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朱德与军事统一战线
2014年05月05日 07:24 来源:《东北师大学报:哲社版》(长春)1997年06期 作者:吴敏先 吴奉文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从三个方面论述朱德在理论与实践上,对军事统一战线的重大贡献:第一,深知军事统一战线的重要性和可能性,利用一切机会,获得大量同盟者;第二,洞悉军事统一战线的广泛性和复杂性,巧妙利用敌人裂痕,解革命之危机;第三,坚持独立自主原则,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发展和壮大革命力量。

关键词:朱德;军事统一战线

作者简介:

  三、坚持独立自主原则,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发展和壮大革命力量

  在朱德军事统一战线的理论和实践中,始终坚持独立自主原则,严格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放手发展革命力量,对革命军队的成长和壮大具有极为重要的保障和推动作用。

  在同范石生部合作时,起义军提出了明确的条件,即“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党什么时候调我们走;我们就什么时候走,他给我们的物资补充,完全由我们自己支配;我们的内部组织和训练工作等,完全按照我们的决定办,他不得进行干涉。”“事实上也是这样执行的。”〔20〕在此期间,照样召开党的会议和布置党的工作;照旧打土豪、杀恶霸;在军事斗争中自作主张补充装备等等。自主行动,不受限制。红军在和陈济棠搞军事统一战线时,也同样坚持了独立自主原则。

  抗日战争之初,朱德就任八路军总指挥。他强调由于斗争的需要,红星帽可以改为青天白日帽,番号可以和国民党统一,但是有一条不能变,就是在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他始终身体力行,出色地贯彻执行着独立自主的原则。此外,朱德任第二战区副司令时,取得卫立煌的支持,在司令部成立一个战地服务团,吸收进步青年。他每到卫部,都要抽时间听取我地下党关于战地工作团的汇报,并在政策等方面给予及时指导。促进了卫部士气的提高,军民关系的改善,战斗力的加强。1939年4月,朱德还举办了东路军政治工作训练队,帮助友军提高做抗日政治工作的能力和战略战术水平。

  朱德在实践军事统一战线思想时,十分注意实行正确的政策和策略。他在友军政策、俘虏政策、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等方面,有伟大的建树和贡献。他对友军真诚团结、和衷共济,把坚定的原则性和策略的灵活性相结合,赢得友军的尊重和信任。不仅有力推动了相互配合,团结抗日,而且对国民党一些将领的思想转变产生了重要影响。抗战胜利后,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政策感召下,在朱德军事统战理论和实践的推动下,国民党将领纷纷起义:自1945年10月起,有11战区副司令长官高树勋将军在冀南前线起义,新11旅曹又参将军在安边起义,6路军郝鹏举将军在台儿庄起义,38军55师孔从周将军在巩县起义,60军184师潘朔端将军在海城起义,空军第8大队刘善本上尉驾驶B—24型飞机起义飞延安,陕北保安队副指挥胡景铎将军在横山起义,“以及其他无数次的同类事件,形成了一个潮流,起义军队达蒋介石兵力的百分之二。不当美国帝国主义的亡国奴,不当蒋宋孔陈四大财阀家族的仆从,就是他们的共同要求。”〔21〕其中潘朔端将军在海城起义,是朱德亲自安排部署的。朱德电贺他们“揭和平之义旗,张滇军之荣誉”,对其反对内战,为和平民主事业奋斗的精神表示嘉勉。此后,在争取国民党第60军(滇军)军长曾泽生部起义,解放长春的斗争中,潘朔端等又发挥了重要作用。

