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全球视野下中国“国际教育”现代性本质及其实现
2020年01月22日 10:39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9年第12期 作者:滕珺 马健生 等 字号
关键词:国际教育;全球视野;国际学校;教育对外开放;办学理念

内容摘要:为此,本文将重点关注“国际学校”,在历史的基础上、全球的视野下讨论我国“国际教育”的现代性本质,并对未来中国“国际教育”的发展趋势展开深度讨论。

关键词:国际教育;全球视野;国际学校;教育对外开放;办学理念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滕珺,女,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士; 马健生,男,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石佩,女,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安娜,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国际教育”是一个内涵丰富、形态多样的概念,既包括出国留学、来华留学等人员的交流,也包括以人文交流机制为代表的信息交流,还包括各级各类学校中外合作办学的机制探索。其中,以“国际”为特色的学校(包括外籍子女学校、有国际元素的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的国际部),也就是家长和行业从业者日常话语中所谈论的“国际学校”近年来发展迅猛,构成了今天中国“国际教育”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随着国家和地方各项政策的陆续出台,关于以“国际学校”为代表的“国际教育”引起了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关注,也产生了各种争议。为此,本文将重点关注“国际学校”,在历史的基础上、全球的视野下讨论我国“国际教育”的现代性本质,并对未来中国“国际教育”的发展趋势展开深度讨论。

  一、发达国家“国际教育”的产生与发展

  1919年美国国际教育协会(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简称IIE)成立,这也是“国际教育”(International Education)这一术语首次被正式提出和使用,在过去的100年中,全球的“国际教育”发展迅猛,形态多样,正如坎布里奇(James Cambridge)和汤普森(Jeff Thompson)所言,人们常在不同的层次和语境下去描述“国际教育”,难以形成统一认识。“国际教育”一词也越来越多地被用来描述以“国际主义”“国际意识”为导向的教育理念和由国际学校及其他机构提供的教育。[1]

  (一)美国“国际教育”的产生与发展

  美国的“国际教育”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产物。“二战”后,世界各地民族独立运动兴起,美国为了实施其全球战略,对欠发达的地区和国家开展援助工作,这需要培养大量精通受援助国语言、文化、历史等方面的专业人才。1946年,美国颁布《富布莱特法》(The Fulbright Act),授权国务卿主持开展一系列教育交流项目,资助美国学生、教授和专家去国外学习、研究和授课。1961年,美国修订并形成《富布莱特—海斯法》(The Fulbright-Hays Act),由美国联邦教育部主要负责,强调在美国国内教育工作者中加强对区域问题和外语专家的培养。[2]同年,《和平队法》(Peace Corps Act)出台,为本科毕业的和平队(Peace Corps)①志愿者前往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进行志愿服务提供教育、医疗、技术等多方面的培训和资助。1966年,《国际教育法》(Th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ct)出台,进一步扩大资助对象范围,从只资助研究生层次的专家培养,扩展到普通本科教学中的国际问题研究。[3]可以看出,美国的国际教育从一开始就带着强烈的对外扩展的基因。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全球经济一体化加速发展,美国为了继续保持其世界领先地位,开始强调国际教育要适应全球经济竞争的要求。1988年《为全球胜任力而教》(Educating for Global Competence)、1998年《为全球胜任力而教:美国未来的通行证》(Educating for Global Competence:American’s Passport to the Future)等报告相继出台。2001年“9·11”事件再次揭示理解并尊重不同国家的文化,和不同语言、文化、价值观的人和平相处与合作的重要性,国际理解、多元文化等内容在美国的国际教育中受到重视。2012年,美国联邦教育部发布了《国际教育、国际参与与全球成功》(Succeeding Globally through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nd Engagement)国际战略公告,强调“全球胜任力不是奢侈品,不是仅仅针对精英阶层,它是所有人必备的技能”。[4]越来越多的学校,既包括公办学校,也包括私立学校,都认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在不同的层面开展实验。美国的国际教育随着时代的发展,从冷战时期局限于高等教育阶段扩展至基础教育,从培养少数精英外语人才和区域问题专家转向面向全体学生,培养学生的“全球胜任力”。[5]

  (二)瑞士“国际教育”的产生与发展

  瑞士“国际教育”的产生背景与美国截然不同,最初是为了解决当时日内瓦国际联盟的外籍雇员子女受教育的问题。1924年,国际联盟、国际劳工组织和当地的教育家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国际学校——日内瓦国际学校(the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Geneva)。[6]建校之初只有8名学生,后来学校也为包括国际公务员、外交官、从事跨国贸易的经商者等外籍人员的子女提供教育。基于瑞士中立国的背景以及需要满足不同国家教育文化和价值选择的需求,日内瓦国际学校选择了更具共通性的价值标准,如尊重文化多样性、强调互相理解、倡导世界和平与发展等。这样的教育理念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尤其是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直延续并发展。

  1968年,国际文凭组织(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ze,简称IBO)成立,总部设在日内瓦,进一步推动了这种教育理念的制度化,如研发相应的课程体系,为准备申请大学的学生提供被世界不同国家大学普遍认可的课程和文凭教育。1968年,罗伯特·利奇(Robert Leach)和日内瓦国际学校的其他老师一起开发了英文和法语的大学预科项目(Diploma Programme, 简称DP),如今已发展成由DP项目、中学项目(Middle Years Programme,简称IB-MYP)和小学项目(Primary Years Programme,简称IB-PYP)组成的完整体系。到目前为止,国际文凭组织共为157个国家的5175所学校提供6812个IB项目。[7]

  (三)日本“国际教育”的产生与发展

  日本“国际教育”的发展也和“二战”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194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次提出“国际理解教育”(Education for International Understanding)理念,这对于急需改变“战败国”“侵略国”形象的日本来说是很好的契机,因此日本将“国际理解教育”作为其重返国际舞台的重要途径,[8]也由此拉开了日本“国际教育”的序幕。此后,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新兴技术的产生,日本先后提出要培养“活跃于国际社会中的日本人”“具有国际素质的日本人”。为此,日本也逐步引进国外的课程、教材,建立类似的“国际学校”。如1979年,日本第一所IB学校——圣玛丽国际学校成立。同年,日本认可取得IB文凭且年满18岁即等同于高中毕业同等学力,具备参加大学入学考试的资格。[9]2013年,日本政府正式颁布《日本再兴战略》,该文件提出为应对全球化,进一步提升人才素质,到2018年为止,希望日本国内开设IB课程的学校能增加到200所的目标。[10]目前日本提供PYP项目IB学校有34所,提供PYP项目的IB学校有18所,提供DP项目的IB学校有47所。[11]

  由此可见,全球范围内,国际教育的发展经历了不同的阶段。“二战”后至20世纪八九十年代,国际教育处在快速、多样、大规模增长的第一阶段。20世纪末、21世纪初,国际教育开始朝着有序、专业、高质量、共享普遍标准的第二阶段发展。[12]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当今世界各国“国际教育”的驱动力从单一因素转向了政治、经济、文化等多重因素复杂交织,因此“国际教育”承担着越来越多的使命,既包括对他国文化的了解认知,也包括跨文化的交往互动,更包括积极主动地承担全球责任等多方面的内容。

作者简介

姓名:滕珺 马健生 等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