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论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及其改革策略 ——基于价值学视角的审视
2014年07月18日 11:19 来源:《教育理论与实践》2014年6C期 作者:南海 胡莉彬 字号

内容摘要: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长期存在着概念不清、实践盲目、改革收效甚微等诸多问题。价值学视角下的中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应是主动适应中国终身教育体系构建理念以及学习型社区与组织创建的一种实践形式的概括,其核心问题是培养主体、培养课程和培养方式的改革。对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的正确理解、价值考量分析和有效实践,可以促进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不断向前发展。

关键词: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价值学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长期存在着概念不清、实践盲目、改革收效甚微等诸多问题。价值学视角下的中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应是主动适应中国终身教育体系构建理念以及学习型社区与组织创建的一种实践形式的概括,其核心问题是培养主体、培养课程和培养方式的改革。对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的正确理解、价值考量分析和有效实践,可以促进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不断向前发展。

  关 键 词:成人教育学 研究生培养模式 价值学

  作者简介:南海(1962-),男,山西人,山西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职业技术教育学、成人教育学和教育学原理研究;胡莉彬(1970-),女,山西人,山西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哲学硕士,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学研究。

  一、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三大缺憾

  (一)缺憾之一:对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内涵缺乏前提性反思

  对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进行改革的首要前提,是明确改革的对象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究竟是什么。而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就必须搞清楚研究生培养模式到底为何物。关于对“研究生培养模式”的认识,目前仍然是众说纷纭。

  2009年12月26日,武汉大学研究生院、武汉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和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曾在武汉大学联合举办了“‘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高端论坛”,“究竟什么是研究生培养模式”被作为本次会议的首要议题。在这次会议上,复旦大学熊庆年教授认为,研究生培养模式是一个真命题还是一个伪命题值得反思。对于培养人才,尤其是高层次人才的培养来讲,能不能模式化是值得我们警惕的[1]。华中师范大学董泽芳教授通过对200多篇尝试界定“研究生培养模式”的论文进行了分析,总结出“体系说”、“环节说”、“指标说”、“活动说”、“方式说”、“结构说”和“过程说”等多种类型[1]。

  鉴于“‘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高端论坛”的参加机构有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湖北省学位办的有关领导,高校有清华大学、武汉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南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浙江师范大学、广州大学,媒体有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杂志社,出席的专家学者有60余人,因此,上述判断在国内来说应该是具有权威性的。结合目前对研究生培养模式的认识水平,笔者认为,究竟什么是“研究生培养模式”依然是一个有待在认识上予以进一步深化和思考的问题。

  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是比研究生培养模式内涵更加丰富的概念,也就是说,后者是前者的上位概念或者属概念,前者是后者的下位概念或种概念。从逻辑学上讲,对于一个作为属概念的概念尚未搞清,那么作为该概念的种概念也是很难搞清楚的。事实上,我国对于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认识比研究生培养模式更加不能令人满意。

  (二)缺憾之二:对已有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缺乏价值学的考量

  任何改革都是一种价值考量与价值追求活动。欲对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进行改革,必须对现有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进行系统的、全方位的和多角度的价值分析活动。遗憾的是,众多研究者恰恰缺乏这样的一个必要环节,或者笼而统之地罗列一些对任何学科研究生培养模式来说普遍存在的所谓的“问题”,或者简单枚举几个所谓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及其存在的问题,就开始谈论对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进行改革。甚至是问题都没有搞清楚,就开始谈论对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进行所谓的“改革”。

  (三)缺憾之三: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缺乏利益相关者主体的参与

  对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进行改革属于高层次人才培养的价值探索活动。从价值活动主体的角度来看,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方案的制定、实施和评价须臾离不开利益相关者主体(教师、学生、学校、社区、企业、事业、政府等),尤其是不能忽视成人教育学研究生主体的地位和作用。因为成人教育学研究生是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价值活动的起点和归宿,是这种价值活动的参与者和承担者。但是,我国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方案的制定、实施和评价在很大程度上都忽略了成人教育学研究生的主体地位。事实是,在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这一价值活动中,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几乎没有应有的自觉性与主动性,失却了作为主体之一的应有地位。