  朱德在对俘虏政策的制定和实行中,做出了重要贡献。早在井岗山时期,就“定下了争取俘虏的政策,就是敢于争取俘虏与使用俘虏,敢于收编投降到我们方面来的旧队伍。比如毕占云等同志起义过来的队伍,以后罗炳辉同志起义过来的队伍,我们就不怕,收编了。这些队伍经过改造,很能打仗,很有战斗力。开始虽然群众纪律不太好,但经过教育,也慢慢好起来。象罗炳辉、毕占云这些同志,直到今天还是我军的好干部。这是一个很有益的经验。”〔22〕又如1930年国民党26路军起义,改编为红五军团,朱德十分关心这支刚刚获得新生的部队。12月16日部队刚开到苏区,他就去看望伤病员。伤病员们流着眼泪说:“在宁都时,因痢疾病死了几千个弟兄,宁都城的效区埋满了弟兄们的尸体,都无人过问一下。今天到了红区,不但为我们治病,朱总司令还来看望我们,这真是白区和红区两重天呀!”〔23〕12月30日,朱德和王稼祥以红军总司令和总政治部主任的名义,发布《为孙连仲部二十六路军兵士投入红军告全国兵士书》,指出:“要驱逐一切帝国主义滚出中国去”,“哗变到红军中去!打倒国民党!驱逐帝国主义!”〔24〕26路军起义加入红军后,不少官兵都想见见闻名已久的红军总司令朱德。凡是同未德谈过话或是见过面的人,都对他平易近人和简朴作风倍感敬仰。这支军队很快成为一支红军的中坚力量,在以后的革命战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朱德还指出,我们对伪军的政策也不能简单化。“伪军之中,成分复杂”,在“八十万伪军中,其中五十万是原来的国民党军队,是在国民党内反动派‘曲线救国’的荒谬指示下投降敌人的。”“对于死心塌地为敌作伥,屡次劝告无效的伪军,应该干脆地加以消灭;对于具有民族意识,但被国民党内反动派所蒙蔽而投敌的一部分伪军官兵,则要宣传争取,把他们从万恶的泥潭中挽救出来,重回祖国的怀抱。”〔25〕

  朱德对民族、宗教政策也十分重视。红军长征途经藏区时,他提出“兵马未动,政策先行”,坚信党的民族政策可以化解民族隔阂。1935年11月,朱德率红军总部开进炉霍。全军面临着物资匮乏的严重困难。时值隆冬,部队几万人的口粮、棉衣无从解决,部队迅速减员,一个军里伤病中多达上千人。当地藏民受土司和国民党当局的煽动,躲到深山里。朱德针对这种情况,宣布几项规定:一、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二、爱护藏民的一草一木;三、在藏民没有回家之前,不准进他们的屋;四、看管并喂养好藏胞留在家中的牛羊。并且,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对各处的寺庙秋毫无犯。他指出,粮食是红军的生命,政策是党的生命。经过努力,红军同雄踞康北西部的德格土司签定了互不侵犯协定。在朱德军事统一战线思想和实践的影响下,以及红军“解救穷人”政策感召下,白利寺活佛亲自出面召回逃匿深山的村民,并动员藏民和其他寺庙尽力支援红军。朱德还亲自到白利寺去看望格达活佛,并向他说明红军长征的目的和意义,鼓励他多为贫苦藏民谋利益。格达活佛见到红军的最高长官如此艰苦朴素,亲切慈祥,更积极支持红军工作,并担任甘孜地区藏族人民政府重要职务。红军北上后,他保护了大批留下的红军伤病员。

  注释:

  〔1〕〔2〕〔7〕〔10〕〔11〕〔12〕《朱德人生画卷》中共党史出版社1996年版,第48页、第5页、第153页、第185页、第187页、第189页。

  〔3〕〔4〕〔5〕〔6〕〔8〕〔9〕〔13〕〔14〕〔15〕〔16〕〔17〕〔18〕〔20〕〔21〕〔23〕〔25〕《朱德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176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7页、第199页、第199页、第125页、第125页、第395页、第396页、第396页、第17页、第395页、第191页、第127页、第174~175页。

  〔19〕《朱德年谱》,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30页。

  〔23〕《朱德传》,中共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276~277页。

  〔24〕《中共党史资料》,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4年版,第11辑,第276~278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高丽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