价值的确认、价值的导引、价值的提升,变成随着社会的变化不断乔装自己行头的功利性的存在,那么,学科的主魂也将失去,价值也当然能任意践踏。

  赫钦斯在《学习化社会》中关于教育与社会的关系认为教育应获得其应有的独立的地位,他主张教育要超越社会并引导社会,教育与社会本身都不是目的,唯有人是教育与社会发展的主题,教育放纵国家和社会功利主义思想的蔓延,最终将只有放弃自己“完善人性”的责任。[2]永恒的知识即是成人教育学的基础理论知识,基础研究是一个学科存在的必要条件。

  (二)事实认识与价值认识

  成人教育学的研究主要基于现实需要,包括经济发展、社会变更、文化多元化、全球化等,力求为解决现实中的具体问题而做研究。像医学中“脚疼治脚,手疼治手”,而不是从根本上给药来解决本质的“病痛”。成人教育学研究主要是事实认识,并多从经验归纳和感觉出发,试图从中总结出成人教育的规律,进而通过工具理性来影响社会实践。

  图1 近十年终身教育领域期刊类文章主题分布图[3]

  在成人教育研究中,成人教育学研究只占全部研究的14.3%,而这14.3%中价值研究也不多。

  事实认识就是主体在认识过程中对客体的属性和规律的反映所形成的认识。而价值认识则是指主体对客体之间的价值关系的认识,是客体对于主体价值意义的反映,即人们基于对自我的认识,以人的尊严、人的价值为标准,对客观事物和现象进行的判断和推理。[4]

  事实认识离不开唯科学主义的影响。唯科学主义“是源于西方社会的一种独尊自然科学,贬低甚至否定非科学主题价值的信念或思潮。”[5]是“……那种把所有的实在都置于自然秩序之内,并相信仅有科学方法才能认识这种秩序的所有方面(即生物的、社会的、物理的或心理的方面)的观点。”[6]

  模仿自然科学的研究风格,沿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追求研究结果的纯客观性以获得能经受经验确证的社会规律,在社会科学研究中成为金科玉律。而自然科学学科与社会科学学科由于其在研究对象、研究宗旨上所存在的巨大差别必定会导致两者在研究方法与研究结果上存在着较大的差别。因此,学科的科学化自然而然地会对成人教育学的独立地位形成强大的威胁。

  德国哲学家阿多尔诺(Adomo)和哈贝马斯(Habermas)提醒我们:量化的和可在技术上应用的知识的巨大堆积,如果缺乏反思的解救力量,那将只是毒物而已。哥本哈根量子力学学派根据不存在完全独立于认识者操作的纯客体的发现,提出了“测不准原理”,从而动摇了自然科学客观性的法则。在社会科学中,即使是利用自然科学方法最成功的经济学也没有完全履行解释和预测两大功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