  二、价值学视野中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及其改革

  (一)从世界研究生培养史出发来考虑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归属问题

  在世界研究生培养史上,曾经存在并且依然存在着三种被普遍认可的研究生培养模式:学徒式培养模式、专业式培养模式与协作式培养模式[2]。在三种模式相互间的关系上,后一种模式均是前一种模式的补充和完善。

  1.学徒式培养模式

  19世纪上半叶,学徒式培养模式在德国产生,也称学术型、科研型或研究型研究生培养模式。其培养目标是:培养科学研究者;培养工程与技术研究人员或专门人才,同时注重独立工作能力与创新精神的培养。学徒式培养模式原则上不设入学考试,研究生主要是在导师的指导下进行科学研究与论文写作,研究生的培养、管理、学习、科研与论文的评审几乎完全在导师与研究生的商讨中实施,师生关系俨然师徒。

  2.专业式培养模式

  19世纪下半叶,美国的研究生培养在借鉴德国经验的基础上,突破了德国过分崇尚“纯科学”研究的培养传统,将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以及发现知识、传播知识与应用知识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了研究型和专家型研究生培养模式,也称专业式培养模式。“专业式培养模式追求的两大目标:一是科学探索,为大学和科学研究机构培养教学和科学研究人员,提高高等教育的学术水平;二是为社会提供智力服务,促进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其目标兼具理论性或基础性与应用性或功利性。”[3]同时,考试被作为专业式培养的必要条件,分专业知识考试(一般性课程考试+综合性考试)和工具性考试,强调教学与科研的结合,课程学习、科学研究与论文写作紧密相关。师生之间的关系是指导与被指导、教授与被教授、个人(研究生)与集体(导师集体)、集体(研究生集体)与个人(导师)的多重关系,导师既指导研究生的学习,又指导研究生的科学研究。研究生院专门负责管理全体研究生的培养工作。

  3.协作式培养模式

  美国斯坦福大学于1950年开创了大学与企业相协作的研究生培养模式——协作式培养模式,用以培养应用型或开发型的研究人才,其培养计划(包括专业设置、课程安排与教学、科研等)均由大学和企业共同商定,注重应用学科的教学,重视研究生应用研究和技术开发能力的培养,课程设计比较重视基础学科、基础应用学科以及应用学科。科研与生产在教学之后或与教学同步,研究生的科学研究与生产实践中需要解决的问题密切相关,科研课题多由企业提出或由研究生深入企业与导师商讨确定。大学与企业各指派一名教师指导研究生,教师来自大学与企业两个系统,研究生构成也不尽相同。师生关系比专业式培养模式更为复杂,校企代表共同实施管理,负责招生、培养、学位授予等。可以说,该培养模式使研究生培养的教学、科研与生产达到了一体化,实现了研究生教育与社会和生产实践的有机结合。

  现代成人教育蕴涵着极为丰富的属性,可以满足现代社区发展对成人教育的需求,但其最为突出的特质应莫过于其服务社区、关注社区居民主体的生命价值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提升的基本功能属性,表现在构建学习型社区和学习型组织、关怀各个年龄段的社区群体的生活和生命质量。毫无疑问,社区是成人教育功能价值实现载体的最为基本的社会单位。从一定意义上说,现代成人教育是现代社区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教育在长期适应社区发展过程中而形成的一种教育形态。同时,现代成人教育也是生存于现代社区中的成人的一种重要的生存方式[4]。成人教育研究生培养模式必须与社区成员的教育需求和社区的发展同呼吸、共命运,这是由现代社区的特点与成人教育的属性共同决定的。作为培养成人教育高层次人才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的模式在归属问题上理应属于协作式培养模式。

  (二)价值学视域中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界定

  我们再结合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的实际给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下一个定义。虽然教育理论界对培养模式存在众多的解释,但从上述三种公认的研究生培养模式不难看出,它们所强调的共有的要素即培养目标、培养制度、培养方案、培养过程。对培养模式做如下界定应该是比较合乎培养实践情形的。在价值学视域中,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应是主动适应终身教育体系构建理念和学习型社区与组织创建的一种实践形式的概括。现阶段,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应是指基于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理念和教育理论,由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目标、培养制度、培养方案、培养过程诸要素所构成的相对稳定的教育教学与评价的环节、程序与机制的总称。

  (三)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实践

  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核心问题始终应该是培养主体、培养课程和培养方式的问题。将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置于由上述三种研究生培养模式所构成的坐标中进行价值学的考量,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应归属协作式研究生培养模式。因为从协作式培养模式的培养目标与培养方式来看,它非常适合于应用型高层次人才的培养,这也正是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价值追求的应有模式。协作式培养模式对于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来说是最有价值的。将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归于协作式的范畴,在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的实践中并不排斥成人教育研究生培养采纳学徒制和专业式研究生培养模式。辩证地来看,事物的性质正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决定的。在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过程中,学徒制、专业式和协作式培养模式都得到了比较完整的体现,只是说协作式培养模式对于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来讲,其在整个培养过程中占据着主导地位,贯穿着培养过程的始终。

  三、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的价值学策略

  (一)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的正确理解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改革模式”逐渐成为一个使用频度非常高的概念。在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方面,也存在着“模式”高产的情形,而且多数是头脑里构建出来并不付诸实践进行检验的那类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这样的模式原本就不成立。

  一种模式之所以能够成立,不仅仅由于它具有自己区别于已有模式之内在的规定性,而且由于其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因其价值被一定主体所认可而在一定范围内被人们普遍接受并付诸实施。否则,这种“模式”至多只能称为一种培养行为。简而言之,一种模式的成立条件既有其质的规定性又有其量的规定性,是质与量的辩证统一。因此,在谈及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时,一定要将研究生培养模式与研究生培养尝试加以区分。任何有价值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既是对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实践的理论概括,又是对应然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期盼与实践。

  (二)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价值学考量

  目前,我国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一个共性就是师生远离社会、教师远离学生、学生远离教师,是一种典型的原始松散型的师徒模式。这种状况必须尽快改变。从本质上说,研究生培养属于高层次人才培养范畴,相应地,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就属于实践活动的范畴,不能脱离社会生活实际。一种具体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存在与发挥作用还是一个时空概念,具有历史性、地域性和文化性。在我国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领域,任何一种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价值及其实现都是有条件的,都是随着时间、地点和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无论是从国外拿来的“模式”,还是本土创生的“模式”,都需要进行价值学的考量。实践中可以考虑如下的一些问题:现有的培养模式究竟有哪些?这些培养模式是否合乎培养目标或是否与培养目标相一致?在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目标价值实现方面,哪些模式最有价值?

  (三)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价值的实现

  因为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价值所表现的是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的利益相关者与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之间的一种利害关系,所以,它有大小、多少与性质之分。从性质上分,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价值可划分为正价值、零价值与负价值。为了确保成人教育研究生培养模式价值的最大化和最优化,必须考虑使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适应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目标的多样化、培养性质的多元化和培养层次的多样化。在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价值实现方面,务必重视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理念的变革。科学而合理的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理念不仅是推动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理论创新的重要前提和精神动力,而且对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实践也构成了强有力的支撑。如果没有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理念的变革,成人教育学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就很可能长期停留在技术层面。

  参考文献:

  [1]程斯辉,王传毅.研究生培养模式:现实与未来——“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高端论坛综述[J].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10, (3).

  [2]米银俊,黄慧民.研究生教育模式的国际比较[J].中国高教研究,2001, (10).

  [3]何杰,朱琦.研究生培养模式的国际比较及其发展趋势[J].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03, (3).

  [4]南海.中国成人教育之“根”:社区成人教育[J].河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7, (4).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